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鲍彤:“妄议”是个好东西

鲍彤
上篇文章发表后,好心的朋友劝我"算了吧!再来一次文革,你还要不要命!你那篇东西不行!我看你自己就在妄议!"

我当然要命。虽然文革已经寿终正寝,不具备"再来一次"的能力,我仍然感谢他关心。他说我自己"就在妄议",没错,凭我这个人,除了妄议,还能干个啥?何况我并不认为妄议有错。

自古以来人人都说大地是方的,忽然有人说,它是圆的。这不是妄议,又是什么?

千百年来,咱中国离不开真命天子。忽然有人说,没有皇帝之后,中国人也许活得更好。岂有此理!这种妄议可忍,孰不可忍!

进步离不开妄议。妄议是个好东西,起码比坐井观天好,比人云亦云好。

自从中国被毛泽东搞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谁敢妄议神圣不可侵犯的公有制!谁敢主张保护万恶的私有财产?惟其人人不敢妄议,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迟迟无法诞生。

"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赞歌被高唱了十年,忽然叶剑英老人提议"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这是妄议,在毛主席统治下非割喉管不可,但它推动了全国范围的反省。

由此看来,妄议非但无罪,而且有功。和大话空话套话相比,和山呼万岁那种主旋律相比,妄议肯定是个好东西。

好像是1942年吧,陕甘宁边区大征"过头粮"(同样的事情,如果出在大后方,就必须改口称为"横征暴敛"),有农民诅咒道:"雷公打死毛泽东!"这妄议通过党内密件层层上报,终于被送进大救星毛泽东的耳朵。毛没有把他定性为"恶攻"或"现反",却下令降税减负,精兵简政,于是妄议传为美谈。这美谈,我在不同的场合听陕甘宁的老人们谈过,我相信它是真的。在羽毛未丰,局面尚小之际,毛不是不懂轻重之徒。他知道,对妄议乃至对诅咒,必须认真对待,轻忽必然贲事。后来他贵为天子,唯我独尊,阔了,脸就变了。饿死几千万人,小事一桩耳,何足道哉,就容不得彭大将军妄议了。

能容忍妄议,是好事,说明这种政治人物处在上升期。见妄议就压,只说明他在下坡路上挣扎,不说明他强大,更不说明他伟大。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