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

吴戈:民族主義 地緣政治與黨

近日,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一句「即使涉及領土主權,也絕不輕言訴諸武力」引發軒然大波,並立刻成為美艦即將闖入中國南沙島礁領海形勢下中國政府軟弱無能的鐵證。顯然,民族主義和地緣政治儼然已是兩個牽動中國國內政治的燙手山芋。可是,這一現實難道始自今日嗎?
仔細一想,才發現中共對民族主義的依賴是與生俱來的。
中共自稱自己領導的五四「反帝愛國運動」,直到今天才有機會反思當年學生民族主義情緒和行為的幼稚和背後的煽動來源;
日本侵略當然不是中共邀請的,被侵略後喚醒民族的抵抗意識也是應當。其實做這件事的人不少,但中共在中間絕對是最積極、最成功的,而這個積極與中共自己的生存和奪權野心關係之密切,也是後世才逐步明白過來的;
三年內戰真地只是內戰嗎?不,在獲得蘇聯支持的同時,阻止美國支援國民黨很關鍵,因而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將美國人搞臭是必需的,只不過書上又記載叫「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完全不露痕跡;
一建政,要跟蘇聯集團遞投名狀,拿百萬農民子弟的肉體去配合朝鮮這個對中國始終只是利用的小流氓。當時中國配合蘇東集團冷戰宣傳和國內戰爭動員時最響亮的口號就是「保衛和平」。這時的世界突然成了以無產階級而非民族劃分陣營,國人的民族主義意識也就突然識趣地蒸發了。其實,全世界無產階級什麼時候真地聯合起來過?
為了強調朝鮮戰事與中國命運攸關,叫響了一個天大的利益——「唇亡齒寒」。顯然,共產黨幫共產黨的感情不夠用,地緣政治作為忽悠工具上場了。
唇亡齒寒,意思是美軍一旦駐到中朝邊境,距北京就數百公里而已。
可是帝國主義的走狗、資本主義國家印度與中國邊境漫長,領土野心也貪得無厭,它離北京很遠,可是中國在西南三線部署的國防工業命脈離它很近啊。沒了這些能力,北京玩個屁啊,那怎麼不將印度搞出個社會主義的北印度來,作為緩衝地帶呢?
搞笑的是,現在印度左翼游擊隊還真地在奮戰,只是中共卻連尼泊爾的毛派也罩不住了。
再舉一例,蘇聯「變修」以後,對中國陳兵百萬,其威脅完全可與今日流行的「核平」比肩,尤其是蒙古邊境距北京不比朝鮮遠,而且無險可守。為何中共不發大軍將蒙古闢為緩衝地帶呢?
其實,中共歷史上最惶恐的時光還不是麥克阿瑟打到鴨綠江邊的時候,而是把蘇聯惹毛了的1969年。北京死要面子沒遷都,但領導人跑光了,東北的細軟能搬得動的也搬了,剩下的人唯一的安慰是:毛子來了就靠防空洞吧,一定要堅守到三線積聚力量反攻回來啊。
搞不定蒙古其實是因為蘇聯將這塊中國的近代舊土誘拐跑,靠的正是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名為「革命」、實為專制和極權的威力,成功得比中共還早。弄得中共奪權成功前後,每次都得代表全中國對這筆賬簽字畫押,永不討還。
這個時候,民族主義突然顯出驚人的實用主義和靈活性,簡直就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可是今天,為什麼釣魚島和南沙成了中共軍事和外交政策的核心呢?只能拿石油說事兒了,但以今天的油價,周永康死黨蔣潔敏在中石油時收購的大批海外油田都賠了老本,就算東海南海被中國鯨吞並焊上防盜欄,採出來的油國內公眾用得起嗎?
南海問題對中國的實質其實是民族主義成了政黨的命根,但若從地緣政治論,中共在封閉的南海不惜代價,對聯合國海洋法法庭和領海無害通過權等國際規則對抗到底,正反襯出一種空有野心和「經略」口號,其實在觀念上依然對全球化葉公好龍的外強中乾。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