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6日星期五

魏京生:中国经济的出路

最新消息说;中国的进口连续十一个月下降,九月份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多。又有消息说;美国太平洋沿岸港口的空箱率逐月上升,进一步说明了中国进口的疲软。还有消息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也下降了百分之五。

把这几个消息联系起来看,说明了一个重要的趋势,就是中国的对外贸易正在迅速地萎缩。邓小平和江泽民争取到的外向型经济环境正在快速地流失。靠廉价劳动力发展的模式已经走到了头。即使没有奥巴马的环太平洋自贸协定,简称TPP,中国的外贸导向型发展模式也走到了头。

下边怎么办,看上去习近平心里没有底。正在讨论中的所谓十三五计划,听上去都是些废话和套话,居然回到了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也就和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差不多了。我觉得除了无可奈何向老人政治低头以外,就是心里没有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按正常规律;或者按照别人的经验教训。初级阶段靠外贸导向型发展没有错,这是依靠发达国家快速发展经济的模式。二战后的欧洲、日本、台湾和韩国等等都很成功地走过了这条道路。其中情况也各不相同,经验也各不相同。

第一个类型是欧洲和日本。在美国的援助下恢复了经济之后,很快就走上了自主发展与依托庞大的美国市场相结合的发展道路。速度不是特别快,但一步紧跟着一步,发展很均匀。至今仍然与美国并驾齐驱,成为世界经济的几个最大的实体,是可持续发展的典型。

第二个类型是台湾和亚洲四小龙。也许还包括巴西和其他一些至今还是第二水平的初步发达国家。他们开始也和日本、欧洲一样,依靠外向型经济快速发展。但随后并没有走上自主发展的道路,而是过渡依赖外向型发展道路,最终走上了发展的瓶颈。超高速发展之后,多年徘徊不前,发展缓慢。不得不回过头来补课,以收亡羊补牢之效果。

第三个类型是苏联和东欧,也许加上中国。是学者乌托邦式的计划经济加上专制政治,排斥市场作用。集约化的工业发展很快;农奴制的农业和轻工业发展赶不上趟。被称为短缺型经济。整体发展速度很慢,而且不可持续。最终政治经济整体垮台。

中国早期走的是苏联模式,工业发展很快,而人民生活永远处于短缺状态。毛泽东如果晚死十年,中国在八十年代可能就会走完苏联到九十年代才走完的历程。这是因为中国的传统的、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文化,更加不能适应农奴制和专制政治。

以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为首的领导集团,恰好有机会扭转了发展模式。从第三个类型跳到了第二个类型,学习四小龙走上了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模式。如果能够适时地跳转到第一个发展模式,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遗憾的是。共产党领导集团有一个不可改变的目标,就是维护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八九年的民主运动被镇压,不仅仅是政治挫折,而且也是经济转型机会的挫折。江泽民成功地开放了美国和西方的市场,促使中国继续在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外向型发展道路上,走出了一条更加畸形的道路。

由于政治的专制,分配必然不公。少数统治阶级必然倾向于早期资本主义的、超经济的极度剥削。即所谓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规律对劳工;与垄断的半国营经济相结合对付市场。

国内市场萎缩,需要依赖国外市场。人民生活水平增长缓慢,带来社会问题。不公平带来的市场寻租行为高度发达,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腐败迅速蔓延。以及贫富差距拉大造成社会心理愤怒,以至于社会动荡。已经不是经济发展不可持续这么简单了。

现在国际环境的变化,外向型经济肯定是搞不成了。之后的连锁反应是经济的快速下滑,甚至崩溃。纵观以四小龙为代表的瓶颈转型规律,为了自主发展可持续的经济,就必须改革政治体制,开发国民的智力资源和生产积极性,替代进口型的知识产权。至少不会阻碍进口知识产权。为此韩国、台湾和巴西等国相继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民主化的速度和程度,与走出瓶颈的速度呈正比。

而习近平的发展道路却是背道而驰。把最大的可变因素政治改革钉死在那里,给解决经济发展设置主要的障碍。这就导致国内投资动机不足,私人资本大量外逃,产业升级遥遥无期。

官方投资导向不是鼓励中小企业升级换代,而是搞什么一带一路亚投  行,试图推销钢铁、水泥和铁路技术。促使官方资本大量外逃。这动作很像第三世界独裁者们下台前的准备工作,不像是要对中国的经济负责。差别只在于规模大小而已。

纵观习近平、李克强集团上台以来的行为,可以判断他们对于中国的现状和将来的发展道路没有清醒的认识。甚至对中国将要陷入的困境,也懵然无所知。还不如邓小平、陈云的摸着石头过河,真正是在盲人摸象,缘木求鱼。

正如李嘉诚最近所说的那样;愚昧是人类的大敌。思想的僵化是所有继承型的政治最大的敌人。古人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仅战争如此,经济和社会发展更是如此。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