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1日星期一

林保华:北京悄悄調整香港政策?

图:(左起)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總幹事林卓廷、主席劉慧卿與副主席羅健熙召開記者會,介绍与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溝通一事。

對泛民來講,既要認識中共獨裁兇殘的本質,不能輕信他們的承諾,但是也必須充分利用他們內部的矛盾,才能擴大泛民活動的空間,而不是停留在狹窄的範圍內讓自己萎縮。


香港雨傘運動退場以後,中共以為港共政府就可以一手操控政改的表決,以符合北京的心意。中共的人大高官更南下為特首梁振英助陣。豈料因為泛民的團結沒有被收買,而梁振英為首的建制派的渙散與愚蠢,出現二十八比六的極為難看的被否決結果。因此,港共內部必須要有人為此負責,而北京也非得通盤檢討他們的香港政策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梁振英特首命運可能不保

面對民意,中共絕對不會立即讓步,而且會顯得格外強硬,這是他們的作風:一來要面子,二來擔心民意會得寸進尺;因此善後的處理往往要在幾個月乃至一念之後。當年董建華推行二十三條失利,就是以"腳痛"為由在一年後請辭。但如果因為黨內鬥爭的需要,可能會加速這個變化。


香港工作是由北京的"中央港澳協調小組"負責,負責人是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與其他由習近平直接掛帥的中央小組不同的是,它叫"協調小組"而不是"領導小組",因此如果協調不好,習近平可以名正言順進場介入。由於張德江是江澤民人馬,所以我們在觀察香港問題時,不能排斥香港政策夾雜了黨內鬥爭的因素,而介入管治香港的,還有身在香港的中聯辦與身在北京的港澳辦兩個同級的機構,也讓問題更加複雜化。

六月十八日香港政改被泛民否決後,雖然事先北京與梁振英出言恫嚇會凍結政改不知道哪年哪月;還說此後就談經濟民生,將政治撩在一邊。但是此後還是出現了值得關注的兩宗比較大的事件:

六月二十九日,港共政府財政司長曾俊華在北京出席亞投行簽約儀式,在他與五十七個創始成員國代表一同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他被排在特別的位置,讓習近平進入會場時,可以方便與他握手。鑑於九七前,江澤民也在公眾場合特地趨前與董建華握手,董建華就被公認為中共欽點的特首,因此這場"習握手"所釋放出來的訊息,也被各界熱議。

於是,港共內部開始交火。梁振英於七月十三日出訪北京,見了張德江,中共媒體卻吝於報導,得有梁自己吹噓張德江如何支持他。他此行也有收穫,那就是北京批准他炒了政府的兩位局級官員,其中一位是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創黨人、現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弟弟、曾在六七年暴動給港英當局捉去判刑坐牢的曾德成。

        港澳辦派人密會民主黨

曾鈺成上屆本來要與梁振英爭奪特首而被勸退,一直被梁振英視為自己的第一號政敵。曾鈺成在表明自己年紀不會參選特首後,遂向梁振英開火,以示圖個人利益無關。

雖然建制派有兩大派,到底曾氏家族是左派世家,底子比梁振英深厚。在爆發內訌不久,可說是目前土共第一號元老的吳康民公開表態支持未來由公務員系統出身的林鄭月娥或曾俊華出任特首。以吳的地位與在中央的人脈,看來梁振英敗局已定。這顯示北京不支持梁振英的衝撞政策,全香港被搞得雞飛狗跳,社會嚴重撕裂,還談什麼經濟民生?

第二宗是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於八月二十六日來香港密會五位包括黨主席劉慧卿在內的民主黨要員。民主黨于第二天下午召開記者會宣佈。二○一○年民主黨正副主席何俊仁與劉慧卿曾經因為走進中聯辦密會討論政改的妥協方案而被激進派批到臭頭,聲稱他們出賣香港。因為那場會議決定的結果是中性的,對泛民並沒有帶來具體的好處,反過來似乎默認北京插手香港內部事務的正當性,削弱了香港"高度自治"的地位。

這一次民主黨仍然堅持與北京溝通,自然也引來罵聲,這與劉慧卿不夠以柔軟身段處理泛民內部的爭議有關。但是因為民主黨自行公佈會見內容,而且代港發聲,指責北京偏聽偏信,也就是偏聽偏信梁振英與中聯辦,因此也獲得不少肯定,因為以香港現在的態勢,如果留在體制內,不可能與北京完全切割關係,必須進行溝通的"合法鬥爭"。而且自從梁振英上台後,已經自貶地位,一當選特首後就到中聯辦請示匯報,連香港發生船難,梁振英居然與中聯辦主任同時視察災情,完全背棄香港的自治地位,也怪不得中聯辦那樣喜歡梁振英了。

       統戰與反統戰的鬥爭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才兩個月,北京就急於與泛民溝通,顯示北京對中港關係的重視,顯然不想見到香港社會如此撕裂下去,引發越來越大的民怨。而由港澳辦出面,顯然也是知道香港人對中聯辦與梁振英"治港"的強烈不滿。

實際上,在政改表決前的一些場合,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的言論,也比中聯辦,尤其是梁振英溫和一些。而這時前來的官員不是全國人大,顯然也是張德江退下,由其他人出來化解死結,收拾殘局,以取得較好的統戰效果。民主黨此時出來,對北京進行"分化",也是應有的策略。

會見後,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前香港中央政策小組負責人劉兆佳明言民主黨對中央有特殊意義,"覺得呢班人比較有國家民族觀念,係可以爭取對象",呼籲該黨成為"忠誠的反對派"。但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立即反駁說,該黨拒絕做政治花瓶。這是一場統戰反統戰的鬥爭。

泛民內部的爭議勢不可免,但是更重要的應該是加大反對梁振英的呼聲,讓北京提前把他趕下台,後續才有續談政改的可能。至於中聯辦的表現,北京也應該會自行評估。

對泛民來講,既要認識中共獨裁兇殘的本質,不能輕信他們的承諾,但是也必須充分利用他們內部的矛盾,才能擴大泛民活動的空間,而不是停留在狹窄的範圍內讓自己萎縮。必須站穩普世立場,顧全大局,不可被分化而成為中共的打手。

       中共黨內鬥爭勢影響香港

有關中共黨內鬥爭對香港的影響問題非常複雜,因為既然是黨內鬥爭,我們黨外人士很難了解,只能從他們的有意放話,或者蛛絲馬跡來觀察,而且必須有多項驗證,不能只以一兩個資訊做出"必然"的解讀。但是從梁振英上台以前及上台後的表現來看,梁振英的鷹派表現是得到張德江系統的支持,因為他們態度斬釘截鐵。習近平這一方則沒有公開反對,因為牢牢控制香港這個基本前提,他們的態度是一致的,因此也放任梁振英胡搞,但是卻不斷派人到香港"收風",也就是探測民間的反應,一旦政策失敗,他們也有了足夠的資訊向梁振英與張德江算賬。

六月十八日政改方案香港建制派的脫序演出,讓中共非常沒有面子,這是中共建國以後,中央的方案在地方政府第一次被否決,而且被大比數否決。如果此時不對那個"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算賬,更待何時?因此適當的換人是必然的結果。

此外中共在香港有巨大的利益,還分屬不同的派系,這裡面的錯綜複雜情況更非我輩所能了解。例如這次股災拖累香港,何方得益,何方受損?李鵬女兒李小琳在香港的種種表現引發對她的圍剿等等。這些內幕,日後也必然有見光的一天。


——原载《动向》2015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