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5日星期二

梁京:难民危机挑战西方文明的领导力

出现在地中海的难民大潮
叙利亚难民危机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西方文明的领导力面临著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挑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柏林墙倒塌以来积累的各种问题和矛盾,正在把人类推向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其标志就是世界秩序的各种系统性风险近年来急剧上升。人类的文明秩序为什么存在一个大致三十年的波动周期,是一个引人思考的问题。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答案,但显然与思想家和政治领导人的世代交替有关。冷战结束前后,以哈耶克和弗里德曼为代表的对市场机制的信念战胜了对计划经济的信念,赢得了全球一代政治领袖,包括中国改革领导人的认同,从而把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全球分工体系扩展到了一个空前的规模,带来巨大繁荣。

今天看来,这个繁荣最大的受益者,是一种认同市场机制,但并不认同政治民主的力量。虽然这种力量在各国都有,包括西方各国,但中国是这股力量最强大的中坚,因为中国经济在这一轮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借助这种信念获得了历史性的崛起。反过来,中国经济的崛起对这种信市场却不信民主的思潮也给予了巨大的支持。

正如有人指出的,此次叙利亚难民危机的一个成因,就是俄中两国有效地阻止了美国和欧洲在联合国通过对叙利亚内战进行强力干预。不过,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美国和整个西方面对这一轮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内外挑战缺乏应对的政治领导力。

西方领导力最明显的失败,首先表现为小布什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遭到全面失败。这个失败对于世界秩序的稳定带来了一系列非常严重的后果。失败有一个重大的认知原因,就是小布什严重低估了非西方文明国家向民主政治转型的难度。如此无知而又如此坚定地动武,在今天看来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看来巨大的繁荣不利于头脑清醒的领导人掌权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挫折,不仅严重地削弱了美国和欧洲干预其他国家民主政治发展的民众意志,而且让中俄等国反民主的政治势力受到鼓舞。全球反民主的统治者与这一轮全球化中在非西方文明中壮大的中产阶级发生了越来越紧张的冲突。民主的支持者寄希望于一场全球规模的中产阶级革命获得成功。

这个希望提出来的一个问题就是,这场中产阶级革命有没有可能主要靠内生的力量获得成功而无需美国和西方的强力支持。西方的民众和政治领导人当然希望自己付出的代价越小越好。这次叙利亚难民危机对整个欧洲共同体的内部秩序带来的巨大冲击表明,西方民众有可能从这种不愉快的经历中逐渐得出不情愿的结论:西方文明,尤其是美国,将不得不牺牲国民福利,对外部世界的秩序进行强力干预。

随著这种压力的增长,西方文明的政治领袖面临的挑战就在于,他们有没有足够的领导力来应对21世纪的这场世界秩序的全面危机。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失败说明,仅靠武力来支撑的强力外交是不足以应对这个挑战的,但光输出民主的理念也不足以建构新的世界秩序。因此,西方文明必须找到一种新的思路来向中国以外的非西方国家输出民主秩序。

今后五到十年,如果西方文明的政治领袖不能成功地应对这个挑战,世界就有可能遭遇这样一种危险,那就是中国内部的混乱与世界其他地区 危机连成一气,以至于像有些人担忧的那样,中国的中产阶级也像叙利亚中产阶级那样大量向西方外逃。这个担忧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西方的强力外交不可能对中国奏效,而中国内生的民主转型也不大可能顺利。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