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3日星期四

余英时:中国政权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习近平上台以后,就是2012年以后已经把共产党的极权制度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的阶段一直都是我们看得到的。抓了许多人,不准任何人说话,言论自由也没有,思想自由也没有,新闻自由也没有,而且还强迫各种大学有名的学者表态,表示支持中共和一切党的决定。
换句话说,习近平上台以后一个重大的目标就是要把用共产党的话说就是要舆论统一,只有一种声音,这个声音就是代表党的声音。任何跟党的声音相反的或者不合拍的都要加以镇压,甚至于抓人。当然这个东西一直在进行中。我们还看不出来。但最近,特别是7月初,共产党通过了它的国家安全法。这个国家安全法给警察很大的权力,随时可以抓人。换句话说,习近平对于社会的稳定是完全没有信心的,唯一的办法是用强制的力量把它封闭起来,让人不敢说一句与官方与党不相容的话,这就是我说的他一个倾向。但这个倾向表现最清楚的是在上个月的尾巴上。大陆突然发生一个很大规模的逮捕维权律师甚至于妇女抗议性骚扰也被认为是寻衅滋事,有5个当时的领袖在广州的常州的北京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虽然不得不放,可是也是警告。
换句话说,中共对于自己的统治实在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我们现在不是拿美国的标准、西方的标准,我们是拿中国原来的标准。中国最早你要读《史记》《左传》,你就知道在前秦时代就有一个说法,老百姓的抱怨我们是应该知道的。所以就要有采风, 官方要派人到各地去听老百姓反映政府的话,然后收集起来,根据种种不满,我们加以改进、改良。所以言论自由在某种意义上在中国也是存在的,虽然跟西方的方式不一样。可见对政府部门有不同的意见,政府是希望你说出来的。
所以,中共这个做法不但是违背了20世纪全球化的新的价值系统,而且也根本违背了中国原有的文化和基本精神,这是很可悲的事情。但是这个发展是非常不幸的,这个新的发展是习近平有意造成的。之所以造成就是要通过一个新的方式,提供一个法律根据。它唱的口号是依法治国,但它这个法不是老百姓接受的法,是一个党片面加给中国老百姓的一个法。其实还不依据自己的法来执行,对它不利的时候它可以违反它自己的法。所以法治在中国是离题万里,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这是现代文化的一个新趋势,也是中国历史文化历史的一种结晶,但是习近平采取的方式就是通过他的国安法,在加上后来还要发表的公安法,让警察可以随时抓人,任何人只要稍微不满意就可以抓起来。
我们知道中国律师行业人并不是很多,只有27万人左右,维权律师在其中更是占很小的数目,这些人都是或者在外国受过教育或者受到传统法律的尊严的影响,要说出正义来,不能说假话,因此就是愿意为人民说话。共产党现在说他们的维权律师只是为赚钱,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维权律师都是非常可怜的人哪里出得起钱,甚至还要贴钱。但是人是很奇怪的,并不是说有利益所在就都去,任何道义可以不顾。人最后还是总该有点道义,这就是最基本的人性。这个基本的人性是一时改不了的,就是再专制的社会,虽然习近平把中共的专制极权推到一个完全新的阶段,可是这个新的阶段中也会有新的力量出现。这个新的力量出现,是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来的,防不胜防,没有地方可以把它完全封闭起来。
所以,我们虽然认为在习近平统治之下中国的政治是越来越糟,可是也不必因此就悲观,认为中国完全没有希望了。其中被访问的中国律师中间有人就认为, 甚至是高级人员,甚至做过人民代表的人都表示迟早中国应该走上一个合理的法治的社会,所以我想这点值得提出来让大家注意。

(RFA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