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2日星期二

韩连潮:民主和平应为美中关系的定海针

邝飙时政漫画

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于本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共官员和媒体称,习近平此行意在"增信释疑",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推动两国全方位互利合作。美国方面似乎未被这种"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乐观愿景所感染,仍然对未来美中关系忧心憧憧,在如何应对中国的问题上踌躇不决。
毫无疑问,美中关系目前面临严峻挑战,何去何从,不仅是美中和各国人士关注的焦点,也在很大程度上考验习近平和奥巴马的政治智慧和远见。
笔者认为,美国应当张开双臂欢迎和接受习近平主席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提议,但坚持这一关系必须以民主和平理念为基石。
只有将民主和平原则作为美中关系的定海针,两国才能真正建立战略互信,才能避免冲突、化解危机,才能共同维护世界的持久和平,因为历史经验和事实证明康德1795年提出的民主和平论的正确: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或极少互相争战。
我们知道,中国方面一向认为经贸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只要双方有钱可赚,两国关系就不会出现大的闪失,此次访美,中方可能继续用大量订单来带给奥巴马惊喜。中方还认为,中美首脑2013年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中达成了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一战略意图又在2014年的瀛台夜话中得到进一步沟通和理解,成为美中战略互信的根基。而本周的华盛顿峰会则要夯实这一新型关系。
然而,美国对此有完全不同的解读,更有学者警告不要陷入中共新型大国关系话语的圈套, 因而对习近平的提议采取了冷处理的做法。近来,亲华学者沈大伟等公开唱衰中共,以及中共在网络和三海(东海、台海、南海)的所作所为,使华盛顿愈发意识到过去的建设性接触的对华政策已告失败,美必须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反制中国的强势扩张和敌意。
那么,为什么美中双方的认知和立场有如此大的差异呢?
笔者以为中共为了国内政治的需要,必须营造美中关系远比外界想像要好的气氛。同时,习近平的确希望与美国达成谅解,为今后的中美关系定调,避免在中共尚未准备就绪的情况下公开对抗美国。而美国则无法摸透中国的真实战略意图,尤其不了解中共的党文化以及政治生态,因而对其言行不一的行为以及自相矛盾的信号迷惑不解,在应对措施上举棋不定。
其实,习近平提出的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是"相互尊重",其内涵主要包括要求美国尊重中国一党专制的政治制度,承认中共执政的合法性,承诺不对中国实施颜色革命,保证中共的长期执政。在此基础上,中共承诺不与美国冲突对抗,承认美国在国际关系的主导权,并承诺与美国全方位合作,甚至愿意放弃以武力谋求海洋资源的努力。中共希望争取时间,取得抗衡甚至超越美国的国力,最终达到用社会主义文明来取代西方文明的长远战略目标,实现建立红色帝国的中国梦。如果美国不配合,那中国就准备实施"兔子急了要踹鹰"的举措与美国对抗。
而美国对此仍不甚了解,其对华的既定政策基本上还是两手并进:一手是不遏制中国,欢迎中国和平崛起,成为负责任的大国;另一手是重返亚洲,加强与地区盟国的安全合作,防范中国的强势扩张,改变现行国际秩序。虽然其侧重点会根据局势发展有所不同,但总体趋势不会有大的改变。即使2017年共和党总统上台,也不会有实质性的转向,除非中共在三海动武。
这是因为美国的主流战略思想家认为,中国是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大受益者,还将继续受益于此,它不会挑战这一制度以及美国的主导地位,因而美中之间的冲突和危机是可以管控的,美国应当继续实施这一双轨政策。在中国的进逼态势下,美国政策也可向后一手倾斜。中共外长王毅在习近平访美之际放出信号称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的坚定维护者"更加强了这一派的观点。该派的代表人物包括普林斯顿大学的约翰•艾肯伯里(John Ikenberry)和哈佛大学约瑟夫•奈(Joseph Nye)等人。
芝加哥大学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为代表的新现实主义派对此持不同看法。他认为中国不可能和平崛起,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增强,其军事实力必然增长,而军事实力的增长必然导致争夺地区和世界霸权。历史表明中国人也有扩张的"基因",强大的中国也会像西方列强和日本过去所做的一样谋求称霸世界,这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中国的扩张必然引发周边国家的不安,他们会与美国结盟对抗中国。因此美中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这派的主张已开始影响华盛顿决策者。
笔者一直认为,美中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自身,如果各自能把本国的事情办好,两国不仅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会对维护世界持久和平作出重大贡献。
从美国来说,世界已经多元化,美国不应、也不可能主导一切国际事务。事实上,美国无意独占世界领导地位,它正在积极鼓励和敦促民主国家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和领导责任。真正知美派人士都知道,美国的国力不在于军事力量的投射,而在于其文化价值、民主制度、公民社会和创新能力,如果加强巩固这些领域,回归立国传统,美国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从容应对任何国家的挑战。不了解这一点,或低估美国国力就可能重犯日本帝国的错误。
对中国而言,中共的执政安全和合法性不取决于美国,而取决于中国人民。"民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个道理封建统治者都懂的。所以,中共的真正危机来自内部的坍塌--高层权斗、制度性腐败,失信于民,社会的不公和双轨经济的矛盾等等。没有良好的机制保障人民的参政议政,挑选领导人和政府官员,管控权力,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任何人在现行体制下都是不安全的。中共权贵精英不仅应当与9千万党员分享权力,更应当与13亿人民分享权力,通过民主机制,得到执政授权。
美国政府不可能公开为一个极权政党背书,一是有违其立国之本,二是并不能左右中国人民和政治力量,三是摸不透中共的长期战略意图。虽然美中关系短期管控的可能性存在,然而一旦中国实力接近和超过美国时,有效的危机管控几乎不可能。同样,缺乏战略目标的强硬政策也不会奏效,因为它未从根本上消除隐患。即使美国保证不谋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一旦美中实力发生变化,谁也不能保证中国不会破坏现行国际秩序。
但是,如果中共愿以民主和平原则作为根基来发展美中两国关系,内治修好,顺从民意,改弦易辙,回到十七大四中全会决议的路线上来,启动民主进程,真正依法治国,依宪执政,民主施政,同时外施王道,承诺以和平方式解决三海纠纷,停止军备竞赛,用和平的红利解决国内民生问题,美中关系完全可以重返80年代的黄金时代。美国肯定愿意将中国作为平等的战略伙伴来对待,支持中国政治稳定,配合中国结构性政经改革,向中国转让高科技,与之全方位合作,甚至会欢迎和鼓励中国取代美国引领亚洲。
从另一方面看,二战的教训以及世界文明的演进,使得民主和平已成为天下大势,世界人民完全抛弃了通过武力扩张领土、摄取资源的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重走武力崛起的老路必定要"失道寡助",不得人心,逃不脱失败的下场。
所以,以民主和平为基石的美中新型大国关系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而且有助于亚太和世界的繁荣与稳定。如果本次习近平主席访美时能与奥巴马总统就此达成共识,并通过签署中美第四份联合公报予以肯定,那么中国的长治久安和中兴将指日可待。

为此,笔者不揣冒昧,特草拟了公报的主要内容如下,供两国决策者参考。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联合公报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重申《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和《八一七公报》中确立的各项原则,进一步同意在民主和平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并特别承诺:
─ 双方在两国双边关系和多边国际关系中不冲突、不对抗。
─ 美方尊重体现全体人民意愿的中国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
─ 中方启动民主进程,依法治国,依宪执政,民主施政。
─ 双方建立长期平等的战略伙伴和同盟关系,共同维护世界持久和平。
─ 中方坚定维护现行国际秩序和亚太和平稳定,并使用和平方式解决东海、台海和南海纠纷。
─ 美方鼓励和支持中方承担更多的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并积极协助中方和平解决国际争端。
─ 双方进行全方位合作,互利共赢。
─ 美方取消对中方高科技及武器军备出口限制。
双方强调,建立在民主和平原则基础上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将为未来两国关系发展奠定坚实基础,符合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并将给亚洲和世界带来持久繁荣与稳定。"

——原载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