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3日星期日

吴戈:大閱兵暴露了什麼(上、中、下 )


檢閱者一連向受閱部隊敬了七八個禮全部用左手,惹來一連串揣測。


北京9•3大閱兵花邊甚多,但更發人深思的還是在公關、外交和戰略三個方面或令人震驚、或令人憂慮的反響。
對檢閱者一連向受閱部隊敬了七八個禮全部用左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主持人孟珂在事發僅一個半小時(12:26,尚不能肯定是否最早)就發出辯護稱:因為非現役軍人不能對軍人用右手敬禮,因而標準姿勢是左手行軍禮,也叫制式回禮。而且有部隊在左時用右手,部隊在右時用左手的講究。同時,《道德經》有言「吉事尚左,凶事尚右」,打仗乃凶事,慶祝乃吉事,因而左手敬禮。
這樣的解釋一方面顯出露骨的諂媚,同時顯出極端狂妄和拙劣,因為他們竟以為中國人都是文盲白痴,相信自己能壟斷知識,以純粹無中生有、指鹿為馬的虛構解釋也能將如此大的無知紕漏掩蓋過去。
其實,這樣的解釋還用不上世界軍事史、軍制、軍隊禮儀,以及中國古代典籍的知識就能發現問題。因為「部隊在左時用右手」和「非現役軍人不能對軍人用右手敬禮」本身就自相矛盾;既然「慶祝乃吉事,需左手敬禮」,此刻全軍卻都在用「尚凶事」的右手敬禮,難道說明:僅領袖一人識禮數而全軍皆蠢豬。
更何況,軍禮是純粹西方傳來的東西,中國在晚清以前見都沒見過,在公元2015年引用成書於至少公元前四百多年的《道德經》解釋這種禮節的講究,需要多無恥才能這樣滑天下之大稽?在後來的網絡傳播中,數十萬「網絡志願者」又將這一說法栽到「外交部禮賓司有關人員」頭上,妄圖在基本不懂得查證消息來源的愚民面前再度借國家機關權威蒙混過關。
也許是因為還羞恥尚存,《人民日報》官方微博也在當天13:31發博,稱上述解釋「只是熱心網友自發解釋」。對實情,他們動用了現代科技,稱習只是在招手致意,因鏡頭角度誤區被人以為是敬禮。
然而《人民日報》又栽在並不真懂科技上。被近百台攝像機向全世界直播的視頻節目已被復制了成千上萬份,每秒25幀的圖像,一連七次同樣的動作,還想靠從視頻中截一張手還未抵達左額的定格照,就生生否定這是在敬禮,只能讓人想起中國廣電界在黑龍江槍殺平民事件中對監控視頻巧妙剪輯,服務於顛倒黑白的卓越技巧。當有人搜出鄧、江、胡等領導人閱兵時右手敬禮的照片時,對比更是一目了然。
另一些媒體則祭起「和稀泥」絕技,稱「無論用左手還是右手向官兵揮手致意,都是那麼認真自信,體現了對官兵的一種關愛,一種尊重一種風範」,顯然已經承認無法自圓了。
搞笑的是,百度百科第二天就出現了「制式回禮」和「左手敬禮」兩個詞條,看來天子大手一揮,天下禮制,人類文明就得移風易俗。
今天,有人搜到以極左著稱的天津《今晚報》下屬的《中老年時報》不知從哪摘來的軼聞,說高爾基某作品問世後,斯大林在讚賞的批示中將俄語的「愛情」一詞漏掉了最後一個字母,大家明知有誤,無人敢問。批示公開後,竟然冒出兩位教授在《真理報》撰文論證「世界上存在著腐朽沒落的資產階級愛情與新生健康的無產階級愛情,拼寫豈能一樣。」此文的清樣送到斯大林手中,斯又批道:「笨蛋,此系筆誤!約•斯大林。」還有一則說赫魯曉夫大批斯大林時,有人遞條子問「當時你們幹什麼去了」,赫將條子宣讀並請寫條子的人站出來,結果連請三遍,無人露面,赫只好隔空回答遞條子的人:「當時我就坐在你的位子上。」
當然,筆者不傾向於認為左手敬禮真有什麼暗示的深意,這要麼因為他是左撇子,要麼因為他對軍人習慣和國際慣例都不熟悉。但是,這一異樣的烏龍也與發生的時機有密切關係。
他的敬禮發生在完成檢閱式後檢閱者返回檢閱台途中。包括中國此前閱兵在內,這個過程不必與部隊發生任何互動。然而這次正是在此埋伏了高潮——當他的檢閱車重新經過徒步方隊時,部隊顯然按照事先安排高呼習所提出的「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口號,合唱團開始高唱「人民軍隊忠於黨」,解說也開始用大量排比句狂熱謳歌中流砥柱。
看來,可能考慮到這次活動在國際政治和兩岸關係中都負面影響甚大,為避免意識形態色彩過重,高層可能集體決定把習的講話修飾得極為和平和非黨派,以在外交上挽回臉面,同時將相當於對內政治生命線的「忠黨」內容低調隱藏在閱兵程序中原為空白的這一段。目前看這一招是有效果的,日媒就正在回味和平氣息濃厚的講話。
然而中共畢竟又不甘心這種針對國內政治,為強化黨和領袖合法性需要的宣傳低調到隱入幕後。搞笑的是,社會對這種內外有別、暗渡陳倉的忠黨宣傳心機領會不深,卻不幸抓住了這一過程中的敬禮烏龍。
即使如此,對統治者連「左撇子敬禮也應用右手」都忘了強行粉飾,無異於「皇帝有個驢耳朵」的童話,釀成的公關危機,顯然比借紀念民族抗戰之機搞國家閱兵卻暗中聚焦黨派利益更大,也更淺顯易懂。
【附】(中)

9‧3閱兵,國際反響不妙有目共睹。
9‧3閱兵,國際反響不妙有目共睹,西方陣營雖然有朴槿惠給了面子,但顯然有韓國地緣政治考量,並不代表對中國整體走向的肯定。對西方的整體冷遇,掀起反西方宣傳不符合中國政府的利益,最終還是由近年中國內外公關的最新工具《環球時報》的社評下台階:「好在中國社會對奧巴馬或美國高官沒有來並未形成深度介意,中國人在學習外交大度方面看來頗有進展。我們不希望中國越來越釋然的過程會伴隨著美國變得小氣而敏感,一旦那樣的話,21世紀的風把一扇門撞上都會讓太平洋兩岸惴惴不安。」
除了對習即將訪美拉近關係仍造勢不足外,這段解釋技巧純熟,頗有風度。可惜政府整體上配合再度出醜,中國駐美大使因有台灣花圈而缺席美二戰紀念活動。對此有網友看得很深刻:「有趣的是,拿了滿手好牌的某一方原本是不需要再來歷史的舞台上被稱斤論兩的,但其狹小氣量、私心以及無數罪惡作為,使這一假問題成了真問題。」
同時,飛盤技巧嫻熟的只有《環時》的胡總編,部分國民的表演就極為粗俗且敗事有餘了,閱兵期間大批網民瘋傳一首詩:「安倍,你來或者不來,爺爺的閱兵都在那裏;奧巴馬,你來或者不來,普京都站在哥身後;三胖,不管你派誰來,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顯然,這樣的修養將該詩東施效顰的對象,倉央嘉措的「你見,或者不見,我就在那裏,不悲不喜」褻瀆和羞辱得體無完膚。
然而這就是中國公眾的普遍智商,到底有多普遍?針對閱兵期間4萬多網民圍攻美籍台灣藝人范瑋琪,新浪從技術上發現他們多為活躍用戶而非僵屍,多用得起iPhone且分布廣泛,似乎證明中國義和團水平的愛國群眾人多、有錢、自發,絕非團中央收買的那些窮學生。這個證明當然是不嚴謹的,但即使如此,發現國人之中真地有這麼多智識如此低下的中產階級,也只能加劇末世的絕望感而已。
當然,這些人的得意僅限於他們在國內政治氣氛和輿論環境下揮舞愛國大棒橫行霸道的場合,就是在所謂「站在哥身後」的普京的國度,俄第二大電視台對9‧3閱兵的轉播也令中國愛國者的心被撕得粉碎。他們自述:習講話根本沒翻,全程兩個評論員不斷強調中國為閱兵禁止娛樂,關閉機場,美國人、日本人都不來,這種慶祝傷害了日本人感情,而且戰勝日本的是蘇軍以及中國。愛國網友們委屈道:「他們閱兵的時候,我們媒體怎麼報道的」。顯然,他們也知道熱臉貼在冷屁股上。
即使在普京眼裏,中國當前炫耀的也的確是從俄羅斯連買帶偷,而且過河拆橋建成的武力。武力被甩在後面的俄羅斯,還能對中國有多真誠的盟友情誼,而不會防範和譏諷中國?這些愛國小粉紅不懂的,其實遠不止是這些軍機的技術來源,而是對世界整體的愚昧。
這種愚昧在閱兵反響中俯首皆是:閱兵車回駛時逆行,網上有人編段子「接到交通違章舉報的110回覆,他有全球最大社團,連原子彈都有,我們也是他的人,請耐心圍觀」,暴露出惡心的權力奴性;新華網等對白俄羅斯「歐洲最後獨裁者」攜7歲幼子治國之舉只看作任性、霸道,還稱其為「正太」,求滴蠟求捆綁的性奴欲望大發作;最嚴重的還當屬「新浪軍事」的「東風15B-台北快遞,東風16-衝繩快遞,東風21-東京快遞,東風26-關島快遞,東風31-夏威夷快遞,東風5-紐約快遞。快遞公司開張嘍」,被評價為「老佛爺魂歸,義和團附體」。
有網友提醒:不妨換位思考一下,如果美日網站叫囂要給北上廣送快遞,你國得炸裂成什麼樣子?而且拿導彈送快遞,就不怕傷著在美享福的各路娘娘、貝勒和格格麼?
以這些網友及其背後蠱惑者的智商,就不要指望什麼思考了。
美艦在中國沿海國際水域活動,他們有如祖母被姦,中國軍艦到達白令海峽和安達曼群島,立馬也自吹「抵近偵察」,卻忘了自己天天罵美國「雙重標準」;說美國在東亞是霸權,中國海軍2015徵兵宣傳片也有「無論世界哪個角落,只要有蔚藍,就有我們的守護」,這種救世主口氣就叫「霸氣側漏」(對了,中國網絡語言中,側漏一詞借自衞生巾廣告用語,原指經血從衞生巾側面流出,衞生巾制造商強調的是其產品能防側漏,強國人群用來比喻自己的強國雄風);還有新近由喉舌搖身一變而來的智庫的專家將美國對華有所警惕,不願熱情擁抱都歸結為冷戰思維。用核導彈核平東京、華盛頓,比普京還急欲恢復蘇聯不算冷戰,不能接受蘇聯就成了冷戰。
(下)
「東風-26」是「我軍戰略威懾力量體系中的新型武器」。
9‧3閱兵中,央視的解說首次公開表示「東風-21丁」常規彈道導彈具有打擊艦船目標能力,並明確稱之為「海上非對稱作戰的殺手锏武器」,「東風-26」也自稱能對「陸上重要目標和海上大中型艦船進行中遠程精確打擊」,是「我軍戰略威懾力量體系中的新型武器」。
近十年來,雖然美國相當一批學者極力強調中國反艦彈道導彈能力,五角大樓也逐步認定中國「正在部署」這種導彈,大陸民間軍迷更是狂熱鼓吹這一武器將一舉改變太平洋戰略態勢,但由於中國對其進展嚴格保密,唯一的官方表態只有前總長陳炳德一段模糊談話,外界對這種武器的成效、威力和戰略影響其實是極不確定且充滿爭議的。這一次,中國相當於正式公開了這一能力,且一舉從中程發展到中遠程。
於是自稱「愛國賊」的網友激動得淚光閃閃:「當你脫下外衣,露出渾圓滴胴體……俺終於可以長舒一口氣……和你「隱婚」十年啦!今兒終於可以向身邊朋友公開你滴存在了——親愛滴『小丁丁』」。
可是,這種神器的作戰能力畢竟從未用全系統實驗展示過(這樣的試驗即使保密,也很難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如何相信?「PLA的海軍兵痞」也遲疑地回答「貌似打過」。顯然,他們指的無非是近年網上流傳的「東風-21丁」擊沉「遠望4號」測量船。
對最寬才450公里的渤海,故意不告訴射程1700公里的導彈要打的目標在哪裏,讓它自己找,就不怕擊中大連造船廠?即使動用預警機、無人機和岸基系統偵察,也比在廣闊的太平洋尋找航母容易得多。同時,靶船顯然沒有進行複雜機動,接近於固定目標,更沒有強大的干擾、電子欺騙和反導攔截能力。即使用子母彈頭加大命中概率,也會因每個彈頭太小降低擊沉的把握,紅外/雷達復合制導等手段能抗干擾,又會要求彈頭減速到馬赫3以下,增大被攔截概率。
可見,這樣的系統和這樣的試驗並不代表能在大範圍內擊中航母。反航母的必需前提是隨時掌握對方航母位置。儘管中國近年使相關的遙感衛星迅速增至20多顆,全時段全天候覆蓋整個大洋仍很困難。更重要的是,作為偵察航母的基本手段,衛星、超遠程雷達和遠程無人機的性能和活動規律都很容易被掌握。
正因為如此,近年對這種萬眾矚目的導彈的密集研究和激烈爭論,結果主要是在美國敲響警鐘,促使美軍在反導、電子戰和航母未來發展方向等領域及時未雨綢繆,採取了一系列預防性措施,也不乏對這種武器不必過慮之聲。
然而,這一互動過程中,最有趣的恰恰是中國媒體在國內輿論中將這種導彈生生吹成無敵神器,與之配合的重要條件是中國官方對有關確切信息嚴格保密,同時對各種吹噓不置可否,以及西方軍界為經費需要而大呼小叫。
結果一代中國軍迷一面充分體諒政府軍事保密的偉大意義,一面自發形成一系列研判神功:科技期刊提到的任何原理性、概念性武器技術均會被推定為中國已經全盤掌握;已知民用技術的水平,均可推定一定有性能高一個數量級的軍用技術已完成;看到風洞或CAD模型,均可推定已有型號在研;看到試飛,列裝就一定指日可待……
「虛虛實實」一直被中國軍方作為重要威懾原理,早年當美蘇不確定中國有沒有、有多少核武器時,的確寧可信其有,過早將中國核反擊能力當了真,比中國決策層自己相信這種能力還早。然而核武器殺傷力巨大,今天中國即使將百餘枚反艦彈道導彈傾巢而出,擊沉美國數艘航母,美國就會崩潰嗎?中國比1940年的日本帝國勝算大多少?
更何況中國根本沒這個把握,美國就已經警覺。那麼央視大張旗鼓地宣布,有幾分是國內政治工具,幾分戰略訛詐?實力和決心沒有可信度、對方並不相信的「威懾」,就是訛詐,這是中國戰略理論打死不敢承認的一點。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