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6月1日星期三

李洪林口述:我所了解的三次整风运动


○   邵思思 整理 

(图:李洪林)
  延安整风树立了毛泽东的绝对权威

  中国共产党在1942、1950、1957年进行过三次整风运动。我是1946年才入党的,第一次整风运动我没有经历过,但在延安生活过,先是有所耳闻,后来做了细致的研究,也可以说说。

  延安整风是从1942年开始直到1945年才结束的一场政治运动。当时中共还没有夺得全国政权,可以叫作"运动治党"。这是毛泽东为夺得全党最高权力而精心策划的一次党内战略决战,最后以他大获全胜而结束。

  原来毛泽东并不是党的最高领导人,遵义会议以前不是,遵义会议以后也不是。然而到了陕北后,毛泽东却利用整风成立的"总学委",一下子把党中央原来的领导机构予以架空:他是"总学委"主任,康生是副主任,所有党的高干都编入学习组,于是"总学委"就取代了党中央,成为全党的最高领导机构了。能够阻挡他攀登最高领导职位的张闻天、周恩来、王明、秦邦宪(博古)等人,都只有在学习小组里挨整的份儿。整个整风过程,既批"教条主义"(王明)又批"经验主义"(周恩来),既批"左"倾,又批右倾,批来批去,只有毛泽东"一贯正确",于是整风的目的就达到了。

  原来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是1928年在苏联召开的,抗日战争之初就准备召开七大。在整风结束时七大"胜利召开"了。这次大会的口号是"在毛泽东旗帜下前进"。他在全党的领导地位,这才正式奠定了。

  本来,发动群众乃是共产党进行革命活动的基本路线和方法。不过为了特定目的,使"人斗人"成为一种模式,则是在延安整风中形成的。它大体上分成三个阶段:一、学习文件,思想发动;二、批判斗争,即"百分之九十五"围攻"百分之五",这是群众运动的主战场;三、组织处理,即人事安排,这是政治斗争结束之后,胜利者的"战果分配"和对战败者的处置,包括处分、调动、清洗、关押。王实味就是先被关押,后被杀头。从此以后,这种"整风模式"就成为毛泽东"运动治国"的通用公式了。

  共产党从可以批评到不可批评

  1950年的整风我参加过,这次整风是在刚刚夺得全国政权时进行的(1950年5月1日发布整风决定)。那时中共还比较清醒,知道刚刚上台执政,应该谦虚谨慎,克服居功自傲情绪、防止腐化堕落。但那次整风只走走过场,在党史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其之所以沦为走过场,是因为这一年接连搞了三次震动全国的巨大运动: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抗美援朝。这些运动不但旷日持久,而且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安心坐下来整党呢?

  在此之前的4月,中共曾决定在报纸刊物上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决定真的实行过一阵子,虽然见报的批评都经过选择,绝不会伤筋动骨,但毕竟表明了这样一条准则:共产党是可以批评的。可是经过几轮"运动治国",尤其是"反右派运动"之后,一条新的政治准则就完全取代了旧的准则,这就是:共产党是不可以批评的。这条准则,谁也没有制定过,谁也没有公布过,却在中国大陆风雨无阻通行了几十年。它标志着人民和这个党的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从敢于批评到不敢批评,从拥护党到害怕党。应该说,这种变化对于一个执政党来说,确实是致命的,因为它必然会使掌权者踌躇满志、一意孤行,直到踏入深渊。那时再后悔,便已经晚了。

  整风变成反右

  1957年的整风,经过反复发动,确实把党内外都发动起来了。人们纷纷"大鸣大放",对党和领导干部提了不少批评。但它很快就变成"反右派运动"。原来毛泽东和党组织"苦口婆心"欢迎大家给党提意见,是在"引蛇出洞"。引出来之后,党就忙于领导全国人民投入轰轰烈烈的"反右派运动"斗争,哪里还有工夫整风呢?

  这场运动一共打了多少右派?权威说法是五十多万。另外有说三百万的。不管划了多少右派,实际上这场运动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以言论定罪的"文字狱"。

  历史上的文字狱,都是先有反叛当朝的文字,然后定罪。然而"反右派"文字狱的罹难者,不但并未写过反叛当朝的文字,而且是为了爱护当朝、应邀讲了些谏诤良言,结果一下子就被打入"敌人"的行列,变成了"专政对象"。中国几千年的帝王专制,都懂得"不教而诛谓之虐"(不警告就施刑,乃是暴政)。而毛泽东则把拥护共产党的朋友和群众"引蛇出洞"聚而歼之,那就远远超过"不教而诛"的程度,背离人类良知的底线了。

  "反右派运动"在毛泽东"运动治国"的链条中,是一场有决定意义的战略决战。它不但消灭了一切不同意见,打断了中国知识界的脊梁骨,使民主党派匍匐称臣,而且使中华民族的正气遭到一场史无前例的摧残。"诚"和"信"是人际关系最重要的底线。离开这两条底线,任何社会群体,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国家,人们一面口是心非欺骗别人,一面提心吊胆防备上当,怎么可能共事?怎么可能团结?"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贬义的处世哲学,然而"反右派运动"以后,这种准则已经变成全民的"防护服"了。从此以后,两副面孔,双重人格,便成了中国人的普遍特色。

  让毛泽东十分得意的是,"反右派运动"大获全胜之后,全国人民变得更听话了。他无论说什么,中国人都一片欢呼。正如林彪后来所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在谄媚,毛也明知他在谄媚,他自己也知道人人都能看穿这种谄媚的把戏,但全中国的人们无不郑重其事地假戏真做,这不是整个民族在堕落吗?

  1957年鸣放时,对我触动最大的一件事,是胡绳的秘书被打成右派。整风开始时,政研室党支部书记到处找人征求意见。胡绳的秘书很热心地提了些意见。"反右"时,支书从小本子上把他的意见汇在一起揭发出来,把他打成政研室唯一的右派,算是完成任务了。

  不过"反右派"运动各单位有"指标",必须完成"任务",是普遍现象。上边压下来的硬任务,非完成不可,是毛泽东"运动治国"的惯例。他还常常用数字指挥这些运动。他脑子里随便想个"百分之一、二、三",或更常用的"百分之五",写成中央文件,几万中国人,几十万中国人,甚至几百万中国人的命运就被决定了。

  政研室那位秘书的右派帽子,就是上面发下来的"指标",反正非找个人戴上不可。他还算是"幸运"的,"下放"农村苦熬了若干年,没有被累死或饿死,改革开放后又回到北京,担任一个重要刊物的主编,为改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至于在"镇反"运动中被列入"指标"的人,早就沉埋于地下了!

  运动治国

  毛泽东给中国共产党留下的传家宝是人民民主专政,也就是一党专政。这并不是他的创造,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因为马列所主张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共产党独掌政权,决不与其他阶级或政党分享政权。毛泽东留下的另一个传家宝"以阶级斗争为纲",或"斗争哲学",也是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但他把它发展到极端,使它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基本手段或形式,也就是"运动治国"。

  "运动治国"是毛泽东真正独创的法宝,即把特定范围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动员起来,向其余的百分之五或百分之一、二、三的人宣战。这一场战争打完了,接着就掀起另一场战争,永不休止。除了刚才提到的运动以外,像"三反运动""五反运动""思想改造运动""忠诚老实运动""肃反运动""合作化运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四清""文化大革命"等等,一个接一个,中国人就没有喘息的机会。

  这些运动尽管打击对象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都贯穿着群众性的思想斗争,也就是把群众组织起来,在党的领导下,通过狂轰滥炸的"大批判",摧毁斗争对象的意志,使他"口服心服"地匍匐在党的脚下,俯首称臣。毛泽东把它叫作"思想改造",其实是用"党性"吞噬"人性"的"运动"。我给它起个名字,叫作"思想斗争运动",并且专门写了一本《中国思想运动史》,记载了1949—1989年四十年间中国独有的"运动"。它对中华民族所造成的精神创伤,恐怕再用两个四十年都难以恢复,因为它已经伤害到中国人的心理素质,摧毁了我们民族的文化生态。这种"思想改造",确切地说是"文化征服"。

  思想斗争运动的效应,不限于斗争对象本人,也不限于某个地区或某个时段。每一次运动的斗争对象即使只有人口的百分之一,全国也有几百万,再加上他们的亲属,该有多少人呢?一次"运动"就有这么多人,接连不断的"运动",又该有多少人呢?其实在这种"人斗人"的运动中,没有人能幸免于难。被斗者当然只能听凭宰割,斗人者又何尝不是胆战心惊?有幸被划到那百分之九十五里的人们,除了少数奴才甘愿充当凶恶的打手之外,绝大多数群众无非是奉命摇旗呐喊而已。其实他们的独立人格早被历次运动所吞噬,虽然此次运动没被列入"百分之五",但下一次又该轮到谁呢?所以毛泽东"运动治国"的威慑效应,几乎压弯了所有中国人的脊梁骨,使他们失去了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这正是"人性"里最重要的东西。而且这个"几乎所有中国人"并不夸张。连他的"亲密战友"和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都不能享其天年,还有几个中国人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呢?

  其实"运动治国"虽然是毛泽东的发明,却也正是"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因为"社会主义"就是以社会的名义把全部社会资源收归"公有",由共产党代表社会来统一占有和支配。而在所有的资源当中,"人"是最重要的资源。因为自然界的一切"自在之物",只有经过人的劳动,才能成为社会的财富,包括"人"本身的繁衍,也要靠"人"自己。所以"社会主义"所要消灭的"私有制",说到底,就是要消灭所有"属于自己"的"个人",也就是消灭一切有独立人格、能自由思想的个人,才能使整个社会都在统一意志的支配下,有计划地建设起一座"共产主义天堂"。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第一,消灭(即没收)一切私有财产,使所有的人都失去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第二,消灭一切个人思想,使所有的人都成为没有头脑的"驯服工具"。哈耶克把这种"思想征服"叫作"思想国有化"。但思想不是实物,不能没收或占有,它只依附于人的脑袋。斯大林的办法是把不服从统一意志的脑袋砍下来。毛泽东的办法是"思想改造"。他的"运动治国"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不断发动的用"党性"征服"人性"的运动。


——炎黄春秋2015年第九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