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丁一夫:习近平殖民主义政策露端倪——中共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的看点

图:习近平在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讲话


习近平执政,有事事抓到自己手里的特点;根据"缺什么补什么"的规律,可以通过这次座谈会看出中南海对西藏问题症结的认识,尤其是抓思想和对宗教、学校教育方面的按排,暴露了习近平如假包换的殖民主义政策。

中共在8月24日和25日召开了高规格的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政治局常委和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全部出席,此时正值天津爆炸、救市失败的危机之际,九三阅兵大典即将展开的时候,可见西藏工作之迫切和重要。
此座谈会是西藏的问题逼出来的
中共入藏是1950年,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是在三十年后,1980年的3月14日和15日召开的,由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主持。为一个边疆民族地区的工作召开一个座谈会,源于中共在文革后的一个"重要发现":他们原来以为他们占领和改造西藏三十年干得不错,文革后却发现,藏人在他们的统治下,其痛苦和悲惨的程度达到了顶点。文革后幸存的中共高层在文革中也几无例外地受到了迫害,因此而对藏人动了恻隐之心。召开一个座谈会,是要让涉藏人士上上下下都统一认识,看到前三十年治藏的问题,以便"治疗创伤"。座谈会后,中共开始对治藏政策纠错纠偏。这是西藏工作座谈会的发端,是西藏的现实问题逼着中共高层不得不正视而召开的会议。
胡耀邦的纠偏纠错主张,让境内外藏人为之振奋,也给其他民族地区的人民带来了希望,却受到了来自党内保守势力的抵制,特别是三十年前入藏的军人的反对。为了统一思想,在总理赵紫阳的支持下,中共中央书记处在1984年召集了第二次西藏工作座谈会。这次座谈会从2月27日开到3月28日,足足谈了一个月,胡耀邦在会上发表了一系列讲话。我采访过的中共藏人高干告诉我,耀邦的一系列讲话是中共民族政策方面的最高水平,有理论、有现实、有眼光、有政策,兼顾方方面面,可称深刻而全面。
胡耀邦的开明,需要极大的勇气。他以中共中央书记处名义召开的这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有勇气承认问题,说出问题,要全党认识到中共在西藏搞得不好,人民很痛苦,既然如此,就要改辕易辙,以藏人的幸福快乐为治藏政策的准则。
可惜的是,前三十年中共治藏政策的主要决策者和操盘手邓小平把胡耀邦的态度视为西方自由化思潮的一部分。三年后,胡耀邦在政治上失势,西藏政策再次转变,激进极左派重新占了上风。1989年拉萨事件,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亲自上街镇压藏人,拉萨戒严长达一年多。与此同时,六四天安门事件后,中国政治走向全面保守。
1994年,中共中央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江泽民和李鹏作了讲话,奠定了此后中共视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社会为敌的西藏政策基调,中共体制内"吃藏独饭"的利益集团开始浮上水面,这些人其实是不希望西藏呈现民族团结和谐景象的,他们为了一己私利,需要制造问题。
2001年召开了第四次西藏工作会议,2010年召开了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从第三次"座谈会"开始以中共中央名义召集,都由最高领导人讲话,达到统一认识的目的。胡耀邦之后的中共治藏政策思路十分逼窄,带有邓小平黑猫白猫的特点,以支援建设和输血经济来改善民生,同时强调针对"达赖集团"的斗争。这种思路完全无视藏人的实际诉求,治藏越治越紧张,问题四出,危机四伏。正是这些问题逼得中共一次一次地召开这种顶级规格的"座谈会"。
习近平如假包换的殖民主义政策
习近平执政,有事事抓到自己手里的特点,他显然不愿意像胡锦涛那样让"吃藏独饭的"涉藏利益集团绑架了西藏政策。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是在成立了统战工作领导小组后不久召开的。和以往的座谈会一样,西藏有问题,才会有这个会议。
官方的报道从来就是语焉不详,很难让人看出习近平对于西藏形势和治藏政策到底有没有什么新思路。中共对外的宣传是不说自己缺点错误的,几十年伟光正一贯制,如今更是如此,但是根据"缺什么补什么"的规律,仍然可以看出官方对西藏问题症结的认识。
习近平讲话中强调西藏工作重要原则是"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这是中共新闻报道"反话正说"的面子话,把这话一句一句翻过来,就显示出了现实的里子。这说明,中央其实知道,下面的人在藏区横行霸道,不讲法律,藏区人民至今处于贫困之中,这样的状况是无法长久持续下去的,藏人的人心向背是中共真正的心腹大患。最后用了一句习近平最爱用的"接地气"的话,"夯实基础",一个"夯"字,生动地表现出今日最高领导的急迫。
那么怎么来"夯"呢?从报道看,无非是两手,一手是输血性的建设,并指望这种建设能提高藏人生活水平,人民生活改善了,其他都好说。另一手是抓思想,包括宗教和教育。
这第一手,中国政府已经实行了二十多年,由中央下令全国各省对口援藏,西藏已经上了不少大中型工程,尤其是矿产和水电,连海拔五千多米的雪水,都已经卖到了全国各地。但是,这些投入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了藏人的生存,仍然是一个问题,不少汉人却已经在抱怨藏人不知感恩图报。显然,由国家主导的建设项目至今不能有效地消解藏人心中的疑问和不满。
抓思想方面,细读之则有不少看点。举例来说,"推进寺庙管理长效机制建设,支持藏传佛教按照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要求进行教规教义阐释",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政府出面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来操纵、阉割、瓦解藏传佛教的整个体系,这话也说得太赤裸裸、太恶狠狠了。
在学校教育方面,习近平说,"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融入各级各类学校课程,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如果说,在承认宪法的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大框架下,以前还提出双语教育,这次会议报道提的是推广通用语言文字。通用者,什么语言文字?毫无疑问,那是汉语汉文。在广袤的藏区推广汉语汉文而不强调藏语藏文教育,这是如假包换的殖民主义政策。
中共至今没学会听藏人自己诉求
这次座谈会有一个新提法,要把握西藏社会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什么是主要矛盾,什么是特殊矛盾?根据统战部的官方微博"统战新语"在会后的解释,主要矛盾就是经济落后,特殊矛盾就是藏人有一个境外流亡社会,藏人的精神领袖们都在境外流亡。统战部的解释仍然是坚持"斗争"的强硬立场。
如果统战新语的解释传达了习近平的真实思想,那么第六次座谈会并没有什么新意。中共至今没有学会听听藏人自己的诉求。西藏的特殊性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藏区生活着的是藏人,藏人和汉人是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和心理。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只有一条路是可以长久持续的,就是给藏人以自治。《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过去很多专制帝国,能相对比较好地处理这样的问题,因为帝国特点是一体多元,因此会承认地方的自治"。而西藏的自治、中国西南边疆的长治久安,没有达赖喇嘛尊者的合作是不可能有效的。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