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高新:中共政权是实践戈培尔“理论”的成功典范(附:中宣部长在“人权”论坛上“反法西斯”?)

图说: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左四)告前副总统连战出席北京大阅兵涉犯外患罪。(夏小华摄影)
近见一则台湾新闻,说是连战登陆又返台之后即改口声称抗日战争是当年国民党治下的国民政府领导的。这令笔者想起不久前读到的另外一则关于连战的新闻,说的是身为中国国民党的前主席,现名誉主席的连战不顾绝大多数国民党人的感受,在中共抗战纪念活动的当天先是尾随联合国秘书长等人鱼贯进入故宫,觐见习近平夫妇,继而登上天安门与习近平及中共百官共同检阅当年把他连战及现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等人的父辈追打到台湾,如今正在"为维护祖国主权和领土统一"而"战之必胜"的解放军各军兵种的代表部队。

获习近平如此礼遇之前,连战与夫人先行参观了抗战纪念馆,没成想居然遭遇一批内地老百姓的举牌呛声,嫌弃他事实上已经迎合了习近平的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胜利的中流砥柱的说法尚不足够,要求他承认是"毛泽东领导了中国人民的抗战胜利"。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宣部长在"人权"论坛上"反法西斯"?》中引述的"戈培尔(希特勒的宣传部长)名言"中的第4、5、6段内容是: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连战是次中国内地之行的遭遇足以验证戈培尔同志的论断真是无比应明。

当年的德国纳粹党党员戈培尔还教导广大党员们说:"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报纸上的言论,应当趋于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说所迷惑。"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如今的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历届中国共产党的党魁都曾在他们的任内至少会举行一次的全国宣传部长工作会议上背诵过戈培尔的如上语录。

七十年前,法西斯的中央宣传和教育部长戈培尔教导广大法西斯党员干部们:"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七十年后,中共中央宣传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号称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而重点打造的"二战题材大片《开罗宣言》中居然是毛泽东"指点江山"。
中新网8月14日电 "近日,二战题材大片《开罗宣言》曝光了一组全新海报,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毛泽东四位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人物悉数亮相,画面展现出了宏大的叙事格局。

"与影片此前曝光的几款海报不同,今日曝光的这四款海报主打历史人物,四位重要人物的剪影与重大事件的画面浑然一体,这种设计也突出了历史造就伟人,伟人成就历史的关系。在人物的选取上,不同党派、不同国别的领导人以并列的姿态现身,并没有偏重一方,这也充分体现了《开罗宣言》从国际视角观察历史、以全人类的角度去尊重历史的立意。

"海报中,除了唐国强饰演的毛泽东之外,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都是面色凝重、若有所思,而且三款人物海报的肖像之下都是'开罗会议'的画面,而毛泽东则是指点江山的手势,配合着硝烟与炮火......"

就在中宣部导演的这一天字号丑闻前不久,习近平刚刚说过"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

很可能是习近平本人也感觉这个中宣部和总政治部共同选拔出来的创作组"玩笑"开得实在是太大了点,于是便要求环球时报"侧面澄清一下"。

于是,赶在阅兵式开排之前,环球时报抢时间刊登单仁平的文章"《开罗宣言》海报带来的印象令人担心",把中宣部和总政治部在这记惊天丑闻的后台导演责任摘得干干净净,只承认是"片方"的所作所为有"不合适"之处。

文中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开罗宣言》定于9月3日、即反法西斯胜利纪念日的当天公映,但该片的一组全新海报引发争议。这组海报共有4幅,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毛泽东的形象分别很突出地印在上面,而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却未出现。一些网友质疑这样的海报暗示毛泽东参加了开罗会议,而蒋介石没有去。尽管片方表示还有其他突出蒋介石和宋氏三姐妹的海报,但舆论的不满声仍不绝于耳。

我们相信片方不可能糊涂到公然违背历史事实,搞出"存毛去蒋"的事情。看过该片的片花和之前的一幅海报,人们自然可以去掉这个担心。

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有丘吉尔、罗斯福、蒋介石三位国家领导人出席,那次会议确定了战后处置日本的基本原则,蒋介石关于中国收回台湾的要求得到英美领导人尊重。一些学者认为,开罗会议对中国赢回大国地位有一定意义。

片方表示,蒋介石在开罗会议上获得发言权,中国被承认被认可,是中华民族共同奋斗牺牲的结果,是全民族坚持抗战的结果,而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人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不能不说,如果电影在记述开罗会议的同时,表达这样的认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而即使这样,搞出如此突出毛泽东的电影海报也是不合适的。4张一组的海报把毛泽东同斯大林、丘吉尔、罗斯福并列,对不了解该片来龙去脉的人来说,误读很难免。今天这个时代对这种海报语言未必能够接受,如果片方是想以此弘扬"正能量"的话,它的实际效果恐怕将是相反的。

目前该片还未上映,它的故事全貌尚不得而知。然而片花中,毛泽东的镜头几乎同蒋介石的镜头一样多,而且毛的台词比蒋的还多,让人困惑和担心。如果整个电影对毛泽东形象的突出像片花所展示的那样,那么电影的副作用将可能出现。

单仁平的文章洋洋洒洒说了如上长长的一段,末尾还是不忘强调"中共在中国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这是历史的定论"。

什么叫"历史的定论"?具体的人或者共产党语言体系中的"组织"之类可以给历史妄做"定论",历史本身怎么可以反过来给一个人或者"组织"做"定论"?

自中共决定用阅兵方式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后,外界就一直在质疑抗战时期只领导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国民革命军的几十分之一(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的延安共产党怎么就成了抗战时期的"中流砥柱"?

习近平政权的中央写作班子之一在光明日报发表的文章解释如下:

时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特殊年份,在"8•15"日本无条件投降日即将来临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回顾和思考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要着力研究和深入阐释。

"着力研究"之后"阐释"如下: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国共产党率先举起了抗日救国大旗,号召工农红军和被压迫民众发动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领导建立并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实现了空前的民族大团结,奠定了抗日战争胜利之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汇成全民族抗战的洪流。

如此之"阐释",不管马英九信不信,反正是生活在中国共产党治下的大陆老百姓大都信了,甚至连联合国秘书长都"信"了。所以,中共政权真真是戈培尔"理论"的最成功实践者。


【附录】

中宣部长在"人权"论坛上"反法西斯"?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从在美国为习近平打广告联想到的"一个宣传部长之死"》播出并刊发的同时,自由亚洲电台播出并刊发了题为《哪壶不开提哪壶: "北京人权论坛"开幕》的评论报道文章,说是"中国主席习近平日前写信祝贺'北京人权论坛'开幕,并表示,中国共产党始终尊重和保障人权,提高了人民生存权。"
按照新华社报道的说法,本届"北京人权论坛"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与人权进步",而在会场上宣读习近平贺信的则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刘奇葆。
"法西斯"、"中宣部"?这又另笔者联想起了不久前在中国内地某门户网站上读到的一则"正面"评论刘奇葆的网文,因为对文章的内容并不苟同,故当时没有留存,只是记得该文后面的几则跟贴很是好玩。网友 A的跟帖是"宣传部这种东东只有共产党国家有"。网友B立刻指责网友A"孤陋寡闻",纠正说:"谁说只有共产党国家才有?纳粹德国也有!知道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吗?"
网友C随即"ZT"了 一篇《曝光纳粹宣传部长对大众洗脑的无耻名言》,原作者为刘侠。文章内容是:戈培尔(希特勒的宣传部长)名言:
1."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
2."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
3."我们信仰什么,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们有信仰。"
4."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5..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6."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7."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8."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9."宣传如同谈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
10."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
11."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12."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13."报纸上的言论,应当趋于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说所迷惑。"
14."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15."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16."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如上内容与中共政权的"宣传政策"有多少雷同之处,中共政权的宣传干部则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比如"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之"真理"被中共政权最近成功实践的例证就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尊重和保障人权"以及共产党领导了抗战胜利。
数年前海外的博讯网曾经刊登过一篇李子军作者的文章《纳粹宣传部与中宣部》,文中说,每一个现代极权国家都有地标性的建筑:一是一个统帅一切,冷酷铁血,权倾天下的伟大领袖,如纳粹德国的希特勒,苏俄的列宁,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朝鲜的金氏父子,古巴的卡斯特罗,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另一个就是宣传部,这个机构苏俄有,纳粹有,中国有,朝鲜有,伊拉克也有。由于现代极权制度的衰落,目前仍保有宣传部的只有四个国家:即: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其他则随着极权制度的崩溃,一同覆灭了。
纳粹宣传部与中宣部都是极权制度最重要的两个经典机构,对比它们的异同,颇有意义......
李子军作者揭露中共政权的文章尖刻无情,针针见血,所以也只有见诸于海外媒体。而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转引了开始一段的《一个宣传部长之死》见诸于内地媒体,实在是难能可贵。该文中说:像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长萧思健这样级别的干部去世,在神州大地上,每天不知有多少,但这位部长去世在网上引发的震动却远远超过了高官贵胄的离世。在消息发布后不到不到24小时,仅在《猫眼看人》一个平台上其跟帖就达近200条,而且基本上都是负面的,并且言辞的尖刻达到很高的级别。......
广大民众和网友为何对"宣传"、"宣传部"、"宣传部长"如此地不待见呢?
这对从事宣传工作的人,尤其是高层的决策人物不应该去深刻地反思一下吗?
几十年来中国的民众只能听一种声音,,,,,,作为"党的喉舌"的宣传部门的假大空,以及对事实真相的隐瞒或是按照"服从大局"的需要对真相进行选择性地报道。
用谎言为决策者掩盖错误或是表功的事例可以顺手拈来,例如1959—1962的三年,铁证如山的气象资料表明是风调雨顺的三年,但主流媒体却谎称"三年自然灾害",为饿死数千万人的人祸推卸责任。
大跃进时期的1958年6月16日钱学森在《中国青年报》上为粮食亩产四万余斤作了"科学"举证。一个成就卓著、蜚声国际的科学家,由于紧跟政治、紧跟伟大领袖,以致在自己人生的画卷上,落得无法抹去的败笔,不禁令人扼腕!
至于《人民日报》上的假新闻更是多了去了。可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一家主流媒体为自己的假新闻——实质上就是谎言而向民众和读者道歉过。2010年,有一位女士出来说:"《人民日报》自创刊62年来从来没有出过假新闻!"这位女士可不是一般的等闲之辈,而是《人民日报》的领导层成员之一——《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人民搜索》总裁邓亚萍女士。这无知、无耻而导致无畏的掷地有声的陈词,显然是代表《人民日报》的立场和声音,也是"真理部"的定性。
然而,今天毕竟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真相垄断年代,民众更无须去"收听敌台"来获得所需的信息。在民众把从网络等多种渠道获得的信息,与各级宣传部领导下的官媒发布的信息比对以后,尤其是经历了预言—"谣言"—辟谣—"谣言"成为真相,这样一次次的循环往复以后,怎能不对"宇宙真理"的炮制者产生由衷的鄙视?
萧思健只不过成了广大民众和网民对宣传部门长期对历史事件和现实生活真相进行掩盖和假大空话连篇极度不满和愤怒的出气筒和替罪羊。其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别说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即使想说的是真话实话,又岂能由得你"信口开河"?想当年,官居当朝从二品的中宣部长朱厚泽先生,倡导"三宽"——宽厚、宽容和宽松,说得是多么地精辟,具有政治上的高屋建瓴和大智慧。如果按照"三宽"的路子走下去,萧思健绝不会在死后找到如此的唾骂。但朱厚泽先生中宣部长干了一年多就被赶下了台,因为他不懂得也不会去察言观色,领会上峰的意图。
萧思健先生走了,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必要对他太尖酸刻薄,他还有老婆孩子,可能老父母还健在,要考虑其家人的感受。说到底萧思健也是一个受害者。
各级宣传部门的头头如果能从萧思健之死获得一些发人深省的感悟,将是莫大的幸事!不过博主估计这可能过于乐观。死了一个萧思健,恐怕依然是麻木不仁,照旧是假大空。
截止本文完稿,网文《一个宣传部长之死》还没有在内地网站上被"死",但愿是刘奇葆还有刘云山因为已经明白互联网时代继续效法戈培尔那一套再无可能所以就"大人不见小人怪"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