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9日星期三

未普:薄不如习,习不如毛

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的一景
北京大阅兵已经偃旗息鼓,阅兵前被封锁得噤若寒蝉的老百姓,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憋得太久的闷气了。从来没见过如此防民如防贼的所谓"盛典"。

这 次大阅兵,国威究竟体现在哪里?是在难得一见的万里"阅兵蓝"吗?是民居禁止做饭和上公厕要实名制吗?《人民日报》刊发阅兵副总指挥、北京军区副政委王健 中将的文章,称:"阅兵训练是忠诚训练。阅兵是忠诚宣誓,首先检阅的是三军将士对党中央、习主席的无比忠诚和坚决拥护。"网民就有话要问,阅兵不是纪念抗 战胜利七十周年吗?原来居然是检阅三军将士对党和习主席的"无比忠诚和坚决拥护"!

这种赤裸裸表忠的语言,只有在毛时代才听过。在淡化个人崇拜的邓小平时代基本没有,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也比较小心,顶多只用到"坚决拥护",而到不了"无比忠诚"这一层次。

当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搞文革式的"红海洋",在类似天安门城楼的高处挥手,检阅红旗如海的壮阔场面,不可谓不风光。这后来成为他的罪状,温家宝在两会上还 搬出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来批薄。但是薄熙来的"红色经典"比起习近平大阅兵还差得远,虽然两个人的套路都如出一辙,这是因为他们都是红色血统,都有红色基因。他们的青春记忆是火红年代的记忆,他们的精神传统是党国体系的极致——也就是救星和领袖情结。

薄熙来只抓了律师李庄,以此震慑 其他律师。习近平却抓了几百个律师,以此震慑整个法律界和维权弱势群体。薄熙来在辽宁时抓了记者姜维平,也还没有逼他上电视低头认罪,习近平抓了何止一个 记者,却首创让记者上央视认罪忏悔的先例。前有七十多岁的独立记者高瑜,后有年轻的《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被逼在电视摄像机前认罪。王承认:"我不应在 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道,给国家和股民带来这么大损失。我很后悔!"云云。中国这轮惨烈的股灾,国务院没有责任,证监会没有责任,制造股 市泡沫的推手众多大国企没有责任,罪责都栽到一个年轻记者头上了。

当年彭真都没能解答"党大还是法大"的难题。江泽民、胡锦涛两朝也回避 这个问题。但习近平一句话就摆平了,他说"党领导制定法律,党领导执行法律"。官方媒体马上宣布"党大还是法大"是个伪命题,习总书记一句话就解决了,从 此这个问题不复存在。按此推论,"党领导制定经济政策,党领导执行经济政策",党大还是市场大也不是问题了。

如此看来,鼓吹重庆模式的薄 熙来连习近平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习近平只在红色鼻祖毛泽东面前甘拜下风。毛的极权主义经历了两个阶段,首先是建政之后有相当一段时间,老百姓真是崇拜这 个大救星,后来到文革十年,伟大领袖的光环不复存在,只剩下无处不在的政治恐惧,人民不得不臣服于他,心里想什么不敢泄露一丝一毫。至于习近平,尽管在天 安门城楼上指挥千军万马,却得不到毛时代那种虔诚的领袖崇拜,恐怕也没有能力把政治恐惧进行到底,迫使十几亿人民服从于他的意志和权威。

习 近平或者只有一个政治动作超过了老毛。毛时代整肃政敌,最大的场面也无非是万人集会批斗刘少奇和王光美,那时没有电视直播,看到并且胆战心寒的人毕竟有 限,而习近平首创的上央视示众的认罪悔过的模式,自从他上台以来就已经屡试不爽,电视的受众超过文革现场斗争会太多了。但是他真能让人民从心底惧怕和战战 兢兢地向权力下跪吗?他做不到,在后极权时代,没有任何人能做得到。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