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

管见:政治落后与“中国风险”相伴

图:李克强灾后赴天津……



天津港大爆炸让人知晓,罩着"奇迹"光环的"中国模式",看似光鲜靓丽,其实潜藏着巨大的"中国风险"。显示令人称羡高效率的一党专政官僚机器,时常展现它的自以为是、不自量力,以及颟顸无能,而"中国风险"无预警地迸发出来,或许,会成为另一种"新常态"。




天津港的火灾和爆炸,造成重大伤亡与损失,后患极其严重。这一事件,引起众多的关注与讨论,其中两点,笔者以为应该特别注意。

最高层失职领导官僚机器不合格

其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应付灾变。


旅游客船"东方之星"翻沉后第四天,此次天津火灾爆炸后第九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专门开会,听取国务院工作组汇报,就做好下一步工作做出部署。这样的举动,以前未见报导,如今如此高调行事,看来不寻常。


过去,江泽民亲临抗洪前线,显示他能够大规模调动军队。胡温时代,总理温家宝频频出现在灾变现场,而他原本党政机构中人,尽管调动军队难免力不从心,官僚们还是听指挥的。


现在,变了一个样子,政治局常委专门开会,但不是事发后马上开,而是"事到其间"再开。或许,若是李克强不走一趟,国务院工作组就权威不够,"将在外"也难以施展。那么,政治局常委们要等总理李克强从现场回来,才开会做部署,而李克强去天津较晚,则常委会也就开得晚。这样,李克强临危处置之权打了折扣,常委会议更为突出。


其实,倘若党政官僚机器能够正常运转,最高领导做不做指示或批示,政治局常委开不开会,甚至总理是否亲临现场,都不重要,更多地是表现一种政治姿态。如果非要高层领导人在紧要关头做指示指点方向或调整部署,否则官僚机器临危处置就会出现较大失误,那么,官僚们固然无能,更严重的是最高层本身失职,他们对官僚机器的领导不合格。


长江沉船事件,暴露出救援的工程能力很弱,而天津港爆炸事故,对大规模工业毒害环境事件的工程处理也进展缓慢,表现出能力不足。同时,这两大事件中,与工程能力薄弱同样醒目的是,政府意在维稳的舆论控制能力极强,而对灾难本身临危处置的行政能力,则相形见绌。官员们互相推诿、逃避责任,引来强烈批评。

紧急事变关头机器运转慢条斯理

而这样来看,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两次"事到其间"开会部署,无论是否有让其形成惯例的长远考虑,其现实因素之一,是党政官僚机器的实际运转中出现问题。


可以说,这种机器实际运转的问题,与目前厉行反腐败有关,而中共官僚腐败,及其全面蔓延的势头,则是中共一党专政体制的恶果。习近平的反腐败避开体制,拒绝辨证施治,意在缓解病情,无奈,体制做出反应,官僚机器以怠工相抗衡,使得原本就有的颟顸无能更为突出。习近平当局不断施展手段,乞灵于群众路线教育,更祭出中央巡视,且不断升级,但在紧急事变关头,机器运转慢条斯理,中央常委们就必须开会,至少可以显示其权威。


日常的中央巡视,与灾变之际的常委会议,于是相互辉映,体现着中共的政治落后。


其二,氰化工艺杀鸡取卵孕育巨大风险。


此次天津港火灾爆炸事件中,最严重的事情莫过于,事故现场有数百吨剧毒化学品氰化钠,以及其它数千吨危险化学品。


据报道,巨量氰化钠的重要用途之一是提供给黄金矿公司,用它浸泡矿石以提炼黄金。用这种工艺从贫矿中提炼一克黄金,需用一百到三百克氰化钠。它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达到摧毁的程度,较发达的国家很少有人敢用,在美国,只容许在环保部门严密监管下用于试验场。


但中国人敢用,而且大规模用,致使中国的黄金产量,在各黄金生产大国产量逐渐减少之际正不断增加,跃居世界第一。更不得了的是,如此杀鸡取卵的方式,不仅用于提炼黄金,还用于开发低品位钼矿,并推广到铜、镍、铅锌等有色金属贫矿的湿选分离。


国内矿业某高管很是理直气壮,声称使用氰化钠提取黄金为"国际通用的做法"。据有关报导,如此豪言壮语背后,是经过氰化、硫化、碱化的尾矿和尾矿库成为山河大川中一颗颗化学炸弹,国内几大黄金之乡先后遭灾,造成人员伤亡。

官商一体腐败加剧了社会性风险

危险化学品的运输与仓储,有其专业与技术性要求。天津大爆炸表明,在中共官商一体腐败的环境里,这一业务过程增加了巨大的社会性风险因素。而杀鸡取卵式高增长,驱动着危险化学品的大规模使用,可谓疯狂蛮干,却鲜为人知,天津大爆炸悲剧性地使其暴露出来。


于是,人们知道了,罩着"奇迹"光环的"中国模式",看似光鲜靓丽,其实潜藏着巨大的"中国风险"。


而一党专政控制下的官僚机器,尽管往往显示出它的高效率,令人称羡,却也时常展现它的自以为是、不自量力,以及颟顸无能,而"中国风险"无预警地迸发出来,或许,会成为另一种"新常态"。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