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6日星期三

守鱼:難以高興的不高興


9月15日的時候,低調的傳出了一個差點被當做謠言的真消息,北京傳知行研究所發起人郭玉閃在看守所裏住了11個月以後,正式回家了。同時自由的還有傳知行行政主管何正軍。雖然當事人對此消息保持了高度的低調,但這個消息還是在互聯網上不脛而走。
就在8月底的時候,又傳來了廣州企業家信力建先生被帶走的消息,二者顯然遠遠不是大規模抓捕的結束。可以預想的是,在未來還會不斷地有良心人士失去自由的消息。在中美高層會晤前夕釋放了兩個人,相比於龐大的失去自由的人群而言,無異於杯水車薪。
從個人和家庭的角度而言,郭玉閃和何正軍離開看守所,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即便這樣的自由意味著什麼也很清晰,不過是從小的監獄中進入了大的監獄之中。可想而知的是,人固然是獲得了自由,然而繼續行動實現理想的自由依然沒有。大的自由沒有,但能夠自由的呼吸、基本自由的行動、自由的吃飯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時過境遷的問題是,曾經當有人獲得自由的時候,人群是如此開心的歡笑。今天壓抑的地方就在於,獲得自由的人還需要保持低調,面對自由也近乎喪失了歡笑的權利。
除了諸多名字尚還不被公眾所知的大批底層抗爭人士外,享受了上央視認罪的人尚且還有一大批,屠夫、王宇、望雲和尚等等人士在羈押期間的具體情況鮮為人知,碩果僅存還有自由的律師依然在孤獨的奔波,但進展依然可以忽略。在接近同一時間入獄、理念也更為接近的浦志強和夏霖兩位律師的未來依然不可預期。另一位以決絕抗爭著稱的郭飛雄先生,雖然獲得了總部在愛爾蘭的「前線衞士捍衞者組織」頒發的2015年的「人權衞士獎」,但他在獄中的情形據悉並沒有改善。他的妻女僥幸逃亡了美國避難,有機會前往愛爾蘭代表郭飛雄領取獎項,更多的抗爭者的家人還在持續的受到權力的困擾。王宇律師16歲的兒子,仍有消息傳出他還在受到騷擾和壓力。還有一位十年前的維權律師翹楚,高智晟律師據悉已經獲得了自由,而他也是真正的重新進入了一個大的監獄之中,至今沒有與外界自由溝通的自由。
現實慘淡的令人窒息,面對兩名知名活動家獲得自由的消息,很難有足夠的力氣將其和樂觀聯繫起來,潘多拉盒子被關在最深處的只有希望,黯淡的提醒著人們,不屈的抗爭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在最壓抑的時刻,胡思亂想完全無法避免,在絕對的悲觀之下生活,如同在烈日下徒步朝聖的旅客,看不到目標但仍然需要艱難的前行,在水囊空空如也之後,面對波光粼粼的海市蜃樓,總會有人將其當成未來的希望。
我和其他朋友一樣,同樣會祝福獲得自由的朋友,即便這是可憐的有限的自由。但如果還保持理智,就無法將這個微弱的事件放大成一個可及的信號,只要還記得依然有多少人還沒有自由,海市蜃樓就不是政改的希望。在沙漠中徒步,誠實的悲觀還能讓人保持最後一口求生的勇氣,而盲目的樂觀只會提前在荒漠之中消耗最後一絲體力和精力。
早年有一部有名的動畫片,叫做沒頭腦和不高興,沒頭腦和不高興被聯繫在一起的。如果是一個健康的常態社會,總是不高興一定是有了心理疾病。而在不健康的社會裏,頭腦清醒的人沒法高興起來,只有沒頭腦的人能夠永遠的高興。
近一年來,終於有人獲得了自由,這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件。站在漫長的旅途之中,望向未來,依然讓人難以高興起來,長路漫漫,眼前依然是無可逃避的不高興。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