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8日星期二

梁京:北京大阅兵观感

图:一种国家级的自杀炸弹


此次北京大阅兵,对于中国的国家形象和习近平的个人形象,都是一场灾难。我相信,许多看了这场阅兵的中国人,都和我一样,有一种不祥的沉重感。当然,由于政治立场和处境不同,很多人不会把这种感觉表现或表达出来,更有人会做幸福和狂热状。

作为当年的战胜国,七十年后,中国终于强大到了能让所有国家,包括最强大的美国和当年的侵略者日本,都不能不怕的程度。曾经饱受强国凌辱的中国难道不该以自己的实力来进行一次宣示和平愿望的大阅兵吗?这是中国官方为此次大阅兵辩护的宣传主线,这个逻辑的推论就是,谁质疑中国的大阅兵,谁就是对中国缺乏善意、别有用心。

事实是,强大起来的中国并没有接受现代政治文明的民主准则,其言行越来越让人想到当年发动战争的德国和日本。最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两个二战的失败者反而成为二战后世界秩序的最大赢家,不仅经济上更强大,而且其民主政治赢得了国际社会高度的尊重和信任。倒是俄国和中国这两个坚持反对政治民主的战胜国,给未来的世界秩序带来极大挑战和不确定性。战败者德国和日本成功的道理不难理解,那就是她们都完成了向现代民主政治的转型。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俄国和中国不能完成向民主政治的转型?

历史告诉我们,强大的外力在两个战败国的民主政治转型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这是否意味著俄国和中国向民主政治的转型,也需要一场巨大的血光之灾为代价?北京大阅兵令人心情沉重的最大原因就在于,这场阅兵不是减轻而是加剧了人们的这种忧虑。

最令人可怕的其实不是中国那些杀伤力巨大的核武器,因为这些武器数量有限,质量可疑,虽然能给对手带来巨大伤害,但面对拥有质量和数量优势的美国,这样的核威慑对本国带来的后果更严重,可以说是一种国家级的自杀炸弹。因此,真正令人忧虑的是,炫耀这种国家级自杀炸弹的政治理念及其社会土壤。

这种治理理念就是习近平的所谓"底线思维"。习近平从来没有明确地诠释他的底线思维,由此给整个中国和世界的政治博弈带来巨大不确定性。所谓底线思维,我的理解有两个层面,第一是政治制度的底线,第二是政治伦理的底线。在第一个层面上,习近平的底线越来越清楚,就是他绝不会学戈尔巴乔夫,绝不放弃红色江山的理想。我虽然不接受他的这个理想,但我可以理解,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尊重这种理想。因为我相信即便是在今天,社会主义依然可以被赋予积极的内容和现实意义。我对习近平底线思维的质疑是在第二个层面,即政治伦理的层面。这个层面提出的问题就是,假如有很多中国人公开表示不再接受"红色江山",假如美国出于价值和道义对此给予支持,习近平有没有最低的伦理底线?换句话说,他有没有可能选择以不惜按核电钮的方式来"保卫红色江山"?这其实是此次北京大阅兵背后,最令人恐惧的一个潜在问题。习近平宣布裁军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未来的事变并不取决于习近平一人,而取决于整个中国社会有没有能力阻止少数当权者的疯狂决策。在这方面,中国社会,包括知识阶层对大阅兵的反应,让我感觉不好。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不愉快的事实,中国版的"平庸之恶"仍大有土壤和市场。

海内外对北京大阅兵的质疑,给形形色色的奴才创造了一个表现的机会,在不少微信群组中,他们的声音压倒了那些质疑和批评的声音。对未来的中国和世界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