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2日星期二

郭大眼:豪族成「改革阻力」 缺法治商人撤離(附“資本家是貪官後 中央打擊新目標”)


內地官媒明言,利益集團已成為改革的最大阻力。

大約在一年前,本欄發表了一篇以「資本家是貪官後 中央打擊新目標」為題的文章,概述了從孔丹及張木生兩名「紅二代」的發言。首先,孔丹去年初曾在內部講話中警告,自由市場很厲害,而資本家的靈魂是資本,只要有了資本,資本家就要增值,假如增值的魔力不是為了大多數人的話,那就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

其次,張木生則在去年十月中指出,身為「紅二代」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指的「依法治國」就是「以憲治國」,在包括獨立公正的審判權和檢察權、依靠中紀委系統的垂直管理等六個項目中,包括:「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而且要想辦法把資本也關進籠子」。筆者根據孔、張二人的發言推論:在主政當朝的「紅二代」眼中,資本家將是繼「老虎和蒼蠅」等貪官之後,緊接着要對付的另一目標。


無巧不成話,隸屬於官媒的雜誌近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赤裸裸地指出:「在全國範圍內,隨着中國增速的下降,從前的以增量改革為主的改革模式,將逐步過渡到增量改革與存量改革並重的模式。存量怎麽改?說白了,經濟上,加大開放,政治和社會領域,即打壓富豪,收買底層,擴大政權根基。」


文章又不避嫌疑地稱:「最近幾年,中國各種矛盾開始凸顯,改革形勢嚴峻,十八大提出,改革是未來最大的紅利,而改革的最大阻力,即是各種既得利益集團,這種既得利益者,不僅存在大陸,香港亦有。」官方刊物,白紙黑字明言將「打壓富豪」,利益集團已成為改革的最大阻力,而這些既得利益者包括港商。官方這種做法,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尚屬首次。


文章一時貶抑李嘉誠是「一介小商人」,一時又譽稱他為「華人世界數十年的商界領袖,甚至可以說是華人歷史上最強勢的商界領袖」的文章,為了呼籲李嘉誠滿足「回報窮人」、「穩定香港」及「多做善事」三個要求,竟以「平安着陸」及「若李嘉誠執意要走,恐數十年聲望,將毀於一旦」作「要脅」。
毛澤東發動十年文革,令全國經濟瀕臨崩潰,國家一窮二白、百廢待興,一九七八年香港的GDP約三千五百億港元,而大陸的GDP約三千六百億元人民幣,大陸官員為游說坐擁百億元計資產的李嘉誠投資大陸,好話說盡,而不是像文章暗示指李嘉誠發達好像一味倚仗大陸的權力扶持,事實恰好相反。


文章引發中港兩地廣泛的討論,黨的喉舌《人民日報》日前又發表題為「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的文章,強調今天的大陸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場透明,有足夠的底氣接受任何資本的歸去來兮,如果只是公開叫囂「別讓李嘉誠跑」,會顯得不自信,也不利於企業家樹立信心。「資本沒有國界,但商人有祖國」,文章稱,在全球化的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


法治之於商人極端重要,乃係身家性命財產之所繫。猶記得當年薄熙來治下的重慶市,當局動不動就先以「黑社會」的政治帽子扣在商人頭上,先拘捕後審訊,令重慶商人提心吊膽。假如當下內地的情況真如《人民日報》說的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場透明,聰明的商人又怎麼會貿然放棄內地十三億人的市場呢?


【附录】
郭大眼:資本家是貪官後 中央打擊新目標
去年十一月舉行的中共第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中有所謂「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表述,以市場的「決定性」地位取代了過往「基礎性作用」的提法。有論者認為,這是黨中央新領導層清算以往奉行的政府主導、國進民退政策的舉措。
眾所周知,壟斷是市場的大敵,而市場是資源分配的最佳載體,它令不同的資源獲得最有效率的配置,減低交易成本,令社會發展和進步。相反,倚賴壟斷、特權、特殊政策而生存的國企,恰恰是不公平競爭,令資源錯配,最少不能達到最有效配置,從而扼殺民間經濟活力和創造力的根源。
論者看到三中決議有「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提法而以為中央銳意打破國企壟斷而循「國退民進」的方向改革,因而歡呼喝采,是在情理之中。
問題是,許多人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上述句子後面,還接著有另一句:「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不斷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
上述「市場起決定性作用」與「公有制經濟佔主體地位」兩個截然不同,甚至自相矛盾的概念在同一份文件的同一個章節提出來,結果鹿死誰手,要視乎當權者的取捨與側重。
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同是「紅二代」的中信集團前負責人孔丹,今年初據報曾駁斥外界對國企壟斷、腐敗、不公平等諸般批評,指出國企裹頭大多數人是乾淨的,強調國企在納稅之外,還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同時暗示國企在履行政治責任方面的忠誠屬性。
由於孔丹跟目前中央最當權的習近平和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之間的關係最是密切,前者更是後兩人忠實而堅定的支持者,假如孔丹的取態可以給出習王治國思路任何啟示的話,則習王「國進民退」的主張便已呼之欲出。
據說孔丹當時指出,自由市場很厲害,而資本家的靈魂是資本,只要有了資本,資本家就要增值,假如增值的魔力不是為了大多數人的話,在孔丹等「紅二代」的眼中,那就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
事有湊巧,就在上周四閉幕的四中全會舉行前,另一位「紅二代」張木生本月中就過去一年來政改實踐和反腐路徑作解析演說時提到,習近平所指的「依法治國」就是「以憲治國」,在包括獨立公正的審判權和檢察權、依靠中紀委系統的垂直管理等六個項目中,居然包括:「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而且要想辦法把資本也關進籠子」。
換言之,在主政當朝的「紅二代」眼中,資本家將是繼「老虎和蒼蠅」等貪官之後,緊接著要對付的另一目標,這一點已是彰彰明甚。
可幸的是,在四中全會閉幕後,隔日召開的中央紀委全會中,王岐山罕有地破口大罵貪官不收斂、不收手,甚至變本加厲,無視規矩、不講廉恥等等,側面證明習王二人主導的反貪腐政治運動或正遇上重大阻力,形勢嚴峻。從這個角度看,要根除多如牛毛的貪官為時尚早,資本家似乎還沒有燃眉之急。(2014年10月28日)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