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8日星期五

吴戈:伊斯蘭是大洪水嗎


敘利亞小難民照片引發的本是一場基於人道主義的社會關注,然而大陸民間的看法正迅速變成一團亂麻。
首先有人強調他父親是申請加拿大難民簽證被拒後從土耳其偷渡的,而土耳其沒有戰亂,人均GDP比中國還高,可見其貪婪。
這還只是基於事實的不同解讀,9月6日有人轉發德國難民營紀事,對義工的辛苦和難民的輕鬆表示不滿;同日網曝法國某難民營1500名穆斯林難民以食物不清真為由鬧事;12日女權主義者半裸闖入法國穆斯林集會,而集會正在討論「老婆該不該打」;14日多個難民團體要求德國政府劃出穆斯林自治區;有人稱希臘警方在難民托運的集裝箱裏發現5000支槍;還有人發圖稱德國穆斯林公然舉起伊斯蘭國旗幟……
於是,中國網民紛紛擺好小板凳準備看歐洲天下大亂:「等到最後的底線被觸及,一場惡戰不可避免」;「這麼折騰下去元首要重出江湖了」。
實際上,上述食品鬧事是2014年舊消息;自治區消息來源是子虛烏有的《法蘭克福日報》;打老婆的話題在法文報道中找不到;希臘是有攔截開往利比亞船隻,但沒有提到槍支;義工的辛苦並非難民的錯,千辛萬苦抵達安全地,難民也有權輕鬆兩天,但難民食宿是管到庇護申請獲准,此後如果政府幫你找到工作就不能挑,否則就沒有福利。某些難民不禮貌、不衛生或浪費糧食,問題是中國人在海外這種現象毫不鮮見,嫌棄也輪不到中國人。
當然,中國人有權對歐洲社會問題展開思考。比如有人指出:成功把難民轉化為人力資源的社會,首先本土文化足夠優秀,還要有足夠的意志和行動力同化外來難民/移民。如果歐洲國家無法使這些難民遵守言論自由、男女平權和政教分離等基本文明準則,反而被其動輒以悲慘和信仰為名要求無限度照顧,使文化多元化變成文明例外化,長遠看歐洲這個「種族大拼盤」恐怕的確前景不妙。考慮到難民人群和本土白人巨大的生育率差距更是如此。
可是,更多的中國人並不是真地心憂歐洲。相反,鑒於國內已發生過針對漢人的恐怖襲擊,以及有些穆斯林族群在飲食等問題上的過敏反應和政府民族政策的遷就,大陸相當一部分漢人,包括不少自由派,對穆斯林族群已由反感而至仇視。加上伊斯蘭國勢力已進入阿富汗,大陸民間關於「西安斯坦」和「大洪水」等末世論悄然流行,穆斯林問題正變成大陸潛在的火藥桶。
然而這個迫切需要嚴肅對待和認真思考的問題,卻又因涉及維穩而高度敏感,全然無法深入而普遍的探討。在此背景下,即使對敘利亞難民這樣無關切身利益的話題,焦慮的國人不僅失去信息甄別能力,其中一些人甚至反過來大肆制造符合自己內心憎恨的假新聞。這使中國社會不光喪失了關心、評判與參與國際事務的能力,更在對國內類似事務的看法上嚴重對立。比如一些漢族公眾由反對清真食品習慣和民族照顧政策而走向籠統反伊斯蘭教或回民,甚至置疑《古蘭經》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存在的權利。
那麼,當大陸面對混亂和難民,會有歐洲這種一定程度上的真誠和公正嗎?假如大陸國民成為難民,會比敘利亞穆斯林更勤勞勇敢嗎?會不會像現在他們嘲笑敘利亞難民一樣,被人嘲笑:這麼多青壯年男性,怎麼不敢在自己國家爭取自由呢?萬一大洪水來臨,中國不會更混亂嗎?
對此,只看一個例子,歐洲殖民主義從正面說也是一種資本主義進取精神,雖然被殖民者很痛苦,但展開客觀上也淘汰了一些落後文明和制度,帶去了現代文明。當然,現代國際社會,特別是中國大陸對此是徹底否定的——你先進就該打我嗎?我落後怎麼了,這是我的權利啊。
可是,話題轉到中國國內,面對嚴重貧富分化中一些窮人鋌而走險,然後以苦難和不幸為自己辯解,大陸主流網民的意見是:你窮還有理啊,你弱就有理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