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8日星期五

魏京生:习近平访美


wjs.jpg
魏京生先生(AFP)


过两天习近平就要访问美国了。大家都在猜测;习近平要说些什么?奥巴马要说些什么?也就是媒体正在炒作的所谓的中美博弈。我想。这么重要的访问,不会是说些个废话来敷衍了事。总应该是解决一些问题,达成一些妥协,才不是白跑一趟。
习近平想要什么呢。媒体们都估计,他想要的东西太多了,不会得到满足。奥巴马想要的东西太少了,至少公开宣称想要的东西无足轻重,似乎很不对等。为什么呢?
习近平现在面临的是国内局势不稳。股市刚刚崩溃;经济严重下滑,面临的是崩溃与恢复之间的困局。而且党内反对派正在伺机反扑。他需要的是当年江泽民拿到永久最惠国待遇和  wto 那样的起死回生药。看上去不太可能,但又非常必须。怎么办呢?只好尽量的妥协,看看能换回点什么。
而奥巴马就快要下台了,没有第三个任期的可能。他不想冒险做什么大事;可又想做一些青史留名的事情。即使比不上里根、肯尼迪,也不要被评为最差的总统。现在习近平要来访问,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可是他们美国人不太懂得中国事务,我在国会的听证会上给他们双方提出了一个建议。就是取消以监视居住名义进行的非法拘禁。
1994年初。在我与史密斯众议员,约翰、克里参议员见面之后;特别是在与当时的国务卿克里斯多夫会见之前。中国警方对我进行了非法拘禁,长达十八个月。
按中国的刑事诉讼法,传讯不能连续超过三次。在扣押我三天之后,我要求他们:要么拿出合法的拘捕证书;要么释放我。他们说;检察院不给他们逮捕证,可是上级不让释放我,于是他们就使用了不需要检察院批准的监视居住证。而且因为没有进入法律程序,不必按照法律通知家属,也没有期限。
我说:这是非法拘禁。他们回答说:最高当局批准了,他们只管执行,不负责任。只要不是在监狱和拘留所,就算监视居住。
十九个月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在审判我的时候,我要求将这十八个月记入刑期。法院明确回答:这段时间没有法律依据,不能记入刑期。按照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的明确的表述,这就是非法拘禁。是最高行政当局批准的、依法应该判定的非法拘禁。如果按照中国宪法规定的三权分立的话,这就是非法拘禁。
这个非法拘禁的案例,现在正在被广泛使用。不仅使用在政治异议人士身上;而且被广泛使用在任何官方不满意的公民的身上。任何一级政府都可以利用这个案例,非法拘禁他们不喜欢的公民,进而实施刑讯逼供。这为习近平维持一党专政;进而实行个人独裁奠定了法律基础。
在监视居住这个非法拘禁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又进一步推出了由非司法机构执行的所谓的双规制度。也就是由党派的纪律检查机构,对党员进行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这一非法拘禁的范围已经包括了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即只有七个人的政治局常委。也就是说,除习近平本人之外,全体中国人都有可能被非法拘禁,包括在中国的美国公民。这是彻头彻尾的个人独裁。
我建议。奥巴马总统在与习近平主席会谈时,应该把恢复法治,遵守法律,取消各种形式的非法拘禁和酷刑,作为谈判的主题之一。而不是敷衍了事地泛泛而谈人权。在习近平访问国会时,议员们也应该就此问题向习近平施加压力。以便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同时也保护几十万在华的美国公民和他们的权益。
奥巴马总统如果提出了这个条件,不管成功与否都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牢牢记载入史册。对习近平而言,正可以借此机会调整他的广受批评的反腐运动政策,使它回复到法治的轨道上来。两全其美。
我还要建议习近平率先在贸易上作出让步,开放美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以便换取奥巴马总统停止将要以任何理由实施的经济制裁。开放中国市场给美国商品,以减少贸易逆差。对奥巴马来说功成名就;对中国来说有利无弊。
因为中国当前的经济困境,主要来源于产品和技术的升级换代。即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与其在黑暗中探索,不如直接吸收人家经过失败后积累的成功经验。光靠偷是不行的,太少太慢赶不上趟。以色列也许够用了,这不是大国所应有的风度,也不实用。
不如进一步开放大门,大大方方让人家的技术和资金自由进入,不给中国企业利用非贸易壁垒阻挡的机会。才可以迅速改变产品和技术落后的局面,迅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欧洲和日本二战后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不要错过了美国仍在向中国输血的机会。
依法行政和开放市场,是解决中国困境的最后机会。邓小平的半吊子改革,已经减缓了中国进步的幅度。现在更是走到了尽头,难以为继了。违背全国人民的利益和权利,已经连王岐山都感觉到合法性危机。再不开始新的政策,就不仅仅是共产党下台,而是死无葬身之地的问题了。愿中共诸公三思。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