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林忌:遮打雨伞一周年的反思

com-mongkok-occupy-800
在占领者俗称边防的地方,近日间经常聚集了大量非青年学生的中年人,他们不时跟站在对面一隅的反占领人士对骂。(刘云摄)
香港928占领运动一周年,无论其路线之争甚至简单连名号之争,却仍然各说各话,其表面上混乱之极的局面,令很多知识份子失望;然而以史为鉴,以晚清各家各派尝试想推翻帝国,几十年不同争吵来看,却属理所当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上年人大831决定引发的一连串示威抗议,以至学生罢课最终重夺公民广场,引发928政府以催泪弹,甚至威胁开枪震压,最终未能推翻香港特区政府以至中共的决定,共原因当然有很多不同的解读,例如有人认为是不够勇武,有人认为未能跟随「占中」的剧本走,有人认为是「拆大台」或者「左胶」的分裂云云,但在这一切问题之前,一个更大的问题却被忽略了:即使是港共如此倒行逆施,很多香港人仍然选择了在一旁漠视,甚至反过来成为了蓝丝带。他们不反对民主,但他们更害怕追求民主带来血腥的后果,在枪杆威胁面前,甚至在返工上班与占领两者之间,他们选择了妥协,选择了继续工作而拒绝了罢市、罢工的要求。

亦因此,香港97后以来来追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的民主运动,已经寿终正寝;除非北京出现政治大变局:例如夺权倒台、军阀混战,以至可能性更低的和平演变,否则中国共产党掌权一日,香港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普选民主政府。

香港的前途,的确是和北京政局的密不可分;有些人因此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认为因此香港只馀下一个选择,即建设民主中国,只有中国全面民主化,香港才会有民主云云。然而事实上,在中国的网络封锁,以至教育与社会全方面的洗脑之下,香港人能做得到的,实在杯水车薪;反之对比起中国在香港建设的全方位统战与渗透,在制度上的洗脑与殖民,结果就是污水污染了清水,香港人应先关心自己那杯水,究竟还可饮用吗?含铅的清水还能否救污水?

陈健民以上世纪80年代初期,波兰以50年代匈牙利及60年代捷克被苏联粉碎革命为例,说明不成熟而发动的革命,只会令社会付出更大的牺牲,这点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苏联倒台的历史教训,则是独立「离苏」的国家,由本身有主权的波兰等国,到重新赢得主权的波罗的海三国,都说明当大国出现变局时,独立离开,比起一起解决难关收拾残局为易。

当俄罗斯走回头路,变回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那些拒绝「建设民主苏联」的人,包括那些移民了这些新兴国家的俄罗斯人,更应庆幸当年先辈追求的是独立,而非纠结在一起,好似中国般把所有蛋放在同一个篮之内,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华人文化最大的诅咒,就是对「大一统」的迷信;斯拉夫人应庆幸没有一个「统一的斯拉夫国」,德意志人(如瑞士),亦应庆幸纳粹德国没有试图消灭瑞士「统一」。华人迷信统一,是愚不可及。中国就是错在太统一,而不是分裂成为不同的国家,既可以分散风险,更可以作为同族者落难时的庇荫,而不是「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沦落到天下无处为家的困局。

建立自己的主体意识,为将来大变起时的准备,这才是对香港人,甚至是大陆的中国人最有利的安排;一旦中国大乱,香港保得住自己的安全,才有馀力去帮助其他的华人,有如中共经济改革之前的岁月。
_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