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9日星期六

王冲:腦殘為啥那麼多


有一次,我面試一個近代史碩士。
此君27歲,對國內外政治現實頗為了解,寫得文章深度不夠,但基本功尚可;問起國內外的大人物,也大抵知曉。按照一般的職業標準,可以入職。
然而,談起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問題來了。
此君說不喜歡毛澤東,說反右、文革是破壞性的,但說起太平天國和義和團,卻又無比敬仰,認為他們是為了民族和國家的復興而奮鬥。
這樣的回答,導致此君最終被拒。被拒的理由,不是因為他景仰太平天國就是「腦殘」,而是因為他對待三件基本相同的事兒給出截然不同的態度。
此為最典型的腦殘,我姑且稱之為「知識型腦殘」。從小到大是好學生,讀書萬卷,對於古今中外的大大小小事件或人物均能大致知道,可他們儲備的知識卻推導出荒謬的結論。
以部分軍事發燒友為例,對美國、俄羅斯、日本、中國等大國武器的研發能力、性能一清二楚的情況下,在得出的結論卻又和現實相反——在性能差兩代的情況下得出必勝的結論。
知識豐富而腦殘,根源在於缺乏邏輯。中國的教育,語文英語數理化都齊全,可教育是為了考試或某種見不得人的目的,不賦予人獨立思考的能力。為此,需要有政治課,而不能有邏輯課。其結果是全民缺乏邏輯思辨。
說到此,肯定會有人質問,全民缺乏邏輯,你怎麼樣?我提前回答一聲吧——我邏輯方面也不是特別強。
其最簡單的例證,便是一批人講儒家,講什麼儒家憲政。如果儒家思想能推導出現代的民主政治,那中國早已不是今日之中國了。
再有便是「功利性腦殘」,這適用於國際關係。我發表些國際類文章,總有人孜孜不倦地教導我,你知道啥,國與國之間沒有永恆的朋友,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
這話流傳甚廣,因為他高度迎合了當下的實用主義。把利益論用於指導人際交往,用於國家間交往,是有問題的。人與人之間,需要尊重、理解、包容,支持未必是金錢,可能是一個眼神或一個笑臉,而國家之間也是需要價值觀的認同。
更可怕的是「浸淫式腦殘」。剛畢業時,很多人也是神采奕奕,心懷夢想,可進入體制一點點磨滅理想。一開始說話言不由衷,數年後說大話、謊話不眨眼。認為敢說話的人要麼是傻瓜,要麼是心存邪惡的目的。
上述皆為偶得之想法,切勿對號入座。如果覺得在理,歡迎轉發!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