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2日星期六

与王老板榷:合法性如何既“应然”又“实然”?


【分享一条相关话题的短评——转:"得民心者得天下"自古以来就是得了天下的的自诩,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共产党的领导是人民的选择"。可笑的是,对这句的最有力的反驳也是他们自己口里出的一句,即"枪杆子里出政权"。有网友说:如果人民不反抗,那共产党的继续领导便是人民的选择...,诚哉斯言!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周末本来不写文的,毕竟大脑应适当休息,每天去为社会做自我反思确实挺枯燥。不过这两日王老板不辞与老虎周旋的辛苦,依然坐下来谈合法性的问题,我觉得不能 辜负了他对这个国家和国民的殷殷期盼,还是应当就其的合法论做一个解读,以便更多的国人可以理解王老板的良苦用心。

    新闻事件

    王老板说,长期以来,由于历史的和现实的复杂原因,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存在着这样一些观念:P以革命的合理性"打江山",它自然就可以"坐江山",这是天经 地义的,天然合理合法的。但"应然"的理论设定并不等于"实然"的客观事实,共产党也可能面临执政合法性资源的流失与枯竭,直至丧失执政地位。

    事件评论

    王老板这个人,在我印象中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从他力荐《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就可以窥得一二。王老板的意思很明确,想要新的制度,无论是通过改革还是通过 革命,都需要民众对社会有所认知与公民意识的觉醒。法国大革命不是突然的,不是即兴的,是统治者在统治中或好或坏的政策带给民众的觉醒和不满,在日常生活 中所逐渐显现的。同时也是知识分子和中产阶层在社会中所起到应有的作用所影响的。在这本书中,关于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思考,至少有两点是中国人所忧虑的,其 一,虽然中国人在改革中也有许多诉求,但这些诉求距离一个社会的正常化还有很远的距离,诉求并不代表单纯的追求个人的根本利益,而是寻求一个有底线的社 会,通过制度来寻求一个有底线的社会,来满足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就是公民意识,也是中国人与法国人在变革中思维的不同之处。其二,郑虎在对待民众的在变革 中输入狂热的金钱意识观,这种观念高出了道德,高出了正确的社会价值观,高出了人们在书本上所看到的任何一切美好的事物,但在实际中却又用各种手段让人们 在追求金钱的道路上充满荆棘,一路坎坷,这不仅会让人们在丧失了希望之后破罐子破摔,同时也会让人们最终摒弃这个郑虎。

    我个人认 为,王老板希望大家读这本书的目的在于,一方面让人们明白我们处在变革时期,正确的公民意识将使我们减免很多灾难,可能是革命的灾难,也可能是战争的灾 难,总之一个国家的命运绝不仅仅掌握在权贵手中,但前提是不要因改革中所存在的金钱至上而迷失了本性。另一方面是让权贵们明白,处在变革时期的中国人并不 是毫无公民意识的一群人,虽然大多数中国人的意识目前处于单纯的捍卫个人利益,而无法凝结在一起去寻求一个有底线的社会,但恰恰是这种因改革而输入的金钱 观高于任何一种观念,将有可能导致中国人在改革中随时可能爆发心中所憋着的种种不满,这比拥有真正的公民意识要难以可怕得多,同时一旦发生革命,结果也将 远离一个有底线的社会。通过这两方面来告诉人们,想要一个公平的社会,只追求个人利益是远远不够的,追求自己参与社会发展的权利,追求自己监督社会权力的 权利,追求自己与社会共同进步的权利,要比追求个人利益更为持久、长远,这就是新时代下的公民意识观。同时也是告诫权贵,追求个人的贪欲是永远不会长久 地,也许目前来说,因为制度的落后可以让贪欲远高于普通公民,甚至可以动用权力来改变诸多规则,但最终也将死于这种权力的傲慢,这并非危言耸听,国内外的 历史无不说明这个进程的存在。

    新时代下的变革不同于民国的覆灭,民国的覆灭是在战争的压力下,最终死于内忧外患,而民国覆灭的第 一提醒,则是提醒国人,追求一个美好的社会,决不能以个人利益作为前提条件,因为这样的追求绝对不会得到一个公平的社会,反而会与不公平的社会紧紧相连。 也有许多读者在和我交流时说,希望早日改朝换代,或者质疑我是高级五毛,总是在不经意间替郑虎说话,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希望看到改朝换代,无论它曾经存在过多么令人厌恶的错误,但就中国的历史而言,我很难相信下一位是高尚的,是为民代言的,因为历史一次次的欺骗我们,并最终告诉我们为民代言只是一个旗帜而 已。我希望通过公民意识的觉醒,最终能够惊醒权贵们的美梦,最终通过这种觉醒,也让权贵们觉醒到任何一种限制公民社会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黄粱一梦,如不真正 削弱权贵的权力,则会遭到民众的抛弃,两者的此消彼长,最终将会为我们迎来一个有底线的社会。这种想法并非保皇派,而是在大革命未来之前所应该有的思维, 以避免战火的发生,我并不希望中国有任何战火发生。

    王老板甚至更高层的老板应该不是没有预见过将来有可能的大革命,否则也没必要 刚上台就急于向民众兜售这本书,甚至这种思考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也许是在改革前就被高层思索过,而在改革中从未放弃对这种结果的思考,也可能在某十年就被 没落的权贵们悲观的下过结论,但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走到一个有底线的社会?这个底线我称之为民主,但中国尚有一群人认为是皿煮,认为中国人不应该和西方蛮 夷一样走同一条路,他们认为中国应该是一个大家吃大锅饭,一同吃苦而不是一同享乐的国度,这样一群井底之蛙是中国无法完全变革的元素之一。而另一种较大的 元素则是权贵们的难以放弃手中的权力,试图通过更多的控制链来尽量留住这些权力,同时就目前中国人的观念来说,还是比较容易让他们玩这些把戏的。这种情况 若始终没有改变,我并不排除大革命的发生可能性,虽然我很珍惜和平。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王老板所论述的合法性吧,王老板说,中国人从古至今都有一个强烈的观念,这个观念就是"主人翁"意识,这种意识在我看来是有弊端的,譬如在帝王之下,官员拥有着对社会专制的权利,官员之下,地主拥 有着对社会专制的权利,地主之下,底层人拥有着对社会专制的权利,虽然各自专制的表现不同,但最终都是专制意识的体现。层层传达这种不健全的社会观念,千 百年来莫不是如此,以至于在历史上的农民革命中,所导致的结果是王朝周期表,中国人始终走不出在流血中完成权贵交替的畸形变革,甚至某十年这种来自底层的 专制达到了巅峰,让无论那个时期的正常人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正常人看了毛骨悚然到比见了一群恶鬼还令人颤抖,我们从来未曾想过一个千年文明古国的后裔竟然 可以无耻、可怕到这种程度,而且只有在对内的时候。所以王老板对所谓的合法性是有自己的见解的,在中国社会"打天下"者自然有"坐天下"的资格,不仅仅打 天下的人会这么想,普通民众也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中国历朝历代的正统由来的缘故,因此王老板认为"在许多人看来,只要取得了政权,就天然具备了领导国家和 社会的执政资格。如果要谈论合法性,也只是资本主义国家执政党存在的问题。基于这样的认识,人们从来很少讨论P执政的合法性问题,似乎提出这个问题,就是 对P的怀疑。"其实这就是我喜欢王老板的缘故,他这人不跟你藏着掖着,在王老板提出的这个问题上,我的看法是,普通民众不应该拥有权贵思维,而是应该时刻明确自己的公民身份,只有你做出了对社会的承诺,你才具备合法性的资格。

    随后王老板谈到,"东欧剧变、苏共败亡的教训,给人们上 了深刻的一课,"应然"的理论设定并不等于"实然"的客观事实,P也可能面临执政合法性资源的流失与枯竭,直至丧失执政地位。"由此可以看出王老板的真正意图,他是在明确的告知国人和权贵,我们目前所处于的状况并不亚于东欧剧变时的德国,也不亚于走向解体的苏联,我们如何避免这种进程的加快?如何改变这个 进程?这是急于我们需要考虑并解决的大问题。在这个大问题是,我是寄希望于民众和权贵能够一起解决并成功避免灾难的发生。

    那么如 何改变?如何避免?王老板也提出了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查阅公开报道,特别是检索人民日报创刊以来的数据库,并没有发现P的几代领导人关于执政合法性 的直接论述。"也就是说,对于合法性的问题,必须要上升到高层的共识,首先确立自己目前的地位并非理所应当,而是应该通过实实在在的政策和社会福利来对得 起这种理所应当,世界没有任何一种必然的存在是遗传的。这种观念再进一步就是蒋经国先生所说的"没有永远的P"。通过高层的共识,再输入给民众这样的观 念,两者相辅相成。我很乐于王老板能够和民众及权贵们分享这种观念,也许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只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引导民众并警示权贵,我们的社会改变是 一个正常的改变,是会将一个不正常的社会正常化的。

    谈到如何改变,以避免灾难的发生,我个人就不说具体的方法了,因为这种方法就 目前的官场而言,包括舆论场而言是一定要和谐的,虽然王老板的话非常悦耳,但他并不能代表整个权贵,所以我们离王老板的设想也有着很漫长的距离。我只从概 念上来探讨这种方法,王老板可能无暇看这篇文字,但普通公民还是应当有所思考的,首先就是公民意识上,去感恩思维,建立公民意识,不要整天喊有希望了,谁 谁谁万岁,而是应该不断地追问他们,具体限制权力的方法,具体实现惠民的方法,具体减小贫富差距的方法,不要认为自己的美好生活是被谁恩赐的,去感恩建立 问责思维,即是去奴隶思维,建立国家主人思维。其次就是在制度问题上,官员去特权化并不能依靠宣传,而是应该通过实实在在的制度约束,譬如XX财产公开, 譬如放开XX监督,譬如一大堆敏感词等。我想只要步子不用太大,就这些小步子能放开胆子走,王老板所说的应然与实然的完美结合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假若公民 意识没有,约束特权的意识也没有,结果我是不看好的。

    不过就目前而言,王老板敢这么说,一定代表了一部分权贵的想法,那么能否压过另一部分权贵的阻挠?这需要普通公民的时刻关注,这个国家于我们而言并非位卑言微。当然,也希望某些权贵可以去崇拜思维,中国不需要任何一种个人崇拜, 我们又不是帝王时代,实实在在的做事,自然能换到国人的支持。

    2015—9—12落笔于墨辩閣    

——转自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