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

陈翰圣九三阅兵随感: 一对叛徒庆祝被背叛者的胜利

图:在天安门城楼上阅兵的习近平与普京
这次肩并肩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煞有介事地"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的,是一对叛徒。一个背叛苏联,一个背叛民国;一个背叛共产党,一个背叛国民党。一对叛徒站在一起,庆祝被背叛者的胜利……

中國軍隊:撈錢,唱歌,閱兵

  九月三日,中國政府在北京舉辦一場聲勢浩大的閱兵,說是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中國軍隊承平已久,沒打過什麼仗,「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中國軍隊,「養」了不止千日,但從眼前倒推上去四十年,「用」好像只用過兩次。一次是和鄰居越南,也即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打過一仗。這一仗,中國說是「教訓」越南,越南也說是教訓中國。所以,勝負難分。但不管怎樣,「同志加兄弟」互毆過一次,是不爭的事實。另一次,沒有「同志加兄弟」般殺得難分難解,但殺出了明確勝負。不足的是,那次戰場設在國內,就在九月三日閱兵的同一地點,況且敵人手裡既沒有槍、也沒有炮,所以中國軍隊長驅直入,北定中原,在沒有任何懸念的情況下,取得了一邊倒的勝利。

  王師北定中原後,打出了一個長期的和平年代,於是「珍愛和平,開創未來」,時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時而低調地「悶聲大發財」,不再打仗,變成世界上最熱愛和平的軍隊。軍隊的主要精力,從事三項和平工作:撈錢、唱歌、閱兵。其中第一項事業,經由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公佈後,人們終得略窺一斑。原來,中國軍隊的最高指揮官,都是撈錢能手。東窗事發後,涉案倒台的將軍人數,遠超過抗日中陣亡的中共將軍人數。可見,中國的將軍們多麼熱愛和平,多麼「錢」仆後繼,無所畏懼。當然,這些都是兩個月前的舊聞,不是此次閱兵主題。此次閱兵,主要是展現後面兩項才能,而這後兩項,平時訓練有素,都是軍中強項。所以,這次雖然有將軍因「撈錢」鋃鐺入獄,畏罪自殺,但臨陣易帥,並不動搖軍心,「兵」照樣閱得驚天動地,「歌」依舊唱得人仰馬翻。

  國家成「主戰場」絕不是榮耀

  此次閱兵,說是紀念二戰及抗日。家有喜事,遠道前來共襄盛舉的,是俄羅斯的最高統帥普京。但普京的俄羅斯,並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參戰國。當年參戰的,是被普京取代的前蘇聯。蘇聯解體,中國的最高統帥習近平主席深為惋惜,兔死狐悲,發出了「三十萬人齊解甲,更無一人是男兒」的感歎。但普京,不正是「更無一人是男兒」中的一員嗎?按照習主席的邏輯,普京非但不是「男兒」,而且「竊國者侯」,是共產黨蘇聯的叛徒。由此及彼,想到習主席代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抗日的參戰國。當年抗日的參戰國,是中華民國。這個「國」,早被習主席代表的政黨,「革」去了「命」,逃到台灣成了「蔣匪」。所以,這次肩並肩站在天安門城樓上,煞有介事地「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是一對叛徒。一個背叛蘇聯,一個背叛民國;一個背叛共產黨,一個背叛國民黨。一對叛徒站在一起,慶祝被背叛者的勝利,不勝滑稽。

  大概健在的當年參戰國,都不肯前來共襄盛舉,弄得主人頗無顏面的緣故。所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封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東方主戰場」。「東方主戰場」聽上去雖然很有氣勢,但仔細想想,實在也不是什麼光榮的稱呼。國家變成「主戰場」,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就倒了八輩子的霉。國家養兵,本來守土有責,人民納稅供養正規軍,是要他們守護邊界,保衛家園。不是叫他們把強敵放進來,讓後院變成「主戰場」,在家裡實行「焦土抗戰」的。漢唐盛世時,知道「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就是要把「主戰場」推進到遠離中國邊界的地方去。前清季世,國運日衰,這才會發生日俄兩國交戰,「主戰場」卻放在中國的怪事。兩個不相干的人打架,打著打著,打到我家裡來了,我要具備怎樣的好客精神,才會把這種「主戰場」視為一種榮耀?

  等到抗日的「主戰場」放進中國時,蔣委員長、毛主席,以及張學良、閻錫山、李宗仁、白崇禧等各路英雄,都已紛紛崛起。他們各領一彪人馬,逐鹿中原,勾心鬥角。其中,蔣委員長勢力最大,所以坐上老大的交椅。老大心裡整天盤算,哪天能把小兄弟都給滅了,實現「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美夢。小兄弟心裡也在盤算,怎麼能把老大掀翻,自己取而代之。日本人打進來,說兄弟幾個打心底裡高興,那是瞎說。畢竟日本真把中國滅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蔣委員長就做不成蔣委員長,毛主席也就做不成毛主席。但真叫兄弟幾個去「抗戰」,他們也沒那麼傻。首先,他們心裡都明白,自己打不過日本。真和日本人拼命,把老底拼光了,將來拿什麼逐鹿中原?其次,兄弟幾個既讀過書,又混過江湖,「隔岸觀火,借刀殺人」之類的國粹,爛熟於胸。日本人來了,確實給中國製造了危機。但中文裡的「危機」,既是「危」,又是「機」。若能把危險推給別人,機遇留給自己,那就能在群雄紛爭中嶄露頭角,成為中國下一個「真命天子」。所以,蔣委員長要雜牌軍上前線當炮灰也好,毛主席對匹夫之勇的彭德懷搞「百團大戰」厲聲呵斥也罷,眼睛裡看到的,都是同一個目標;心中念念不忘的,都是同一種謀略。

  蔣和毛「英雄所見略同」

  但在這場謀略比賽中,蔣委員長有個致命弱點,那就是他是老大。房子塌了,高個頂著;家中有難,老大扛著,這多麼天經地義?所以,小兄弟幾位,不怕把「抗日」口號喊得震天響。反正自己不出錢不納糧,喊喊口號,弄不好能把別人逼去「抗日」,何樂不為?蔣委員長對這等小陰謀,自然洞若觀火。於是也把「抗日」口號喊得震天響,反正老子按兵不動,奈我其何?但口號喊久了,兵卻不動,總有點講不過去。蔣委員長是老大,個頭高,目標大。別人按兵不動不要緊,他按兵不動就成了眾矢之的,千夫所指。蔣委員長的老大地位,本來是憑實力搶來的,誰知「塞翁得馬,焉知非禍」,現在倒成了缺點。所以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蔣委員長真要下道抗日的命令,幾位小兄弟誰會開赴前線?他們只會一擁而上,向徒有虛名的國民政府要錢、要槍、要子彈、要編制。真要開赴前線,半個都不會前來報到。蔣委員長要能令行禁止,還能被拜過把子的小兄弟張學良,在西安串通敵軍,把自己給抓了?

  幸虧蔣委員長只是中國的老大,在世界排名裡算不上什麼角色。所以,蔣委員長的策略就一個字:「拖」。拖到何年何月?拖到世界的老大對日本人動手的那一天。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這叫「以夷制夷」。其實,在「拖」的問題上,蔣委員長和毛主席「英雄所見略同」。所不同的只是,毛主席把這種戰術叫做「論持久戰」,蔣委員長把它稱為「用空間換時間」,說白了都一樣,就是「等」。等什麼呢?等日本那混小子,什麼時候一不小心,把珍珠港給炸了,那就是拖到了頭,等到了頭。至於在這之前,人民流離失所,國家炸成一片焦土,都在所不惜。「一將功成萬骨枯」,總要有人付出代價。人民付點代價不重要,重要的是養精蓄銳,發展壯大,以便戰後打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新中國」。所以,抗日戰爭中,中國沒有什麼抗日英雄,更沒有什麼抗日領袖,有的只是「抗」自己人的英雄,「抗」自己人的領袖。

  九月三日那天,看著天安門城樓上「抗自己人的領袖」生出來的紅二代,檢閱著天安門城樓下由「抗自己人的英雄」發展出來的軍隊,扛著「抗日本人」的戰旗走來走去,和當年一樣,歌聲嘹亮,口號喊得震天響,不禁撫今追昔,對眼前這場演出,生出些許感歎。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