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日星期二

安希孟:农民,封建主义的主力,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农民整体的是一个阶级,富农地主是其中比较有教养的一部分。把阶级成分划分移植到同一个阶级内部,并不妥帖。严重的是教育农民。农民,可怜的农民,改朝换代建立丰功伟业的工具被牺牲。他们是谁的同盟军?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曾经冲锋陷阵的他们,后来日子最苦,而且莫名其妙地成为(他们天然敌视的)资本主义的自发势力。被赞誉为革命中坚的他们,其实骨子里没有共产主义理念,毕竟只是落后生产方式的代表,和不动产土地房产一样,趋于保守僵化凝滞。然而充满活力的资本却在流动中带来社会效益。农民中只有地主富农才有可能转化为新生产方式代表,其资金有可能成为发展和推动社会生产的资本资产,其智慧知识人品道德可资楷模。其余阶层则更趋于落伍守旧,可惜却被当成依赖力量,做革命马前驱。打砸抢,痞子运动,反得到褒奖。民主革命不幸也成为改朝换代上演帝王登基走马灯。在我国农民战争史上,农民阶级推翻旧封建王朝所建立起来的农民政权,无一例外地蜕化为封建王朝。农民革命成了地主贵族改朝换代的工具。太平天国政权也同样封建化。这里,农民是一个整体。中农、贫、富,皆是农民阶级。不能把同一个阶级中的阶层界别一分为二,人为制造阶级对立和斗争。在发达国家,这个阶级已经消失。在中国,正在消失。  

    《共产党宣言》说:"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现代工业社会里,农民阶级不再是工人阶级,地主富农也不会是和贫下中农对立的具有资本主义倾向的阶级,他们同为封建主义的同盟军,具有自发的封建主义倾向。但是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却使中国阶级复杂化了。中国长期是停滞僵化的农业社会。"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其余的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日趋没落和灭亡,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 然而在吾国, 贫雇农不但没有被消灭,即,没有进入城市,反而成了黄巢李自占山为王的农民起义的力量。  

    在那个混乱无比的阶级分析中,拉郎配,五马分尸,拦腰斩断中国这个巨人。他把中国分裂为几等人: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在农村:大地主是大资产阶级,小地主是中产阶级,自耕农是小资产阶级,半自耕农佃农是半无产阶级,雇农是无产阶级。一派奇离古怪胡言乱语无知妄说北大图书馆零时工的水平。大资产阶级指大地主、官僚、军阀。中产阶级指工商阶级,小地主、高等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指自耕农、小商手工业主小知识阶级、小员司、小事务员、中学生及中小学教员、小律师等。无产阶级指工业无产阶级、都市苦力、农业无产阶级、游民无产阶级。穷人、自由职业者、小职员、医生、农民,究其实,是封建阶级,向往封建主义。自发封建主义呀。连知识分子,商人,手工业者,渔民,都自发向往封建主义,绝非向往资本主义。四清运动中,农村干部至多是走封建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农民阶级,究其实,无分贫富智愚贤与不肖高矮胖瘦男女强弱,就是一个阶级,属于封建阶级,其思想,其生活方式,就是打倒皇帝做皇帝,金銮宝殿登基为王。小生产,不可能有共产主义先锋战士念想。小生产是每日每时大量地批量地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这当然是列宁的胡说。修改一下:"小生产是每日每时大量地批量地产生封建主义主义和封建地主阶级阶级"。然而在中国,农民却成为改朝换代的依靠力量,淮海战役推手推车,渡江战役划帆船,脱光地主的裤子打屁股。

    农民当然整体地就是一个阶级。作为整体,他们是劳动者、劳动人民。地主富农中农(上中下)贫雇农,都是手足关系,有同样的优点或缺点,都属于封建主义营垒,渴望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英国圈地运动,使无地的农民离乡背井,融入城市生活,成为产业工人。失地的当然是地主。那个阶级分析,把农民一个整体大卸八块,挑动群众斗群众。地主富农,许多人精通农业知识、善于持家治家理财,是农业生产社会化生产的组织者领导者策划者负责者,也是农村文化娱乐活动的赞助者推动者,是传统文化的保护者。但他们不会具有现代资本主义精神和情怀。

    把中国社会五马分尸碎尸万段,对中国社会进行各阶级分析,肇造分裂的祸端,是20世纪中国贫病饥饿战乱的祸源。把作为一个阶级整体的农民划分为若干阶级,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穷的一头,没文化没技术甚至没道德的一头成革命领头羊,但这部分人不会组织和安排农活,经营无方,未几返贫,故至多能干"适手活儿"。这部分农民是落后生产力的天然代表,不会突破旧的生产关系藩篱。分得土地房屋农具,要么破产,不善经营,要么少数人成新地主。毛因而反对三马一犁一车的新富农经济,急速迈向乌托邦集体经济。如果他在过渡时期实行实行新民主主义秩序,保护新富农经济,振兴民族经济,鼓励或奖掖资本主义,发展商品生产,不是与资本主义作斗争,那就好。但他不知道劳动力转移,不知道工业化产业化实施劳务输出,不知道采用先进技术,发展地主资本家庄园经济,释放劳动力,甚至还批判按劳分配的资产阶级法权和八级工资制。在他,自闭症,封关锁国是好东西。土皇帝,山大王,草头王,匪类,历来如此。 

    《共产党宣言》对农民的阐述:农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甚至是反动的。农业宗法等级尊卑关系是一个田园诗般温情脉脉面纱笼罩的社会。在同资产阶级对立的阶级中,其余的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没落和灭亡。这指的是农民。中间等级、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只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甚至是反动的。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无产者不是同自己的敌人作斗争,而是同自己的敌人的敌人作斗争,即同专制君主制的残余、地主、非工业资产阶级和农民作斗争。流氓无产阶级(例如贫雇农)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在一些地方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

    "资产阶级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创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生活的愚昧状态。正象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中国革命开始于愚昧的农村和农民的民族,使西方从属于东方,使城市屈服于农村,使文明国家屈服于未开化的国家。农村包围城市夺取城市。这与马克思是相反的路线。

    马恩对农民在无产阶级革命中作用的看法是消极的。马克思、恩格斯还把农民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归入"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在农民阶级远远超过人口半数的国家,例如在法国,那些站在无产阶级方面反对资产阶级的著作家,自然是用小资产阶级和小农的尺度去批判资产阶级制度的,是从小资产阶级的立场出发替工人说话的。这样就形成了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按其实际内容来说,或者是企图恢复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从而恢复旧的所有制关系和旧的社会,或者是企图重新把现代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硬塞到已被它们突破而且必然被突破的旧的所有制关系的框子里去。它在这两种场合都是反动的,同时又是空想的。"

    1847 的《德国的制宪问题》说:"农民和小资产者一样,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阶级……在历史上他们完全不能从事任何首创活动。甚至他们从农奴制的铁链下解放出来也只是在资产阶级的保护之下实现的。" 

    1872年在《论土地国有化》中,马克思指出,由于法国农民的目的是恢复小农经济所有制,他们是由于这个而对资本主义经济不满;而工人阶级的目的是实现生产资料由社会占有,所以工人与农民的根本目的不是一致的。除了那块小天地,他对社会运动一无所知;他一直痴情地迷恋着他那一小块土地,迷恋着他的纯粹名义上的占有权。于是法国农民就陷入同产业工人阶级相对立的极可悲的境地。法国农民是"同产业工人阶级相对立的"。马克思在《巴枯宁〈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摘要》(1874年)中摘录巴枯宁的话说:"贫贱农民是不被马克思主义者赏识的,而且是文化程度最低的。他们大概要受城市工厂无产阶级统治。"       

    中国现在提倡农民进城务工和都市化,消除城乡二元结构,从地球抹去村庄,这才有利于消灭封建残余——革命对象大转移。中国这个资本主义欠发达的封建主义沃土始终未能孕育出资本主义,没有足够成熟的资本资源资历资质和资产。当然,今天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在吾国已登大雅之堂,但昔日则似乎全国人民都与资本主义有脱不掉的干系,全党共诛全民共讨。"万恶的资本主义",我们天天这样说,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真真正正的资本主义。连小学生也要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干部队伍也不纯净,被说成"拉出去打进来",若不闻不问,那就不要多久,马列党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毛泽东,干部参加劳动批语)。不知不觉间,资产阶級反动派这个人民内部便被目为敌我矛盾了。

    有一些和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被如临大敌般提防。农民,这个自觉的封建主义同盟和后备军,被提升到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高度。这当然是对他们的美化——他们从来没有达到这个高度。他们被说成天然地会带来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农民迁徙难,农村户口,城乡二元,提防农民胜过抵御一切。1962年,毛泽东提出社会主义社会"还会不断生长资本主义分子"。他引用列宁话说,在一个长时期内,"小资产阶级主要是农民阶级中间还会不断生长资本主义分子"。(转引自《毛泽东传》下卷,(美)罗斯.特里尔 (Ross Terrill),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251页)。真要是这样,谢天谢地,岂不甚好。可他们却说,资本则从头到脚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散发着臭气。这是一派胡说。

    毛泽东说:"发展农业可以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资本主义道路:让农民的命运掌握在地主、富农和投机商人的手里,极少数人发财而大多数人贫困和不断破产。一条是社会主义道路。今后的任务是要尽力巩固合作化制度,同时继续反对农村中的资本主义自发势力。"(《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0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560页。)农民具有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这是大可商榷的。我倒觉得,农民有自发的封建主义。应该割他们的封建主义尾巴。打倒皇帝做皇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割资本主义尾巴,割到和资本主义八竿子打不着的缺衣少食、没有资本、孤立封闭、文盲迷信、没有资产的农民头上。咄咄怪事。

    "富裕农民中的资本主义倾向是严重的。只要我们在合作化运动中,乃至以后一个很长的时期内,稍微放松了对于农民的政治工作,资本主义倾向就会泛滥起来。"(毛泽东,《必须对资本主义倾向作坚决的斗争》一文按语(一九五五年),《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上册,第353页。)在当时看来,资本主义是万恶的总汇和替罪羊。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归罪于资本主义。"在最近几年中间,农村中的资本主义自发势力一天一天地在发展,新富农已经到处出现,许多富裕中农力求把自己变为富农。""向资本主义方向发展的那些富裕中农也将对我们不满,因为我们如果不想走资本主义的道路的话,就永远不能满足这些农民的要求。"(毛泽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九五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人民出版社,第31—32页。)

    可是,就其本性而言,农民是天然地反对资本主义,厌恶资产阶级。他们习惯于农桑耕织,习惯附着于土地,不会离乡背井。他们也轻视手工业商业迁徙不定。他们勤劳简朴,早出晚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尚奢华,难以被资产阶级思想污染。消灭城乡差别的方法是城镇化,而不是回归乡村化,同理,消灭阶级差别(而不是消灭某一阶级本身)的办法是无产阶级上升为富裕阶级,而不是贫穷与穷过渡。(《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35页。)

    说农民自发走资本主义道路,是乱点鸳鸯谱。人的本能求稳怕乱。农人(包括地富反坏右)最保守。其实资本主义同商品交换、自由竞争、平等协商、货币贸易、互通有无相关。农民天然自产自销、自给自足、家族世袭、族亲家法、老婆娃娃热炕头。他骨子基因娘胎哪来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普世观念?农民天然受制于环境、安土重迁、故土难离、守财守财、勤俭持家,天然喜欢终老林下、足不出户、自力更生、不求外援。 

    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我没见过,但资本主义决然不是衣衫褴褛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可我自己不仅仅曾经是资产阶级世界观没有得到改造的知识分子,而且还走过"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天方夜谭。在农村,穷苦的农人要被割所谓"资本主义"尾巴(农民们居然和资本主义打了个照面攀上了亲戚)的洗礼,简称一斗二批三政。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农民小资产阶级也经受冲击,不得安宁。狠斗私字一闪念,一个人同自己斗,让自己的灵魂受煎熬。晒黑皮肤炼红心,扎根农村干革命。知青与山火搏斗殒命献身,在所不惜。第一批老红兵被送上祭坛,斗私批修,私人财产得不到保护,私心、自私,也是心魔。

    中国现在逐步过渡到城镇化。农村人口进入都市。三大差别之消失,消灭的是农村,而不是毛先生把城市人口驱赶到农村。同样,工农差别之消失,不是"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不是让大家上山下乡。吃闲饭——现在是普遍享受的幸福。靠农民暴动起家的毛先生当政,农民反而跌入九层地狱。梁漱溟替农民说话,遭遇狗血淋头。但是现在消灭农村,要从地图上抹掉农村,农民改为城市户口,和城里人一样享有劳保福利就业上学权利跑步打拳晨练如仪。同样,消灭脑体差别,一点儿也不是大家都去扛锄头扶犁耕田打场收谷,不是办五七干校让干部下乡体力劳动,不是让知识分子挑大粪,而是让更多的人读书写作学知识经商开公司。无产阶级和资产接的的对立之消失,要消灭的是无产阶级穷人和文盲,让他们成为有钱阶级,而不是消灭富人和有知识的人,不是消灭有产者。当然这一切不是高下易位,把资产者打入十八层地狱,让敌人做阶下囚。这号称进步,实为大倒退。城乡、工农、脑体、劳资之对立,应该是就上不就下。

    如今中国实行城镇化,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划分,但不是把城里人迁移到乡下。波尔布特的办法是斩杀城市人口,实行灭绝政策,同化城市和乡村。这办法很奏效。如今北韩城乡差别消失,大家均贫富,等贵贱。这里成功地消灭了大胖子。消灭肥胖病,欧美应该来此取经。

    然而本文无意抬高作为市民阶层的城市产业大军即工人的地位,他们和企业家、商人、财团、工厂主相比,文化层次、教养、工作能力、社会责任,都低一个层次。工人和工厂主的关系,企业家资本家是生产的领导者和社会生产的组织者。工人同样不是社会新生产方式的代表。依靠他们领导一切,是社会的灾难。我无意赞同马克思,无意成提升工人阶级到领导地位上。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和工人阶级领导一切,都是社会的倒退。社会主义,财产共有,大锅饭,大集体,大呼隆,带来社会的毁灭。

    2015,9,1  作者供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