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2日星期六

余英时:怀念赵复三

赵复三
刚刚过世不久的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物就是今年7月15日在耶鲁大学附近的纽黑文逝世的赵复三先生,他是当时在共产党政权下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他最早是爱国基督教领袖,跟其他的佛教领袖和其他的天主教的领袖是齐名的。此外,他的英文很好,他的学问也不错,所以他又转入学术界,最后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到副院长,在这以前他也是秘书长。
我认识赵复三先生是在1979年。那一年我们知道中共第一次派社会科学院的重要的学术领袖到美国来访问,其中有社会学家费孝通、文学批评家钱钟书、还有历史学家研究民国史的李欣,还有其他几位。这是一个重要的代表团, 第一次访问美国,在美国各大学重要的地方都停留了十天八天,引起了很大的重视,领导这个代表团的就是赵复三先生。
这个代表团是由我负责招待的,我在招待中才知道赵复三先生。我是第一次认识他,原来是党的领导,我何以知道呢?因为在耶鲁大学校长召集的一次大会上要开始致辞,这个致辞人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可是这个时候赵复三先生说希望钱钟书先生出来说话,钱钟书一再谦让,说应该是你说话不该我说。 由此可见,代表党的领导人在这个集团中间赵复三先生在暗中是领袖。但是,他很尊重钱钟书的学问,尤其是他的英文特别好,在这个场合之下,他就推让给钱钟书先生了。从这件事情和他们两人的谈话之间和后来跟他们的交往跟对话我知道他是整个代表团实际的领袖,虽然表面上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名义,换句话说不管到什么地方该做什么事都是由他决定的,所以他的重要性可以不言而喻。
1989年的六四使他整个改变了,他那时候已经64岁的人了。 那时候他是代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会议,他以中国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在罗马开会的时候当众谴责中国政府开枪杀学生,这一举动当时震惊了整个欧洲。当然他自己从此就不能兼容于共产党 ,他就一个人留在欧洲到处流亡。所以他说那个事件是他重新做人的一个开端,早年我们知道他的背景其实是一个共产党所谓受过资本主义教育,就是现代文明教育的一种知识人,而这种知识人多半是尊重一些普世价值,比如说人权、自由、平等、民主,这都是他非常尊重的东西。
共产党领导人一度要他回中国,他坚决地拒绝。他的答复是非常有意思的,他说'绝不再整人,也不要别人整' 。同时,最重要的是他要重新做人,他要真真实实地做一个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的 一种知识人。这样的一种知识人的风格可以说是从中西文化两个最精华的部分结合起来的。他在流亡的时候,在欧洲一两年然后又到美国来。虽然流亡,他从来不放弃工作,所以他在流亡期间不但写了很多的文章, 而且到处做演讲,也到过台湾也到过欧洲各地还到过加拿大,到处做演讲。 演讲的时候别人问他跑出来以后后悔不后悔?他说他绝不后悔,他觉得他真正地像一个人了。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话'爱国不只是眷恋桂林的山水,或者德州的烧鸡,而根本上是爱中国的广大的人民,爱中国文化的精髓',就是道德价值,比如仁义礼智慧信这些道德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从小就受这种教育在心里,直到89岁过世。在这个二十多年中他受尽了一切苦难,但是他完全不在乎,完全心安理得。现在又有他的新文集在台湾出版,很重要。大家可以从这里面看出他的为人。我觉得象他这样的人在中国是非常少有的, 赵复三先生是我们的一个特别的榜样。我希望中国年青的知识人还有更多的人能够向他学习。

(RFA 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