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7日星期一

杨鲁军时事琐记:9.3阅兵与民主门、真相门、道歉门

图: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孙子大卫罗斯福(右)、杜鲁门长孙克里夫顿杜鲁门丹尼尔(左)及艾森豪孙女玛莉艾森豪(左3)等7人九月一日到台湾中华民国外交部,出席"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70周年"纪念活动。

北京阅兵尘埃落定,由阅兵引发的汹涌反思潮却方兴未艾。反思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深刻自省和觉醒,意味着人民所主导的希望和未来……我的反思是时不我待、中国必须穿越三扇门一一
首先是民主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怎能忘记法西斯的思想和制度根源恰是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华丽包装下的反人权、反民主的专制与独裁,可以说,民主与法西斯不共戴天……按理,9.3阅兵缺谁都不应缺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一一可偏偏民主国家集体缺席,我以为主因在于中国迄今未能穿越民主门,中国还不是一个地道的民主国家……

其次是真相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年,抗战真相却云罩雾锁,北京与台北发表了南辕北辙的抗战纪念文告,平九讲话,两种版本,说法迥异,谁是真相?抗战的统帅、主体或中流砥柱,究竟是镰刀斧头还是青天白日?……八九以降我一直认为我党患上了"历史恐惧症"或"真相封闭症",不敢拷问历史不敢追究真相,非但如此,还竭力制造"全民失忆"与"真相沉没"……此次阅兵,本意或许是一场盛大的效忠仪典或"忠诚检"、"态度测",然客观上却收获了一个意外副产品一一引发了国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对历史真相的狂热而执着的探究,并由此产生不可阻遏的多米诺骨效应……例如,谁能告诉我,当真相一一难以计数的国军抗战将士49年后在大陆的悲惨遭遇一一大白于天下时,多少国人为之洒下热泪心如刀割……严格意义上说,一切历史都是人民的心灵史,所有真相皆为良知的助产婆,中国,是勇毅穿越真相门的时候了……

再次是道歉门。因为"道歉不及格",安倍无缘9.3大阅兵。我在想,相比最应该向中国道歉却从不曾道歉的俄罗斯,日本事实上已经向中国道歉了好多次了一一道歉没有"有效期"、"保质期",按理一次道歉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日本无休止的向中国道歉呢?日本一位资深政治家曾告诉我,日本有两个受不了,一是只要日本领导人一换,中国必要求新领导人重新道歉或再道歉一遍;二是只要中国领导人一换,亦必要求日方再行道歉,而且道歉的规格和尺度一定要高于上一次,否则就是不给面、就是让中国领导人掉份……有人说天朝患上了"道歉强迫症",我说这似乎是单向性的,因为我从不记得伟光正的我党有过道歉记录,反右一一道歉了吗?文革一一道歉了吗?柳丝就更甭提了……往近里说,人祸沉船、人祸火灾、人祸踩踏、人祸津爆、人祸腐败、人祸股灾……试问哪一样哪一次有过执政党及其领导人向人民道歉?一如古代帝王的"罪己诏"?所以,天朝的"道歉病",我看一是单向性的(自己从不道歉),二是选择性的(例如对日不对俄),三是具有强烈的重复性、无休止性特征,安倍最近谈到不应该让战后出生的、与侵华无涉的日本人民尤其是年轻一代再背上道歉的包袱,我以为是合情合理合人性的,要求别人反复道歉、无休止道歉,如同要求别人反复感谢、无休止感谢一样,本身就是一种病态人格和不正当诉求,即便是70年前的胜利者,我以为今日中国没有权力要求日本人永远向华叩首道歉…我并不喜欢安倍其人,但我坚持认为安倍在对华道歉问题上没错,是的,没错!……该反思的是天朝,道歉本身是个好东西,是现代文明的一种内生性规定,只是,日本早就道过歉了,该翻篇了,应该终止对日无休止的道歉索求了,不然,中日关系就永远走不出黑暗隧道⋯中国的当务之急,应是尽快在国内政治运作中建立道歉机制一一这是所有民主政体的题中应有之义……

好了,民主门、真相门、道歉门,从佛法上说,门门皆是不二法门,只有穿越这三重门,中国才有希望凤凰涅槃!

(杨鲁军写于2015年9月5日深夜,上海)

——转自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