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13日星期日

守鱼:911給了中國政府14年的偉哥

14年前的那個晚上,很難忘記。凌亂的男生宿舍裏,一群人蛋疼的打發時光,僅有的幾台老式電腦在互聯網上緩慢的爬行,然後,坐在電腦前的胖子突然就跳了起來,紐約本土被恐怖分子駕駛飛機攻擊了。
一群用著撥號連接的網友拖垮了當時可憐巴巴的幾個門戶網站,十幾分鐘都是一片白。世貿大樓被攻擊,世貿大樓倒塌,五角大樓被攻擊,然後還有一群腦殘瘋狂的叫好,怎麼才死了那麼點人,這是相當主流的輿論。
911之後,當時還很弱勢的中國個人主義、人道主義和自由主義觀點遭到了全面的圍攻,和1998年的南聯盟事件並沒有太大區別,敵我鬥爭的快感壓過了對人類的關懷。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敵人遭受到損失就是我的勝利,閉塞壓抑的弱國國民還堅定不移的和政府站在一起。911拉開了中國網絡論戰的一個新篇章。
在14年以後,當恐怖主義再次襲擊歐美國家的時候,更多的正常人類思維回到了人間,草民不再強勢的將自己與政府的戰車捆綁在一起。當國際社會和獨裁政府開戰的時候,越來越少會有不假思索的敵對情緒滋生出來。
如果將功勞歸功於啟蒙的努力,或許過於偏頗了,我倒更傾向於認識這是民間自我意識的主動覺醒,因為中國的矛盾正在變得更糟糕。
911事件的發生,給了剛剛加入WTO後的中國政府一次融入國際社會的契機。基於反恐的話語需求,美國政府積極地向中國政府拋出了橄欖枝。在反恐話語的主導下,國內的激進民族抗爭成為國際社會主流打壓的對像。而基於反恐戰略的需求,中國政府又得到了一次全面發展經濟的契機。雖然中國還是那個全面的打壓反對陣營的政權,民主鬥士從來沒有面對過更寬鬆的政治環境,而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施壓反而減輕了。
一個強大的又逐漸融入國際社會的中國政府,並沒有改變其本質。在國際社會的天平上,中國開始反噬國際規則。
911發生5年以後,在2006年的時候,中國艾滋病領域通過抗爭,取得了要求全球基金重新改選中國區民間組別代表的權利。然而,聯合國艾滋規劃署的中國辦公室,對如此重要的民主議題只有口頭上的支持。當最高領導出席活動的時候,他甚至於已經習慣了在講話以後稍等片刻,迎接台下雷鳴般的掌聲。
國際社會大規模的進入中國社會,尤其是開始從偏遠的雲南轉移向北京和其他主要大城市,在911之後進入一輪高潮。在一個全世界最封閉的大國裏開展項目,改變一個制度落後的國家,幫助最大面積的弱勢,是非常值得誇耀的事情。但可悲的是,當進入到這一片土地以後,國際社會還不足以改變中國社會,中國政府則壓根沒準備去改變,最終反而是國際民間社會受困於中國,在曲折的環境下生存。911前後還有多個民主選舉項目落地開花,如今都已成了昨日黃花。
民間社會不過是一個脆弱的前兆。WTO加911之後的中國,經濟體量的劇增,不僅對國際社會的援助項目和民間往來可以不屑一顧,就是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民主國家越來越吃緊的經濟形勢,政治家們對投資的渴望已經超過了關注民主與人權的姿態。幾乎眾所周知的事實是,但凡國際上有什麼大事,中國擺平後不久,一定能看到某些巨額的項目馬上簽單。
911之後,全球極端勢力遭遇了空前的圍剿,中國政府倒是空前的揚眉吐氣。吃完14年的911紅利,2015年的中國大陸閱兵,卻冷不丁的吃了國際社會一鼻子灰。
14年的浮華,不過虛幻,14年過後,民間已經不是14年前還閉塞愚昧的民間,國際社會依然是那個勢利冷酷的國際社會,而缺乏了反恐話語支持和經濟紅利買單的權力,將面對偉哥失效以後的那個真實世界,一個值得民間社會期待的世界。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