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东步亮:中共官員的「不安全感」

最近一位大學同學來訪。他已是某省副廳級幹部,率一個代表團來這裏,每到一處,前呼後擁,吃香喝辣,恭維之聲不絕於耳。他以「考察」的名義,行欽差大臣之實,在接待官員和下屬面前,派頭十足,官話連篇,春風得意。可是,私下裏,他卻對這一切感到厭倦,說自己有很強烈的不安全感。「我的二女兒剛出生才一個月,還是在家抱孩子好,官位都是外在的東西,哪有家庭幸福重要。」

這位同學的經歷我比較了解。他出生農村,本沒有什麼深厚背景,完全靠自己一步一步,給領導鞍前馬後服務,在機關裏忍辱負重打拼,才慢慢爬上來。若按論資排輩,這個副廳級位置本來也輪不上他。恰這時,在反腐大潮中,他們機關的兩名副廳級被抓,一名副廳級跳樓身亡,領導班子一下子空出來好幾個位置。可即便這樣,按照中共官場以往的潛規則,如果沒有省委常委級別的官員作後台,他想上副廳級,也是上不去的。好在這次對「作風」抓得嚴,「後台」們不敢亂來,作為後備幹部的他,才有了機會,跨上副廳這個高門檻。
不過,雖然在副廳級崗位已經幹了一年多,他還是惴惴不安。因為他太年輕,比他資格老、背景深、關係多的人,都虎視耽耽地盯著他,等著看他的笑話、抓他的把柄。這次和他一起出來「考察」的一個處長,過去就是他升副廳時的一個對手,現在卻是他的手下。對方雖然現在表現得處處很服從、很尊重他,但他也不得不小心冀冀,心中滿懷畏懼。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當然還是紀委那雙不知何時會伸過來的手。這是所有中共官員目前最大的不安全感的來源。我不便問他在這個問題上是否完全過得硬,但我想,即便他清廉如海瑞,即便他深知農村出身的孩子成長為高級官員的不易,他身在官場這麼多年,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在中共官場這個腐敗的大醬缸裏,如果沒有與其他官員的同流合污,他能走到今天嗎?他肯定會被當作異類,早早被拋棄。所以,如果紀委真要找他的問題,多多少少肯定也能找出一些來。只是看有沒有人願意去找。我想這可能也是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的原因之一。
他還說,這個副廳級的官現在其實也享受不到什麼好處了。配的專車剛享受了一年,馬上就要取消,機關要搞車改了。公務員的醫療和養老待遇也不再享有特權,改為和其他人員的社會保險一樣並軌。「我們現在其實是弱勢群體。除了當官,別的又不會幹,年紀一大,離開了這個體制就活不下去。怎麼辦呢,只能繼續當下去。沒准哪天這些就都沒了。」
這大概是目前不少中共官員的心態。他們得過且過,走一步看一步。在強大反腐壓力下,他們既不敢去貪腐,也盡量不去做事、不得罪人。「不作為」成了官員們的常態。有文章描述說,「不作為近月像山火一樣在國營企業和地方政府中蔓延,而且中央不少部委也出現了同樣的怠政傾向」。以至於李克強和他主導的國務院近期不得不花大量時間和精力去主抓官員的「不作為」,督促官員們做事。
這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解決這些問題,恐怕還是得從中共現行體制這個根本症結上著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