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梁京:穷国的危机将主导全球变革

网络漫画
上周有可能成为全球经济史的一个重要节点。这一周以中国股市的黑色星期一开始,以美国股市自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黑色星期五结束,对理解未来世界的格局演变含有相当重要的隐喻。一个人均GDP排名远落后于多数国家的穷国,它的股市暴跌竟然会刺激美国股市的重大调整,这种情景在不久前都是令人难以想像的。

不少国外分析家自觉不自觉地想贬低中国因素对美国股市这次重大调整的作用,指出美国股市早该调整了,因为这一轮牛市已长达四年,而常规调整周期应是一年。问题恰恰在于,美国这一轮长牛市,背后也有中国因素。这个因素就是自08年美国引爆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对支撑全球经济起了巨大作用。而上周一中国政府救市遭遇的惨败,终于让国际资本得出结论,看似无所不能的中国政府也会有力竭之时。

中国经济会不会出大问题?如果出大问题,对世界意味著什么?正是这两个问号后面巨大的不确定性,成为刺激美国此次股市大调整最重要的因素。

近两年美国经济复苏势头不错,让不看好中国经济的人认为美国经济一旦企稳,就有能力独善其身,不怕中国经济崩盘。从这次美国股市对中国股市的反应来看,这样的判断值得检讨。事实上,美元也对人民币贬值也做出了相当强烈的反应:迅速贬值。美国经济,尤其是美国的货币政策为什么变的对中国经济如此敏感?除了中国经济相对美国经济的规模已经很大、相互依赖程度很高这两个基本因素,我以为美国内部变革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变革不足增加了美国经济复苏的脆弱性。

美国经济复苏的脆弱性主要来自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复苏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政府硬撑增长支撑了全球的需求水平,另一方面则得益于货币政策的智慧和"技术",但美国的社会政策变革并未取得重大突破。

正如大家都看到的,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社会政策变革非常困难,无论在富人阶层还是在穷人阶层,都有很大的政治阻力,以致形成变革的僵局。富裕国家的中产阶级虽然对此十分不满,但看来无力打破这个僵局。

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社会政策变革也严重滞后,也遭遇既得利益的有效阻击,但因为人口总规模和贫困人口的规模巨大,分配不公、贫富对立带来的社会危机,不仅为穷国的内部变革提供了巨大动力,也为富国的变革提供了巨大动力,这一点正在变的日益明显。

穷国危机推动全球变革的最大来源是移民和难民危机。这不仅在穷国内部如此,国际上也是这样。穷国规模空前的农民正在成为城市居民,却得不到平等的社会权利,这个问题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是一个高度爆炸性的问题。由此衍生出对富国的大量非法移民。这个挑战,已经成为美国此次大选最大的热点问题,更不用说成为欧共体最大的政治麻烦。

中国的经济崛起,则增加了穷国危机对富国秩序乃至世界秩序的另外一种冲击方式,就是对资产价格稳定和汇率稳定的直接冲击力。这当然是来自这样的事实:中国虽然人均收入低,但经济总规模和富人阶层的总规模巨大。最近中国股灾以及人民币贬值对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就反映了这个新现实。

总之,与20世纪对比,21世纪发生的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就是穷国的内部危机,而不是富国内部的危机,成为主导全球变革的主要动力。中国在这个转变中显然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 20世纪富国的内部危机推动的全球变革虽然带来了巨大进步,但代价也很大。 21世纪由穷国内部危机推动的全球变革代价如何,很大程度要看中国将如何选择。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