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15日星期六

丁一夫:西藏问题僵局和中央统战小组

图:2011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到访西藏


有了中央统战部,再要成立一个统战领导小组,这说明体制内有人在抵制总书记的统战思路,总书记不得不把统战工作的掌舵拿到自己手上。这说明习要亲自干预治藏政策,并且将用他特有的风格来扫除障碍,推行他自己的统战工作。

七月三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由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議程分兩個部分,前一部分分析經濟,無疑和眼下的股市風波及經濟下滑有關,後一部分專門討論西藏,這說明了西藏的特殊性,再次證明西藏問題不是「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之類虛張聲勢的大詞那麼簡單,照毛澤東的說法,西藏問題是非常複雜的。討論的結果是宣佈成立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雖然官方報道再也沒有泄露丁點其他機密,也足夠給人以思考的空間了。

  臣在藏,君命有所不受

  西藏和內地路途遙遠,交通不便,歷史上,朝廷採取的是讓西藏自治的帝國政策,歷世達賴喇嘛就是西藏的國王,中土朝廷只要求西藏保持對朝廷的藩屬國或朝貢國的名分。為了維持這一名分,清朝開始對西藏派出駐藏大臣,藏人稱之為「安班」。

  清朝的駐藏大臣名義上代表中土皇帝,實際上不可能對西藏實施行政管理。因此,「安班」只是個象徵性多於實質性的官職,他想有所作為也不可能。所以,儘管「安班」都是皇上信任的滿人皇族子弟,卻把派駐西藏當成苦差,熬過一兩年就輪換回京了。但朝廷對西藏局勢的瞭解與掌控,又不得不依靠「安班」,最信任的還是「安班」。事實上,朝廷離開了駐藏大臣,沒有更可靠更信得過的人來瞭解西藏的情況。而「安班」在西藏則天高皇帝遠,說什麼中央都不得不信,他瀆職腐敗中央也很難治他。於是,「安班」素質不佳行為不端本身就成為難治之症。清末的西藏危機,至少有一半的因素是當時的「安班」造成的。

  中共入藏以後,情況有了本質的不同。雙方簽訂的協議上,只有解放軍入藏保衛國防,中央只是向西藏派出一個「駐藏代表」,由他代表中央政府,這是新時代的「安班」,實際上卻悄悄地隨軍派進了不公開的「西藏工委」,準備全面接管西藏政權。「西藏工委」由來自西南局和西北局的幹部組成,幾乎全是軍官,形成了在西藏的兩派漢族幹部。西南派和西北派有宗派矛盾,經常互相攻擊,演變成路線鬥爭。中共黨內鬥爭的規律是,內部派別鬥爭會促使雙方趨向極左,比誰對敵鬥爭更堅決。在中共的體制內,左比右更上得台面、更保險。源於入藏初期的這兩派矛盾,一直延續到現在。半個多世紀來,中共治藏幹部頑固難治的極左性格就源於此。

  另一方面,毛澤東在入藏初就警告治藏幹部,西藏問題非常複雜,非常特殊,要求他們嚴格執行中央的指示,特別是對待西藏上層的統一戰線政策。所以,中共中央統戰部對治藏事務一直是有相當發言權的。班禪大師向中央建言「七萬言書」,文革後復出,整個時期一直通過統戰部和最高層溝通,而不是通過西藏的黨政部門。半個多世紀裡,中共治藏政策有過非常複雜的演變,一般而言,西藏黨委和軍區偏左,強硬派佔上風,相比之下中央統戰部略為溫和。

  對於中央政府來說,一方面治藏離不開派駐西藏的幹部,尤其是從一開始入藏的十八軍和西藏工委延續下來的「老西藏」,他們說什麼就只能聽什麼;另一方面,中央並不完全信任這些「封疆大吏」。第一個駐藏代表張經武後來曾任國家主席辦公室主任,又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卻在文革中死得非常慘,而且至今原因不明。後來的歷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多半遭到中央批評,或在「出事」後黯然調離西藏。從任榮、陰法唐、伍精華、胡錦濤、陳奎元到張慶黎,可以說一個比一個左。仕途順利的只有胡錦濤,一九八九年他在任職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期間,親自上街鎮壓拉薩藏人,因此被鄧小平欽定為江澤民的接班人。

  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中,駐藏幹部頗有點「臣在藏,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殊性。

  習總書記要親自抓西藏

  進入新世紀後,西藏的局勢一年比一年緊張,中共在西藏的統治所造成的人權問題,成為國際舞台上一個始終浮在水面的議題,給中國政府造成了很多難堪時刻。治藏政策之極端無理,甚至讓很多早年「援藏」的老幹部都想不通。比較而言,全民信奉佛教的藏民族是很溫和的人民,藏人普遍的要求是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要求保存自己的語言文字和佛教文化。在受到無理壓制的時候,他們沒有去傷害駐藏漢族幹部,沒有走向暴力,而是自焚抗議,近年來竟有一百四十多藏人自焚,成為人類史上罕見的慘劇。他們要的僅僅是藏區的政策有所改變,能夠讓藏人有一定的自治權。為什麼中國政府對這樣卑微的要求也強硬拒絕呢?

  很多觀察人士認為,這是因為中國的治藏政策被治藏利益集團劫持了,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駐藏幹部和維穩部門。這些人是真正「吃藏獨飯」的,他們出於個人和集團私利,需要藏區局勢緊張,經常故意激起藏人對中國政府的怨憤,挑起中央對藏人的懷疑和敵視。他們把任何不安情緒都打成「藏獨」,在沒有「藏獨」的時候就製造不安,再套上「藏獨」的標簽,誇大國家主權受到威脅的「敵情」,以此向中央要錢要人要資源要特殊性。就是這些人,最反對中央對藏區採溫和政策,最反對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對話。其實他們很明白,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方針於國於民最有利,達賴喇嘛一回來,藏區就太平了。但是,藏區太平,他們的金飯碗也就成問題了。

  西藏問題已經被這些人逼到死路上,而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弄到這個地步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這是一種失去理性的瘋狂。治藏政策已經到了極端糟糕的地步,必須變。除了那些「吃藏獨飯」的人以外,我相信任何有理智的人都能看到這一點。

  習近平現在面臨的棘手問題很多,西藏問題只是其中之一。相比經濟、周邊外交等等,西藏問題其實是比較單純比較孤立的問題,調整治藏政策,改善西藏問題,總有一天要排到習近平的日程上。但是,任何改變都會第一時間遭到「吃藏獨飯」的集團強力反對。通過中央統戰部來干預治藏政策,原是中央傳統的做法。顯然,這一做法現在不靈了,下面有人不幹,於是中央政治局在討論西藏工作的會議上,決定成立一個統一戰線領導小組。原先已有中央統戰部,再要成立一個統戰領導小組,這說明體制內有人在抵制總書記的統戰思路,總書記不得不把統戰工作的掌舵拿回自己手上。我認為,這個小組的成立,說明習總書記要親自干預治藏政策,並且將用他特有的風格來掃除障礙,推行他自己的統戰工作。至於習氏統戰方法和走向,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