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15日星期六

中国的轮回:从两个十六岁孩子的遭遇看中国(张伦)

包蒙蒙
插队时期的习近平



从十六岁习近平的遭遇,到十六岁的包蒙蒙,四十多年过去,一个中国的轮回!一个中国的悲剧!权力依然没有得到足够的制约,公民的权利尚未没得到很好的保证。为将来更多的十六岁的少年能自由地梦想,求学,享有他们该有的幸福,这种中国式的轮回是该到了被截断的时候了。

自习近平任中共总书记,关于他的一些往事渐渐被人所知晓。特别是因受父亲牵连,少小受到迫害,青年下乡,如何砥砺意志受乡亲欢迎等故事,不断地被一而再,再而三地传播,几乎是到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地步。
  习近平:十六岁时的遭遇
9岁,父亲被贬,从此与其聚少离多,受到的社会冷落可以想见。15岁被作为黑帮子弟揪出,康生的老婆曾威胁说其够"枪毙一百次了"。文革初期多次被审查关押,进少教管理班,导致身体虚弱不堪,遍体虱子,后到关中富平老家大姑处调养,靠大姑一碗碗鲜奶喂养调整过来。16岁被下放到延安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初期不适应,逃回北京,又被关"学习班"半年,后听从姨父魏震五的建议重回陕北农村,成一模范知青。在申请多次不果后,最终被接受成为党员并当选大队党支部书记。上大学,用习近平自己的话讲,"像我这样家庭背景的人在当时是不可能被录取的",但在一些好心人帮助下,习近平最后还是成为工农兵学员,去了清华,迈出人生的重要一步。……
四十多年过去,从十六岁到六十岁,当年受迫害的少年一步步在体制中攀升,因缘际会,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新一代强人。在他领导下的中国,一系列反腐肃贪的活动如火如荼,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也紧随其后,前所未有。一批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被以各种名义逮捕,约谈,警告。对舆论控制的严酷也是二十多年所罕见,乃至有人认为"文革已经临近或已经再现"。
 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了另一个十六岁孩子的故事。
包蒙蒙:另一个十六岁孩子的命运
律师王宇和她的丈夫包龙军是著名的维权律师,这些年在维护公民权益上一直走在前列,受到各种打压而不气馁,也因此成为官方最近这次打压律师运动的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而他们的儿子,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也因此成为被株连迫害的对象。据"维权网"报道,7月9日,当王宇律师送丈夫和儿子去机场时,她大概没有想到是怎样的命运在等待着她自己和丈夫,儿子。——当丈夫包龙军和儿子蒙蒙正准备登机经吉隆坡前往澳大利亚送蒙蒙去澳洲上学时,警方突然出现,将他们倒背双手强行分割绑架。蒙蒙被警方带至一旅馆,二十多个小时未进食,想与家人联系被禁止,要上厕所竟被被警察们连推带打摔倒在床上……四十多个小时后才被姑姑接回。一个律师未成年的儿子,却无法被父亲依法保护。一家三口从此分别!
  自那以后数天内,包蒙蒙三次被警方传唤,警方警告其不能询问其父母的下落,不能给他们请律师,不能接律师的电话和给他们打电话,发信息,为切断他与外界的联系,要求他更换电话号码。并明确说,家的钥匙不会给他,护照不还,永远别想再出国上学了。……在被恐惧笼罩外,我们也能想象到这样一个少年一夜间父母入狱,留学梦想破灭所能感受到的那种残酷和痛苦。

  据知情者介绍,蒙蒙是个好学生,对父母从事维权事业一直表示理解和支持,母亲生日,他给母亲切蛋糕,说的第一句话是"感谢妈妈为中国人权事业所做的努力"。尽管他自己也早已为此付出很多代价:警察时常上门骚扰,有的时候父母在外办理维权官司,家中无人,受警察的威胁恐吓。

  从习近平到包蒙蒙的悲剧轮回
因政治原因株连迫害老弱妇孺,违背基本的人道原则,这是毛治下的文革时的普遍现象,人们曾乐观地以为随中国的改革开放,法治建设,现代化的进展,这类现象会慢慢在中国绝迹。不想,人们惊愕地发现,在当年受这种株连迫害过的习主席领导下这类现象竟再现。不仅如此,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号称是中国的盛世、崛起的时代,甚至在中国有拿儿子的命运要挟父母低头认罪,这种即使是王朝时代也不算光彩的事发生。高瑜女士为儿子认罪便是一例。——也许哪一天,我们会忽然听到包蒙蒙得到批准再次去澳学习的消息。那原因或许就是,他已经完成他的使命:在监禁中的母亲出于母爱已经为他本应具有权利低头认罪。即使真发生这一幕,难道还会让我们感到惊讶?
当年,习近平在各级良心未泯的人们的帮助下,终于离开乡村,去了北京清华读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今天包蒙蒙除了上面我们谈及的那幕出现的可能外,又能怎样做才能摆脱自己的命运,离开中国,到国外去实现一个年轻人留学的梦想呢?他不会有习近平所有的那些来自父辈的各种潜在的资源:因为尽管习仲勋已被打倒很久,只要那政权没有将所有参与建政的一代彻底清除,那种资源就是一定或隐或显存在的,构成对他的支持,直到有一天送他登上权力的最高峰。习近平也许正是在那种境况里,从另一种角度强化了他对党的忠诚,形成了他对权力的认识。
而包蒙蒙所能具有的资源,就只能是人们的同情,来自国际社会的关注和维权律师们守望相助的支持。而在这个时代,尽管我们无法确认这个遇劫的年轻人所就此会形成的看法,但我们可以相信,那绝不是与父母划清界线,递交入党入团的申请,而最可能的恰恰是与体制彻底的决裂,对父母捍卫人权事业更深的认同。
从十六岁习近平的遭遇,到十六岁的包蒙蒙,四十多年过去,一个中国的轮回!一个中国的悲剧!虽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有了很多进步,但我们却也不能不痛苦地承认,在一些关键的问题上,在一些攸关民族的文明建设,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和文化建设上,并没有有本质的改善。权力依然没有得到足够的制约,公民的权利尚未没得到很好的保证。而这不仅会造成王宇、包龙军律师,他们十六岁的儿子包蒙蒙的不幸的境遇,也是这个国家许许多多不公正的渊源。
 为将来更多的十六岁的少年能自由地梦想,求学,享有他们该有的幸福,这种中国式的轮回是该到了被截断的时候了。

——原载《动向》2015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