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吴戈:中國的孤獨藏得住嗎


中國是極少孤獨的國家,古時就有萬邦來朝,毛時代更有「我們的朋友遍天下」。如果說這還只是靠第三世界國家湊成數量優勢,1972年的中美建交又和西方發達國家一舉搭上了線。如果說這樣的代價是與最親密的老大哥吵了30年,89後與美國一疏遠,中國又立刻重回俄羅斯懷抱,可謂要風有風,要雨有雨。
最近情況不大一樣。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活動,中國共向51國發出邀請,僅日菲不接受,最終有確認出席的包括30位領導人、19位政府高級代表和6位前政要,數量看似不小。
然而誰都看得出來,二戰時期關鍵的西方盟國缺少代表,參加閱兵的11國方隊更是多數沒親眼見過法西斯,更不用說不倫不類「派代表隊參加閱兵」的阿富汗、柬埔寨、斐濟、老撾、瓦努阿圖、委內瑞拉六國。
而朝鮮不惜以武力騷擾干擾韓國總統參會,隨後又派位次並不靠前的高官來參加,中國還笑臉相迎,在國際上的形像可謂極為尷尬。
即使如此,不惜篡改歷史來強調本黨合法性、強化領導人個人地位,當前中國官方似乎已別無選擇。將參加過內戰的國民黨抗戰老兵稱為「有血債」,居然還能迎來連戰的捧場,也的確給他們安慰。因而這一切在國人和國際社會眼中的公論也就完全可以無視了。
當然,中國畢竟無法脫離全球化而閉關,國內就有公眾意識到:靠閱兵強化統治多為極權所為,特別是其納粹和蘇共源流,而民主國家多有紀念陣亡者、尊崇退伍老兵的巡遊,卻少有勞師動眾的閱兵。對這些置疑,雖然黨操縱的「網絡志願者」也只能以奧巴馬上任時華府各軍兵種小規模地向三軍統帥致敬的儀式辯解,其實在中國最高統帥文革時期奠定的思想體系中,這種與西方的疏遠和差異恐怕根本不在話下。
因而,整個大閱的風格毫無忌憚地向對這次閱兵搗足了亂的朝鮮靠攏——軍樂團出現了出身藝術學院,俏臉、細腰、豐胸的女指揮,美術館掛上了領袖與軍民一家親的巨幅油畫,軍服放肆地增添滿漢全席式的明黃和大紅點綴,本有沙眼的忠誠死士為所謂的國威練出了57分鐘不眨眼的神功……。
就連分明效仿美軍,將閱兵裝備按作戰體系編組的做法,各個模塊的編號卻高傲地蔑視西方,采用漢語拼音而不是英文縮寫表示,弄得全國至今只認出TJ是指突擊,FK是防空,EP是二炮,對HD和XY之類仍不知所雲。
不止如此,中國近年在國際上的措辭也早已特立獨行起來。同國內用「規矩」高於「法律」的異類一樣,中國在國際上言必稱「關切」,卻羞於提「利益」。搞得有些喉舌連日本的戰略利益前也要自覺加上「所謂的」,而俄羅斯在MH17被擊落一事中極力掩蓋和阻撓揭露的罪行卻被中國主動封為「重大關切」。
好在這樣的荒謬又有靠近乎窒息的輿論管控來掩飾。在中國,當前的國際時事評論往往必須這樣才能合法發表:
視而不見中國對國際秩序粗魯的挑戰,對國際法和國際准則冷嘲熱諷,對新秩序的建議卻以中國一己之利為最高準繩;
在美國已開始重新審視中美關係,後悔近幾十年對中國幫助太多而遏制太少的情況下,幼稚地要求美國要對華友好就不應有任何防範;
在中國全面蔑視、敵視和挑戰西方價值觀和現實利益,在軍事上不斷冒險的情況下,終日指責美國缺少增強互信的誠意;
狂妄而誇張地嘲笑美國TPP破產、在東歐失敗、國內經濟政治反恐全面告急等「內憂外患」;
堅信經濟陰雲密布、政治鬥爭白熱化、社會動蕩的中國還有的是本錢要挾美國,兩國不過是安全困境,即將登場的習奧會也能為美國難以為繼的亞太戰略解套;
這麼說話,中國人當然感覺不到國家在世界面前的孤獨,但這不過只是麻醉一批無知者而已。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