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司马平邦:释永信、孔庆东、郭伯雄

郭伯雄、释永信
今天的世人们为什么会对永信禅师如此反感,因为由他和他所代表的那种佛教装饰的中国社会上的那个浮夸、豪阔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高尚阶层早就为世人所反感,而且也必然会走向完蛋。
  少林,少林,在我们这代人心里是何等的位置?
  那是你们难以想像的。
  当年,电影《少林寺》上映时,我还是东北某军垦农场的一个小孩儿,跟着同学们一起三五成群,曾经骑着自行车跟着放映队走遍家乡附近的连队、矿山和农村,他们放一场我们看一场,电影里的许多台词,尤其是李连杰饰演的觉远的台词都能背下来,说到口吐白沫为止。
  后来,我终于去了少林,那应该是2003年了,还诗兴大发写过一首诗:
  青山藏古寺,枯坐起岚烟,黄鸟低飞近,上人已入禅;
  风熏塔影斜,碧照颂经喧,莫敢循声去,犹怀未了缘。
  这是我当年游走在少林达摩洞和少林塔林里的真实感受,据说是来自印度的达摩祖师面壁9年,得到顿悟,在此建了少林寺,而塔林是少林寺一代又一代高僧大德圆寂之后的安葬之所,但无论是达摩还是那一代又一代的高僧大德们,可以肯定,他们生前绝大多数人都不如当今少林寺的"老板"永信禅师活得滋润富贵。
  又据说,现在永信禅师的衣钵,是从释迦牟尼直接传下来的,少林的世系有如孔子后代的沿传,比如孔子到孔庆东是70多代,而从释迦牟尼到释永信,应该是30多代,当然人家孔氏一脉传续的是血缘,而少林寺传续的是禅宗。
  本人认识孔庆东,而我怎么看怎么都相信孔庆东确实是孔子的后人,虽然我不了解孔氏家族有怎样的基因传续,但从学问上,从为人上,从对世情伦理的认知上,我能看出孔庆东本人是非常珍惜自己的这个不凡出身的;而少林寺的永信禅师这么多年已然成了在中国和世界名号大大的一个公众人物,所以我对他也可以说了解认识----但恕我直言,我越看却越不相信,他是继承了释迦牟尼和达摩祖师衣钵的那个和尚,也许是我眼绌,我更看不出永信禅师也如孔庆东先生一样从心里往外地真心对自己身份中的这个传续体系如此珍惜。
  甚至,他根本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和尚,而更想让人觉得他是个生意人、官场人,或者是个胖大的公关先生。
  这些天,永信禅师一直被一个叫什么"释正义"的人在举报,而今天早上更看到一个女人的帐号居然把一条女人的大裤衩子曝光到微博上,说这是她当年曾与永信禅师上床的证据,云云。
  其实,不管永信禅师到底有没有做过被举报了的那些事,我们世俗间的什么法制或纪律机构都难以对他的行为有什么样的约束,因为他是一个出家人,宗教信仰,才是对一个僧人最大的约束----反之,若这个僧人心里根本就没了信仰,以及在世俗的世道人心里,僧人没有信仰已经被认同之时,那他就是无敌的,除非他真的杀了人放了火。
  这些年,令永信禅师得以风生水起地在俗世间抛头露面,并得到无数媒体的传播,是他主持的少林寺或者会从一间禅宗祖庭,变成了一家差一点儿就能在纽交所或者A股上市的集团公司(关于此事,新闻里也有前后矛盾的说法),但回过头来,只要你稍微懂一点儿佛理,听说过一些佛家的故事,就不可能相信,如当今永信禅师正少林寺和禅宗所做的一切,即使是他能把少林寺整到火星上市,可以令他未来会在塔林拥有一个合适的位置。
  永信说:佛祖啊,我已让少林寺上市了,请给我一个座下成佛的机会吧。
  佛祖一定说:你不老老实实念佛,去上什么市?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佛教,在传入中华大地之后,这两千多年来,既经历过昌盛时代,也经历过衰落时代,比如在唐代,佛教在某一段曾经大兴,你想,连李世民都会帮助玄奘西去取经呢,但到了晚唐,便又遭到灭顶之灭,在洛阳的龙门石窟里有许多唐代皇室造下的巨大佛像,好像光武则天时代就立了好几尊,原因基本都是皇帝或他们的家人病了,于是他们为诸佛塑了金身,可能后来病人们真的痊愈了,于是有钱人们就再塑金身,中国的许多著名石窟都是这么积累几百年建设起来的,但是,也正因为佛教与世俗愿望有了如此深刻的接近,便又在某一时刻,又有了大规模的反佛和灭佛运动。
  灭佛教,与兴佛教的道理一样简单,因为佛教僧众与世俗社会中的最高阶层,如皇家和贵族们开始无限走近,佛的法力、功用被无限夸大,但佛教毕竟就只是佛教,它最终还是无法满足人们膨胀到无限的欲望,物极必反,加之那些职业佛教徒们渐渐成为整个社会最不劳而获的寄生虫阶层,俯拾即是银两,所谓大兴之时的佛教越来越接近巨大谎言,而凡是谎言早晚都有会被识破的那一天,若得罪了老百姓也就罢了,而若哪天得罪了皇家或者贵族,佛教的灭顶之灾也就紧接着到来。
  其实,我感觉,以今天的释永信,以今天的少林,和今天于中国各地香火兴旺的佛教,其实又在接近一个被无限尊崇、无限夸大和无限吹捧的高峰时期,说白了,释永信"领导"下的少林寺今天可以拥有到这儿上市到那儿上市的资本,并不在于他们有大多的生产能力,而在于他们拥有数以千百万计的信众,玩信仰,才是这位"宗教老板"和这家"宗教公司"真正的生产力。
  但,信仰,真是可以玩的吗?
  未来不久,或者也就从释永信这次"被黑"事件之后----虽然永信禅师本人可能确实是被污名的,他确实是非常无辜的,但你没觉得现在互联网上围观的人们,似乎从内心已认定这位禅师是位花和尚无疑。
  如此下去,这会不会为中国的佛教招来下一个灭期?
  再看,近些年那些被反腐干掉的官场巨贪们,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有向名寺古刹投放巨量香火钱的经历(前几天不是还有一位著名国企领导人跑到呼和浩特朝见仁波切吗),但他们向佛家投放香火钱的目的又基本上不是为了行善,而是为了让佛爷于冥冥中可以保佑他们今后能更安全地作恶,在现实社会中实现一个又一个私欲----试看今日之佛教,在我们这些世俗人心里,已经接近于可以保持私欲和满足贪欲的避难场所,试问这样的宗教如何不倒?又如何不该倒掉?
  即使是永信禅师这次确实是被抹黑的,确实是被人冤枉的,但我也不会问,到底永信禅师是不是与最近他被频繁举报的那些证据有没有直接关系?因为我根本就不关心,我只是知道,今天的少林和今天的永信,可以如此繁荣,可以如此扬名立万,这多半缘于他们正走在无限度满足世俗人的贪欲、无限保护着世俗人的恶念的一条世俗大路上,历史已经无数次循环往复地证明过这样的宗教的命运将是什么。
  中国不是一个佛教国家,但中国儒释道一体的传统文化又从来离不开佛,而在我们曾经读过、曾经被感动过的那些关于佛的伟大故事,和那些深刻道理里,无不都是出家人何等节制、辛苦、勤勉、自省和洁身自爱,而从未有如现在的少林寺和释永信所代表的出家人如何富贵、潮流、堂皇、夸张和从俗如流,我以为,若真的以释迦牟尼、达摩祖师和六祖慧能的那些圣迹、理念和价值观判断今天的释永信或者少林寺,后者们早就成了禅宗的叛逆,而无须再任一条女人内裤令佛祖跟着蒙羞之至。
  去年,有新闻说,少林寺声称要在澳大利亚投入大量金钱(我去,和尚们真有钱!),在大洋彼岸建造一座新的伟哉的少林寺,而为了令这间少林寺可以短时期内发扬光大,据说还会兴建配套的旅游地产之类。
  其实,释永信要在澳大利亚做的,不过是在重复中国另一家大地产商大连万达的王健林先生玩法罢了,换句话说,如果让王健林或者王思聪去当少林寺的住持大和尚,可能做得比释永信更好。
  禅师,若真如此,你能让贤吗?
  当年,唐代高僧大德玄奘大师只身一人,带着一只破碗一捆行李一路向西,穿越千山万水,坚忍地走到印度,终于求得了大量佛教典籍带回大唐,这使佛教可以在中土大兴;后来又有大和尚鉴真6次跨海东渡,虽双目失明而矢志不渝,终于登上日本岛,使佛心可以化度东瀛倭族;历史上之上,佛教能得以光大,从来是因为那些真正的佛教徒的辛苦、朴素和修行,而非发达、炫富和吹牛,换句话说,以我之理解,当佛教已经进了此等发达、炫富和吹牛的阶段,当佛教徒试图以资本家投资方式弘扬佛法之时,也就基本上已经进入自寻死路的倒计之时了。
  所以,我看,根本就不用那个或真或假的"释正义"的也许是污名的造谣举报,永信禅师这些年之所以,早就犯了佛教之大忌。
  还有,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就是当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查的新闻刚曝光,网上马上就出现了释永信与郭伯雄的合影,其实,我相信如永信禅师这种在当下拥有非常高知名度的大和尚,与之合影者肯定非郭伯雄一人,这背后的潜台词是,如永信禅师这等富贵的出家人,人家早就是中国现实社会里某个业已成型的贵族阶层的一份子了,在当下中国,这个早就不以信仰、道德划分人群的年代里,拥有财富和攫取财富的能力,才是划分各个人群和各个阶层最准确也最现实的潜规则,所以,你看,在郭伯雄倒台时,马上就有释永信与郭伯雄的合影曝光,而当释永信被举报之时,又马上有马云与他的合影曝光,不信你再看,也许下一个因腐败倒灶的"老虎"们,他们曾经与永信合影的机率一定远远高于他们从未与之合影的机率。
  因为,现实里的以释永信为代表的浮夸的、豪阔的、金玉其外财絮其中的佛教,已经成为现实里中国社会的那个同样浮夸的、豪阔的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上流社会阶层"们最引以为傲的一件装饰罢了----当然,这还不能说是当下中国佛教的普遍状况和功用。
  关于此,我再引用一段陆天明先生写在微博里的话,他说:
  即使释永信没搞女人,就能允许他把一个寺庙如此市场化?中国还有真正的佛教吗?佛教协会为什么放任释永信如此搞?我们的确要搞市场经济,但是毫无节制地让我们的市场经济把佛教搞成了生意场,把军队搞成了买卖捞钱升官的处所,把文化圈也搞成了唯票房至上的娱乐搞笑院子,明天,我们还能期待什么?
  所以,你也应很容易理解,今天的世人们为什么会对永信禅师如此反感,因为由他和他所代表的那种佛教装饰的中国社会上的那个浮夸、豪阔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高尚阶层早就为世人所反感,而且也必然会走向完蛋。
  所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听说,在许多西藏老百姓的心里,毛泽东他就是一个活佛,又据说,若用佛教的语言来描述共产党,毛泽东就是观世音菩萨转世,而且,共产党的每一代领导人都应该是观世音菩萨的转世轮回。
  当然,把共产党和佛教生搬硬套拉在一起,实在有些违拗科学共产主义本身的科学性,但同时,这样的类比可以给予共产党及其所持的原始价值观一种如何万古不灭的重要暗示。
  比如说,现在中国的官员,无论是党委系的,还是政府系的,都常常把赚钱再赚钱当成最值炫耀的资本,并且,这种赚钱再赚钱,似乎已经成了官员们的惟一从政目的了,他们蠢就蠢在,从来不去问问赚钱再赚钱到底是不是所谓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真正惟一初衷?
  从这方面理解,其实永信禅师之前的兴旺,和他未来必然的衰落,更像是一个现实政治的寓言,而且,至此,我都还没有将永信禅师与那些被举报的活色生香的传言联系在一块儿,因为根本不用等到这些传言落实,他和他的佛教与信仰可能就已经走向衰落。
  所谓信仰,无论是佛教的,还是道教的,或者共产主义的,如果到头来变得可以量化、物化,变得可以折现、流通,而且只能用量化、物化和折现、流通手段来对信仰做出衡量之时,它也必然会如世上那些所有可以量化、物化和可以折现、流通的东西一样,终有一天要灰飞烟灭。
  恐龙灭绝的故事也告诉我们,凡是世上所有可以量化、物化,和所有可以折现、流通的那些东西,每当它们被量化、物化、折现、流通制造出来规模又趋庞大一些时,它们其实离最终消亡之日也就又近便了一些。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