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保罗·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

经济繁荣时期掌权的政客往往对自己的能力产生妄想。在美国国内能看这种情况:杰布·布什(Jeb Bush)误以为他知道经济增长的秘密,这只不过是因为他当佛罗里达州州长时,该州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而他赶上了泡沫破裂前离任的好运。在许多国家也看到过这种情况:我还记得,在日本经济出现长期停滞之前的20世纪80年代,日本官僚们被人们认为具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能力。
这就是你想搞懂中国股市上出现的怪事儿所需要的背景。就股市本身而言,中国股票的价格本不该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但当局通过试图控制股市,选择了用自己的可信度来打赌,而且国家的统治者在这个过程中证明,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虽然中国在过去25年里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 查看大图保罗·克鲁格曼
    Fred R. Conrad/The New York Times
    保罗·克鲁格曼


    先来看一下最基本的层面。中国正处于一个时代结束的关口,那个在很大程度上靠大批就业不足的农民从农村进入沿海城市打工而带来的超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剩余劳动力的储备现在正逐渐减少,这意味着增长必须放慢。
    但是,中国的经济结构是围绕着高速增长模式建立的。包括许多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把自己的收入藏起来,而不是返还给公众,这导致了家庭收入的萎缩;与此同时,个人储蓄率极高,这部分是由于社会安全网薄弱,所以家庭储备现金,以防万一。结果是中国的开支极不平衡,一方面有很高的投资率,但另一方面,消费者的需求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的份额非常低。
    只要有快速经济增长所提供的充足投资机会,这种结构是可行的。但眼下,中国正在进入投资回报率快速递减的时代。这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过渡问题:如果投资减少,而消费不能足够快地上升,从而填补投资的缺口,那会发生什么呢?
    中国需要的是能扩大购买力的改革,公平地说,中国也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从各个方面来看,这些努力都还很不够。比如,中国已经推行所谓的国家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但实际情况是,许多工人仍没有医疗保障。
    而这段时间,中国领导人似乎对出现即使短暂的经济衰退的前景都很害怕,这可能是由于政治的原因。所以,他们一直在刺激需求,用的是给市场提供填鸭式信贷的方式,包括促进股票市场的繁荣。这些措施可以有一时的效果,而且,如果重大改革的速度足够快的话,所有的问题也可能都会烟消云散。但改革的速度不够快,结果出现了一个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中国对这个泡沫的反应是竭尽全力支撑股票价格。大股东被禁止出售股票;国营部门被告知要购买股票;许多股票下跌的公司获准暂停交易。你也许可以在一两天里使用这些办法来遏制一次明显不合理的恐慌,但这些办法被用来长期持续股市,虽然中国股市仍远远高于其不久前的水平。
    中国当局以为他们是在做什么?
    他们也许部分地担心泡沫破裂的财政后果。看来,一些中国股市玩家用股票作抵押借了大笔资金,因此股市的暴跌可能会导致他们破产。尤其令人担心的是,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影子银行"业,这个行业基本上不受监管,很容易出现银行挤兑潮。
    但对目前情况也可以这样看:曾经鼓励市民购买股票的中国政府,现在为了维护声誉,觉得自己必须捍卫股价。当然,它这样做的结果是,以最快的速度彻底毁掉自己的声誉。
    当然,每次你认为当局为破坏自己的信誉尽了一切可能时,他们总能干出超出你想象的事情。最近,中国官方媒体正在把股市大跌的罪责归咎于——你猜对了——外国对中国的阴谋,这其实比你也许能想象的更没有道理: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股票市场,实际上把外国人排除在中国股市之外,你很难卖掉当初你从来就不能拥有的资产。
    看看我们刚学到了什么吧。中国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增长不是海市蜃楼,中国仍是具有生产力的经济强国。从高速增长过渡到低速增长的问题仍然显著,但我们知道这些问题已有一段时间了。其中的大新闻不是事关中国经济,而是事关中国的领导人。忘掉你听来的有关他们多么杰出、多么前瞻的所有说法吧。从他们目前的拼命挣扎来看,他们对自己在做什么一无所知。

    翻译:Cindy Hao

    ——纽约时报,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