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RFA张敏: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宣布狱中去世 回放12年前系列报道(下)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与回放,声音上网时间20150717;短波广播时间20150730

*中共当局宣布丹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去世,拒将遗体归还家属,16日强行火化*        
         北京时间712日夜里,中国当局突然宣布在狱中服刑已经13年的四川甘孜理塘藏人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去世,当局拒绝将遗体交给家人。据本台记者报道,716日早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已经被当局强行火化。
         今年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他于2002年被中国当局指控"制造成都爆炸案",后被以"制造系列爆炸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
         得知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的消息,海内外藏人和世界各地人权团体举行示威、集会,要求中国当局公布丹增德勒仁波切死亡真相,将他的遗体交还家人,按藏人传统葬俗举办后事,并对13年前多有疑点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再度质疑。

*回放12年前"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下集)*
         12年多以前的200328日和其后三周时间里,"心灵之旅"节目曾经连续播出系列节目"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上、中、下三集。
         今天请继续收听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节目。请听第三集,下集,也就是最后一集——
        
         我们继续谈"关注二审判决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2003126日二审裁定维持原判,洛让邓珠当天被执行死刑,阿安扎西死缓二年*        
         28岁的藏族农民洛让邓珠和52岁的藏族活佛丹增德勒……俗名阿安扎西,被中国有关方面指控为200243日"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的主犯。据中国官方新华社2003126日报道,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26日二审裁定,驳回阿安扎西的上诉,维持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02122日一审判决,以"制造系列爆炸、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洛让邓珠死刑,阿安扎西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中国官员2003127日证实,洛让邓珠的死刑已于126日执行。
        海内外一些人士对此案一直予以关注,并提出一些问题。

*仁青扎西:案件从未拿出证据,二审增加了藏人对中共政府的仇视,也增加藏汉团结*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仁青扎西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表他的看法。
        仁青扎西:"整个案件审理过程,确实一直他们从来没拿出证据来给外面看,外面确实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是一个黑箱操作了。"

        仁青扎西先生就这个案件提出一些疑点,其中之一是关于二审之前,突然更换律师的问题。
        仁青扎西:"被告人有权请律师,律师方面也是中共作了一些手脚。后来在王力雄等知识分子的帮助下,他们在北京找了两个律师。不过四川省说,他们在当地找了两个律师,所以拒绝了王力雄先生等请的这些律师。"

        仁青扎西先生还谈到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二审判决结果可能产生的影响。
         仁青扎西:"他们作出这二审以后,确实增加了藏人对中共政府的仇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增加了藏汉团结,比如说王力雄等人出面帮助在北京找了两个律师。但是,现在中共是一个专制的制度,所以不管是民间做了什么,最后还是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这就是我们现在想的通过各国政府的压力,让中共政府改变这个结果,结果呢,确实没有起那么大的作用。这就说明,现在中共在人权方面,尤其是少数民族,尤其是对藏人,还是不公正,中共的法制还是不健全,还是不民主。"

*王力雄20021212日发出、先后共149人联署签名关于该案上诉审理《建议书》*
         仁青扎西先生提到的曾经帮助阿安扎西聘请律师的汉族作家王力雄先生现在住在北京。王力雄先生著有《天葬:西藏的命运》等书。二十年来他总共去藏区15次。
         早在此案一审判决后的20021212日王力雄与其他23位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联署《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阿安扎西、洛让邓珠死刑案上诉审理的建议书》,后来在建议书上签名的又有125人。
  
*王力雄:二审判决后致信中国最高法院,根据中国法律条文的解释,建议对此案提审*    
       2003126日该案二审判决后,王力雄先生于第二天致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呼吁中国最高法院提审。

        王力雄先生在接受我采访时,说明他的想法。
         王力雄:"我们所能进行的就是希望提审。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个《关于刑法执行的若干解释》条文第305条的条款规定'凡是下级人民法院有可能判决错误,另外这个案子复杂、疑难、重大,可以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我们就是根据这样一个法律条文的解释,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

         主持人:"您现在看这个案子有什么特点?"
         王力雄:"这个案子在很多方面都有迹象表明,有可能是一个冤假错案。另外,因为这个案子是涉及到民族关系、宗教界人士和宗教的问题,涉及到非常敏感的国际关注的西藏问题,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是属于'复杂、疑难、重大的案子',按着这个条例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

*仁青扎西:阿安扎西说"汉人不是藏人的敌人",他劝藏人把汉人看作兄弟一样*
         汉族作家王力雄认为,这个案子涉及民族关系。
         藏族人士仁青扎西谈到阿安扎西对藏汉民族关系所持的态度。
         仁青扎西:"阿安扎西在民族关系问题上说'汉人不是藏人的敌人,汉民族也受的是他们政府的欺负'。阿安扎西的威信不但在藏族群众中,并且在当地汉族群众中也比较大。在汉藏民族的纠纷中,他也经常作'中立人',劝说西藏人把汉人要看作兄弟一样。
         所以,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在汉藏群众中有比较大的影响,中共就感到惧怕,总是不愿意看到任何民间人士有比较大的威信或者是影响力。"

*王力雄:如公正审判,可避免汉藏关系破坏;排斥我们请的律师,可见真相不可告人*    
        王力雄先生的谈话又从汉藏关系回到对这个案子所存的疑点。
          王力雄:"如果能够做到公正的审理,我们就可以避免对这个汉藏关系的破坏、西藏问题的更加恶化。但是这个案子突然会出现我们的律师又中间被排斥在外,这时候反倒使我相信这个案子里面有很多真相不能告人,因此才会产生这样一个结果。
          合议庭的王静宏法官以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方式,非常慌乱,把我们的律师排斥在外。"

         主持人:"二审判决的(2003年)126日这一天是星期天,现在在中国大陆审案、判决在星期天进行这种情况多不多?"
          王力雄:"是很少见的。为什么会星期天开庭?我们周围一些朋友也在议论这事。现在一般官员们都是能不耽误自己的休息时间就不耽误,除非有特别的必要,或者上边压的时间,或者要赶在什么日子之前……那究竟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也很难猜测。"

*王力雄:中国司法系统由党领导,彻底执行党的意图,枉法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王力雄先生又对中国的司法体制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作了一些分析。
         王力雄:"中国这个司法系统,是完全自我封闭的一个运作体系,上面由党来领导。一些小案子,或者是不牵扯敏感问题的案子,可以体现出公检法的分离、相互制约监督的作用。那么一旦到了比较大的案子,涉及到当地的官员,或者是政府啊等等,或者是比较敏感的案子,党就要介入。
         每一级党委都存在一个政法委员会,所以一旦有什麽案子党要管的话,政法委书记可以把公检法召集到他的办公室开'联席会议','联席办案','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调子'。在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有什么公检法的相互制约。整个这个体系完全是党想怎么样,就会怎么样,彻底执行党的意图,枉法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王力雄:当局要保持黑箱封闭性,就不让公正、独立、有良心律师介入*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追求司法的公正,有什么途径吗?"
        王力雄:"在这个自我封闭的、完全是在党领导下的体系之中,唯一能够被外界接触的渠道就是律师。当然前提就是,这个律师一定是个公正、独立的律师。假如有不受当地政法部门制约,而且有作律师的良心的这样的律师介入的话,那么这个案子的真相就可以被外界所知。所以说,他要保持这个黑箱封闭性,一定不让这样的律师介入。"

         主持人:"在您看来实际上的运作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王力雄:"虽然法律上有规定,一定要有律师,但是他可以在本地,比如说甘孜州,他找两个律师,这两个律师天天在甘孜州那个环境之下,看到公检法的这些人,一举一动都受他们的制约,他的饭碗哪,他的前程啊,甚至他自己的个人安全,都是在这个当地司法系统、党政部门的控制之下。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律师的问题这么重视,而且一旦发生律师的变故,我们觉得这变故是非常根本性的,说明这个案件性质的就在这儿。"

*达瓦次仁:阿安扎西在藏人中具很强影响力,他在法律范围内做事,但两次被迫出逃*
          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接受我采访的人从各不相同的角度做了一些介绍。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西藏通讯》杂志编辑达瓦次仁先生谈了些他所了解的情况。
         达瓦次仁:"洛让邓珠他有两个孩子,他的家庭非常贫穷,他并不是一种很有能力的、政治意识很强,或者宗教意识很强……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洛让邓珠为什么被悄悄的处决?从中共的行为来说,我们有很强的理由来相信,洛让邓珠被处死完全是因为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由于在西藏康区南部……现在来说的话是四川省甘孜州,在西藏来说是康区……在藏人中间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阿安扎西在那里建了很多寺院,他曾经两次被迫出逃。"

         主持人:"他为什么要出逃?"
         达瓦次仁:"他曾经……比如说公开反对过'计划生育',他认为西藏地方很大,人口很少,所以西藏不应该进行'计划生育'。第二,他反对中共在西藏康区砍伐森林的行为,曾经提出强烈的抗议或者批评。"

         主持人:"政府方面是什么样的反应?"
         达瓦次仁:"有关'计划生育',当中共提出'你以后不要这样说'的时候,丹增德勒仁波切就……这是他的第二次逃亡回来以后的原因……发表讲话中他就指出'我原来是反对计划生育,因为我觉得计划生育……汉人生得太多,跟我们西藏人没有关系。在汉人中实行计划生育也许出于国家的需要,但是在藏人中间没必要'。后来县上的人说' 你以后不许这样说',所以他说'我以后也没有说过'。
          我认为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这样一个喇嘛,他就是在中共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的去工作,就是在边缘上,他绝不涉入那种法律……可能被称为违法的这样的行为中。"

*达瓦次仁:阿安扎西弘扬宗教,推广藏语文使用,反对砍伐森林、调解各种纠纷等*
         达瓦次仁:" 在可能的范围内,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主要是……      
         累计他做的事情,第一个是发展弘扬宗教;第二个是推广藏语文的使用,要求使用藏语文;第三个是要求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环境,比如说反对砍伐森林、反对'计划生育',以及反对那些草场的过度利用等等。他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事。
         还有一个更主要的问题就是,当时在西藏有很多的草山纠纷啊,或者互相之间有土地纠纷啊,边界纠纷什么的。阿安扎西利用自己在人民中的影响力,调解了很多这样的纠纷。但是这些纠纷的调解,又进一步提高了他在人民中间的威信,而这是中共所不愿意见到的。"

*达瓦次仁:中共把他这样有可能成为未来西藏民族领袖潜能的人,视为很危险的人 *
     主持人:"对政府对待他的态度,阿安扎西又是怎么看呢?"
        达瓦次仁:"在群众法会上他说,现在中共政府对他的迫害,他认为仅仅是县上和地方,他说'中央的政策是太阳,省上的政策是月亮,到了州上就变成星星,到了县上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一直把它(迫害)看成是当地县的政府的中共官员对他的迫害,而没有看到这是中共对一个民族统治另一个民族的角度来说,像他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一种……可能成为未来西藏民族领袖这样一种潜能的人,本身就是被视为很危险的人,不管他是不是违法。"

*达瓦次仁:三万人为阿安扎西担保,当局欲捕未成。无人知洛让邓珠是否制造了爆炸*
         主持人:"您根据什么这样看呢?"
         达瓦次仁:"因为在此之前两次中共曾经试图要逮捕阿安扎西,但是阿安扎西都是跑到山上去,而且在山下的人民……第一次有两万多人,第二次有一万多人来签字保证……愿意为阿安扎西作出担保。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当地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所以中共要除掉他,但是两次都没有成功。恰恰这个时候,洛让邓珠刚好就在'成都爆炸案'现场被抓获。他是不是就是当时制造爆炸的人,没有人知道。
        那么我们对照当时(官方)的新闻,比如说当时成都的《华西报》啊,或者好几个新闻报,我们现在在网页上也可以查得到,如果对照当时对这个'爆炸事件'报道的话,可以看出, (说)'当时的爆炸现场发现了破衣服、破报纸啊、火药味啊,破罐子啊'什么东西,但是当时的新闻根本没有提到。
         洛让邓珠被逮捕以后,几个月一直没有任何藏人可以见他,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那么当有一天,他被判处死刑那一天,中共却宣布说'当时现场发现了鼓吹国家分裂的传单'。案发当时根本没有提到,给人很明显的感觉就是他一定要制造这样一个事情。"

*达瓦次仁:分析——急匆匆处死洛让邓珠的几个因素*
        主持人:"您为什么这样讲?"
        达瓦次仁:"这里面我认为主要是几个因素。
         第一,洛让邓珠出现在爆炸现场……不管它是不是爆炸现场,中共需要这样一个人来罗织罪名给阿安扎西,除掉阿安扎西。而这个洛让邓珠虽然跟阿安扎西不是非常亲近,谈不上心腹或者更亲近,但是曾经跟他在一块儿,算是比较熟悉。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让洛让邓珠承认……作出一些中共希望作出的这样一些口供,绝对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在大陆可以让处女来承认自己是妓女,承认跟很多人卖淫嫖娼等等。
          如果有这样的口供,这些口供就是可以给阿安扎西定罪,或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是可以把阿安扎西给除掉,一直让他待在监狱里。
         如果是这样,洛让邓珠如果有这样的口供的话,他也要死,因为这样的口供肯定是被逼出来,而不会是事实。如果洛让邓珠不死的话,以后这个案子很有可能会翻过来。特别是当这个案子在国际上引起比较强烈的反响,很多人都关注的时候,中共所以急匆匆的要杀掉他,因为不杀人灭口根本没办法用。这是第一。
       第二,据我们了解,当时中共在第一次审判时,曾经让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两个亲戚去法庭旁听,这是唯一有两个藏人去过旁听的。在此之前,西藏康区的藏人中间普遍流传的是,洛让邓珠由于经不住中共的严刑逼供所以胡乱'咬人',连累了阿安扎西,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但是他们两个人那天在审判现场看到的却是,洛让邓珠坚决否认曾经进行过爆炸活动,而且也坚决否认曾经牵连过丹增德勒仁波切,他说'跟丹增德勒仁波切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他是用中文和藏语同时……因为有一个藏人翻译,他可能觉得这个藏人翻译得不好,他又用中文重新说了一下。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如果洛让邓珠没有这样的口供,那么为了给阿安扎西定罪,洛让邓珠还是会被处决。反正他死了以后死无对证。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对他(指使)进行了那种爆炸活动。中共也没有公布任何的证据。"

*王力雄:我不能保证此案一定是冤案,但阿安扎西有公开辩护权,司法不应黑箱操作*
        汉族作家王力雄先生说:"其实这个案子在一审判决之前我也写过文章,我就说,'我不能保证这个案子一定是个冤案,但是我认为阿安扎西有在世人面前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司法审判的过程不应该是一个黑箱操作,应该是一个在世人面前能够得到认证、得到监督的这样一个过程'。"

*王怡:成都官方媒体有新华社通稿样消息,没披露具体情况;二审完有报道审结消息*
         在上集节目里,我随机采访了几位居住在成都的市民。成都是本案案由"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发生地。但是那里的几位被采访者都说不知道此案的审判情况。当然这并不表明生活在成都的人都不知道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二审判决结果。

       我访问的下一位成都市民学者王怡先生就一直在关注着这个案件。
       主持人:"王怡先生,我想请问在您周围的人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多不多?"
       王怡:"在成都,案子发生和一审完结,在官方的媒体上都有过消息,就是属于新华社通稿这样的消息,但是对于这个案子本身的一些具体情况,包括被告阿安扎西的这些情况,在官方媒体上都没有披露。那么在我周围的我所认识和熟悉的一般人群里面,也很少有人了解这个案子。一审和二审在整个过程进行中,基本上没有报道,只有在二审完结后有一个消息,说这个案子已经审结了。"

        主持人:"那么,您是从什麽地方得到有关的一些消息呢?"
        王怡:"基本上是通过网络,通过海外的这些报道。然后还有我自己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一些信息。"

*王怡:我是学法律的,对此案谈三点看法*
         主持人:"能不能简要谈谈您的看法?"
         王怡:"因为我是学法律的,我想谈三点。
         第一,官方在处理这个案子时对实体的强调就是对程序的一种极端的忽视。司法机关在认定阿安扎西与这个案子有关,然后出于他们一种偏见下的这样一种认定之后,整个做这个案子时,在程序上就非常马虎,硬要把这个案子做成。司法当局不愿意有独立的社会力量、有律师进来复查这个案子。
         第二点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有一个所谓的'政治背景',阿安扎西在当地跟当地的政府有长期涉及意识形态方面的摩擦和受到当局的迫害。那么把这个案子定到阿安扎西(身上)后,这个案子整个的处理就进入一个非常狭窄的渠道,它无法还原为一个普通刑事案件,得到公开、公平、符合程序的审理,有律师的介入等等。我发现在四川省高院的刑事庭里边,他们的很多审判员都不知道这个案件。
        第三点,我想谈谈就是司法当局对于比如像阿安扎西这样的案件,有一些国际的影响和国际上的反应。据我所了解,四川省各个司法部门都收到了几十封或者是上百封来自国外的来信,各个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样的一个部门工作,他告诉我,这种来信他们一般翻译了一、两封给领导看,然后领导的意见就是不理睬,然后就封存。因为有一些非英语国家的(来信)也没有人愿意来翻译这些东西,当然也谈不上任何的回复和回应。"

*茉莉:整个此案操作期间,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需负责任。周的无知之言*
         海外有一些华人一直关注着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八九"六四"后坐过三年牢、现在流亡瑞典的女作家茉莉就是其中之一。
        我请茉莉女士谈谈她的观察与分析。
        茉莉:"在这个案子中,我们认为四川当局顽固的拒绝实行法律的程序正义的原则,是谁搞的这个黑幕呢?整个这个案子操作期间,四川省省委书记、现(2003年)公安部长周永康他是需要负责任的。因为整个的案子从发生到后来判决,他一直在四川省任省委书记。而且他是7次到甘孜去……就是阿安扎西家乡这个地方进行考察。
         20003月他刚上任两个月的时候,他就在四川农民人大代表大会上,表现了他对西藏宗教文化的无知。他说他去四川的藏区……就是甘孜地区,不明白为什么西藏人不顾今生只顾来世;他反对西藏人捐钱给寺院,他说'西方也有宗教信仰,但西方人哪有把钱送到教堂里去啊?'我看这位共产党人啊,这位党委书记,不但不懂西方的宗教……西方的宗教从来就有捐献的传统,他更不懂自己治下的西藏人的文化传统。
          不懂无知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可怕的是他要改变西藏人的信仰,他要用党的领导去取代西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崇敬。他说'达赖要分裂,绝大多数钱是西藏人民捐献的'。所以他就要'在四川多宣传无神论,要讲科学'。"

*茉莉:我非常奇怪的是,现中国高层领导人很多是靠镇压西藏人提拔到中共中央*      
         茉莉:"为什么巨大的黑箱死死地捂住这个盖子?这个案子的本质其实就是顽强捍卫本民族特殊宗教文化权利的西藏人和那些要用'三个代表'去同化他们的大汉族统治者之间的抗争。统治者掌握了狰狞的国家机器,搞黑箱操作,在表面上他们是胜利了,但是实际上他们这个案子招致了西藏人的痛恨,使全世界对他们所谓的'与达赖喇嘛谈判'……不敢相信他这一点。
       我觉得非常奇怪的就是,现在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一个个……很多都是靠镇压西藏人提拔到中共中央,所以我不知道西藏人到哪里去寻找和平共存的信心。"

*王力雄:就是人死了,他到底在此案里涉及有多深,真情是什么?要还他一个公正*
          就阿安扎西案的疑点,在北京向中国最高法院发出提审呼吁的作家王力雄先生说:"对我们来讲,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建议和呼吁,他们到底做不做,只能由他们来决定。 
         当然,我们不能做到提审能够让死人重新复活,但至少我们希望是公正的,就是人死了,他到底在这个案子里面涉及有多深,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要还他一个公正。    
         当然,这也涉及到阿安扎西本人是否会被长期的关押下去。"

*王力雄:此事涉及两个民族的关系,这时有汉人与藏人站在一起求公平,意义重要*
          主持人:"请问您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做这些事,比如写公开信、发出呼吁等等?"
         王力雄:"因为这件事情是涉及到两个民族的关系,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汉族人能够以一个群体的方式站出来表达我们的态度,那么至少我们能够让藏族人感到,我们这些……从汉人方面有一些人愿意和他们站在一起,去求得公平的对待他们。我觉得这样一种结果的意义,在这个时候非常重要。"

* 达瓦次仁:汉人王力雄为救一个藏人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我非常感激*
         当王力雄先生在北京讲以上这些话的时候,藏族人士达瓦次仁先生并没有听到。他在印度的达拉萨拉讲了这样一段话——
         达瓦次仁:"让我感到非常感动的是,因为我是从西藏来的,以前他们都说'啊,西藏同胞、藏族同胞',但是他们从来没把你当成同胞,他只是把你当成一种被统治的民族啊什么东西的。所以呢,最少对我来说,我发现很多藏人……当汉人跟他称'同胞'的时候,他都非常反感。
         那么,王力雄,可以说是我发现的一个为了救一个西藏人而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的这样一个汉人。所以我非常的感激,他就把他(洛让邓珠、阿安扎西)完全当成跟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兄弟就要被处死了一样,去忙,去做这样的事情。
         做这件事情呢,对自己可能会带来非常不利的后果,甚至连阿安扎西他们自己的家人,他们的亲人都不敢。但是,一个汉人,一个王力雄,他却在那里出头。所以这是非常非常令人感动的。"

* 达瓦次仁: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的话,中共担心的"国家分裂"问题不会存在*      
          达瓦次仁:"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一点,如果中国政府考虑到西藏或者其他民族的时候,像王力雄这样能够真的推心置腹地说话,那么我认为西藏……即使你让他搞独立,我觉得不会有人去独立。
          因为什么呢?中国是一个有几千年文化的这样一个大国,你如果真的成为他们的国民而不是臣民的话,你既可以保障自己的生存啊,或者发展的权利,或者自己民族的尊严等等,而且呢,你又可以和他们分享这种荣耀的话,我想西藏人也不会就一定要闹着去独立啊什么东西。
         那些'独立'……都是因为嘴上说'同胞',而并没有把你当成同胞,比如说中共对西藏的政策,第一就是搞同化政策;第二就是分而治之,把西藏人分割成很多。完全是一种很敌视的,当成一种被统治的民族这样去统治的时候,你对西藏的建设也好、发展也好,完全是一种装璜性的,不是基于西藏人自身的利益,而是给别人看。
         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的话,我认为,中共所担心的这种'国家的分裂',或者说……西藏人所担心的'民族存亡 绝续'等等问题都不会存在,大家都本来可以过得很好。"

*王力雄:当地恐怖气氛笼罩,人们对这事噤若寒蝉。我们给人大等发的信无一点回音*
         当这次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王力雄先生说:"我现在所能够发出的这些建议啊……或者我的文章啊,呼吁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提审啊等等,这都是在国外的……主要也就是网络上能够见到。在国内呢,任何媒体都不可能对这个事情有报道。
         当地实际上是恐怖气氛笼罩,当地人都对这个事情噤若寒蝉。
         我们在二审审理之前,给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发的信,没有一点儿回音。我现在再发出这个希望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呼吁,也只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作一个最后的努力而已。"
         
        以上是"心灵之旅"2003222日节目的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下集,也就是最后一集。阿安扎西就是中共当局2015712日宣布在狱中去世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三集系列节目回放,到这里全部播送完了     
        
       "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