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7日星期一

RFA张敏: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宣布狱中去世 回放12年前系列报道(中)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与回放,声音上网时间20150716;短波广播时间20150725

*中共当局宣布丹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去世,拒将遗体归还家属,16日强行火化*        
         北京时间712日夜里,中国当局突然宣布在狱中服刑已经13年的四川甘孜理塘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去世,并拒绝将遗体交给家人。据本台记者报道,716日早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已经被当局强行火化。
         今年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他于2002年被中国当局指控"制造成都爆炸案",后被以"制造系列爆炸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
         得知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的消息,海内外藏人和世界各地人权团体举行示威、集会,要求中国当局公布丹增德勒仁波切死亡真相,将他的遗体交还家人,按藏人传统葬俗举办后事,并对13年前多有疑点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再度质疑。

*回放12年前"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中集)*
         12年多以前的200328日和其后三周时间里,"心灵之旅"节目曾经连续播出系列节目"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上、中、下三集。
         今天请继续收听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节目,以下播送的是第二集(中集)——
         今天继续谈"关注二审判决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28岁的藏族农民洛让邓珠和52岁的藏族活佛丹增德勒……俗名阿安扎西,被中国有关方面指控为200243日"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的主犯。据中国官方新华社2003126日报道,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26日二审裁定,驳回阿安扎西的上诉,维持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02122日一审判决,以"制造系列爆炸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洛让邓珠死刑,阿安扎西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中国官员2003127日证实,洛让邓珠的死刑已于126日执行。
        海内外一些人士对此案一直予以关注,并提出一些问题。

*玛丽:对中国处决了洛让邓珠感到震惊,要求中国政府解释该案司法程序*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执行理事玛丽女士(Ms. Mary B. Markey)得知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二审判决结果后,感到震惊。
         玛丽:"(播放英语原声,压混、汉译)我们跟踪这一案件已有几个月之久。事实上,自从20024月我们得知他们二人被拘捕时起,我们一直在与美国国务院联系。在美中双边人权对话200212月举行前,我们就强调美国在对话中提出这个案件对西藏人来说的迫切性,以及其它与西藏有关的问题。此后,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也在为北京举行的'双边人权对话'向我们咨询过有关洛让邓珠、阿安扎西两位藏人受审的情况。
         我们……包括美国国务院和其他人权组织对不久前中国处决了洛让邓珠都感到震惊。因为我们正在参与支持这一案件的司法上诉。
       (播放英语原声,压混,汉译)我们将继续敦促美国政府和其它国家的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让中国解释为什么在洛让邓珠(案)的上诉正在处理过程中就急于将他处决,同时解释阿安扎西案子的司法程序。"

*达瓦次仁:如果中共真有证据,为什么如此急匆匆地把洛让邓珠秘密处决?*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西藏通讯》杂志编辑达瓦次仁先生在印度的达拉萨拉也谈到对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所存的疑点,并且作了一些分析。
          达瓦次仁:"中共为什么如此急匆匆地把洛让邓珠秘密处决?流亡藏人……或者说是包括王力雄或其他在(中国大陆)里面的中国很多作家、很多人向中国上书,对他们两个……一个被判处死刑、一个被判处死缓,是不是真的犯了这个罪行,或者有什么证据,大家都抱着疑议的态度。
         在国际社会,也有一些国家,或者政府,或者团体,向中国政府正式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中共真的有证据,而且洛让邓珠真的进行了爆炸,阿安扎西真的是幕后操纵者的话,那么按照中共政府的脾气,应该是召开公判大会,公开对他们宣判,公开提出他们的罪行等等,就可以完全给他们(那些人)打一个响亮的耳光——'啊,你看,中国共产党做事都是很认真的,都是重证据的'。但是这些都没有,中共而且是非常低调的把他处决了。"

*王力雄:这事在中国国内基本上是被全面封锁*
         谈到这次"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二审判决,洛让邓珠被低调处决,在北京的作家、著有《黄祸》、《天葬:西藏的命运》等书的王力雄先生接受我的采访。
        王力雄:"这个事情在中国国内基本上是被全面封锁的。"

*随机采访几位成都(本案案由"天府广场爆炸案"发生地)市民*
     既然这一案件的案由是200243日四川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我想大概居住在成都的人不会不关心这一案件的审理。于是我把电话打到成都市人员流动频繁的几家旅店和居民的家中,随机采访了几位成都市民。

         主持人:"能不能请问您有没有听说过,去年43日有'天府广场爆炸案'?"
         女市民A:"没听说过"。

         主持人:"你们知道天府广场发生过爆炸吗?"
         女市民A:"不知道,不知道。对不起啊。好,好,再见。"

         主持人:"喂!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想随机采访几位成都市民。"
         男市民:"你,你……你采访什么呢?"

         主持人:"我是想请问去年43日四川'天府广场爆炸案'二审判决的结果您听到了没有?"
         男市民:"没听到。对不起,啊。"

         主持人:"您知道这个爆炸的事情吗?"
         (电话被挂断)

         主持人:"喂,您好!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能不能请问您是不是知道去年四川'天府广场爆炸案'今年的审理情况、二审判决的结果?"

         女市民B:"不太好清楚。"

         主持人:"这就发生在成都,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女市民B:"我们知道一些,但是现在已经那么久了,记不清楚了什么事,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不是好清楚,因为没有那个……注意看报纸。"

        主持人:"您周围有人谈论这件事吗?"
        女市民B:"没有,没有,我们都没有。"

*随机采访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本案审判地)人士*
        天府广场的'爆炸案'发生在成都,而案件的一审判决是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法院作出的。我想,或许当地居民能对这件事情多一些关注。我又把电话打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
       
         主持人:"您好!请问是'新都桥藏家庄'吗?"
        男服务员:"哎,对,你说。"

         主持人:"我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想随机采访一些在四川甘孜地区居住的人。我想请问前些时候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那个案子二审判决的情况,你们知道吗?"
        男服务员:"有,有有有。判决的结果我还完全不知道。"

        主持人:"洛让邓珠已经被处死了,您知道吗?"
        男服务员:"阿,知道。"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件事情啊?"
        男服务员:"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对我来说的话,也就是说,没事儿找事儿的。"

         主持人:"你们附近的人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吗?"
         男服务员:"很少,很少。"

         主持人:"请问您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消息的?"
         男服务员:"我是有一次到康定去的时候听别人说的。"

         主持人:"您听大家都怎么谈这件事情呢?"
         男服务员:"他们就说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已经被捕了,要判刑了,他们这样说我就听说了。"

         主持人:"那您觉得他们是没事找事,他们是做了什么事情呢?"
         男服务员:"知道。"

         主持人:"您所知道的,他们做了什么事情?"
        男服务员:"我所知道的,他们拿起炸药包到成都市去炸成都那个广场。然后到州政府把甘孜州政府的大门……康定的他们炸了,然后到成都炸去。到寺院里反正是炸药包啊、手榴弹啊东西什么之类的。"

         主持人:"您知道给他们定罪有什么罪证吗?"
         男服务员:"这些都是传说,我也不知道啊。听别人说的,就这些,我知道的就这些,啊,再见!"

        虽然老百姓中有些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传说,可是人们并没有提到他们二人犯罪的罪证。

*王静宏:我们有审判纪律,不接受电话采访,你直接跟我们宣传部门联系好不好?*
         关于罪证问题,我想请教今年126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的主审法官王静宏先生,我把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

        主持人:"您好!请问是王静宏先生吗?"
        王静宏:"是啊,你哪里啊?"

       主持人:"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是就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这个案子希望能够请您谈一谈这个案子有关的一些情况。
         王静宏:"哎呀,我们这儿有个那个,就是说是一般情况下是不接受电话采访,有什么事你们直接跟我们宣传部门联系。好不好?"

        主持人:"您是主审的法官……"
        王静宏:"对,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审判纪律,我们不接受电话采访。"

        主持人:"你们的审判纪律是什么样的纪律,我可以知道一下吗?"
        王静宏:"这个你跟宣传部门联系,好不好?"

*四川省高级法院宣传处电话长时间没有人接听*
         我把电话打到四川省高级法院宣传处。
        (电话振铃声音)那里的电话长时间没有人接听。

*随机采访北京市民,先连访几位都不知道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既然四川省高级法院有专门的宣传处向外宣传,这样一个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案子在首都北京会不会多一些人知道呢?
         我把电话(随机)打到北京市政府家属宿舍。

         主持人:"喂,请问您知道今年126日判决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吗?"
         家属女士A:"不知道,不知道。"

         主持人:"您每天看报纸看电视新闻吗?"
         家属女士A:"看新闻,每天看新闻(笑)。"

         我向北京一位年轻人问同样问题。
       年轻人:"没听说好像。"

        主持人:"您平时看报纸、电视上的新闻吗?"
        年轻人:"我看报纸,然后晚上经常也看新闻,可是这事一直没听说过,一点儿不知道。"

        年轻人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英语教师,他听到我问的问题。
        退休教师:"就是这个事吧,我们真的一点都不太清楚。它是在哪个报纸上登的啦?我现在订的是《北京晨报》。海外倒听到了,在我们周围我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个事,一点都没听见。"

         我问北京一位从事文化工作的王女士,是不是知道'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王女士:"没听说,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北京高级编辑郭先生:只从法广依稀听到说有藏人被判死刑,国外表示抗议*
       在北京一家出版社担任高级编辑的郭先生是下一位接受我随机采访的人。
         主持人:"请问您以前知不知道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郭先生:"没有。即使是我们国内有一些比较关心时事政治的人,都不知道。国内根本封锁得很严的。"

         主持人:"后来知道二审判决的消息吗?"
         郭先生:"也不知道,只是从法国广播电台依稀的听到说有西藏人被判死刑了,以'颠覆国家罪'也不是什么,反正就说国外表示抗议嘛,别的就不清楚了。"

         主持人:"您平时看报多不多?"
         郭先生:"国内的报纸和新闻我特别看的很多的,但是我也是对照着听一听'法广',可以看出来有一些东西我们国内是不报的。"

*北京学者张祖桦先生:此案反映出我们这个司法体制现在还存在一定弊病和弊端*
        在北京市民中,有些经常浏览国际互联网的人能够从网上得知有关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消息。其中有的人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学者张祖桦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我请张祖桦先生谈谈对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二审判决的看法。
          张祖桦:"事件的情况我觉得大家都比较关注。最主要呢,我们觉得可能是其中司法程序的公正、公开和透明的问题。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王力雄先生还有其他各界的一些朋友都提出了一些建议。但是现在二审的结果已经出来以后呢,大家提的这些建议都没有被采纳。所以对现在这个结果,我们觉得很不能令人满意。"

       主持人:"那您现在对于这件事情还有什么要求,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张祖桦:"最主要的我想就是说,这个事件涉及到可能整个的中国现行司法体制。我觉得在这方面,就反映出我们这个司法体制现在还存在一定弊病和弊端吧,所以在具体案件的处理方面,我觉得还有很多大家提出的一些好的建议和要求,现在都没有被当局采纳。我们是希望最高法院能够在……按照大家的希望、要求和建议直接重新提审这个案件,以便作出公正的审理。
         王力雄先生公开说明当中都已经提到了,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觉得他提的都很好,也代表了我的意见。"

*王力雄:黑箱操作匆匆执行死刑,人们不得不猜测,是否就是让此案成为铁案?*
       接下来请接着听王力雄先生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谈话。
       王力雄:"现在就是说,从二审判决以后马上对洛让邓珠执行了死刑。洛让邓珠人已经死了,这个事情呢,有很多人是这样来猜测、来自己解释。当然这些解释都不是有确凿根据。恰恰就是因为它整个操作上是黑箱操作,人们也不得不进行这些猜测方面的解释:如此匆忙的对洛让邓珠进行死刑的执行,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目的?是不是就是让这个案子成为铁案的做法?"

         在这里,王力雄先生作了一个假设推理。
         王力雄:"因为洛让邓珠指认了阿安扎西参与和指使了这个案子,如果洛让邓珠被判处死刑以后,他留下的只是一堆按过手印的案卷,死无对证。当然还需要一些证据啊什么等等。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很多证据都是可以制造的,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不乏先例的。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人们都不免提出这个疑问。
          当然,我现在并不认为这些疑问就是确凿的,就是这么回事。问题就是,既然把这个案子搞成一个黑箱的操作,你就避免不了人们从各方面去猜测、传言。"

*仁青扎西:民间人士在宗教或文化领域有较大影响,中共就惧怕这些影响*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仁青扎西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就这一案件的审理过程发表看法。
          仁青扎西:"这个案件的整个过程,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黑箱操作,没有什么透明度可言。这不是一个一般的小事情,是人命关天,再说每个公民有权保护自己的生命。如果一个人犯了罪,证据确凿,那么可以按法律程序办。但这一案件中共政府,尤其中共甘孜州政府,中国四川省政府都跟阿安扎西……那就不是什么犯了政治罪啊,就是中共是个独裁政权,什么民间人士在宗教或者文化领域上有了比较大的影响,中共就惧怕这些影响,所以他们就总是控制民间人士,尤其是民间有名望的人士。
         再说,阿安扎西是一个佛教徒,是一个和尚,也可以说是一个达赖喇嘛认定的活佛,到印度去学佛,回来以后中共就给他另眼看待。从那以后起,中共就是找出什么靶子来。  
         但是(在)人民群众中,他的威信比较大,所以前边两次就是群众救了他,最后说他搞'爆炸案'。
         阿安扎西确实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我们也跟他的许多徒弟谈过,他们也确实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出家人。"

* 王力雄:2002年西藏问题有宽松,此案与(当时)最高层思路可能有不一致的地方*
         1980年代初期就开始到西藏去采访、游历并且见过阿安扎西的北京作家王力雄先生继续就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二审判决作一些推测和分析。
         王力雄:"当然我们现在都是猜测。我一直觉得这事情里面有一些问题。他并不一定和中国当局的最高层思路是一致的,现在这个案子和这个最高层的思路有可能是有不一致的地方。"
   
        主持人:"请谈谈您的观察和比较。"
       王力雄:"2002年整个一年,虽然在其它方面严加控制还是照旧,可是在西藏问题方面确实有不断的宽松甚至解冻的迹象。2002年一年释放了7个藏族的政治犯,达赖喇嘛的哥哥到中国进行访问,然后尤其是达赖喇嘛的个人代表团规格很高,到北京来访问,也是几年来没有的事情。从这些迹象判断,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政府高层出于各方面的需求,包括国际影响等等这些方面,在力图调整对西藏的态度和政策。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出来了一个以如此严厉的方式和如此让大家疑惑的方式来办的这么一个案子,与整个这个趋势特别的不吻合。"

*王力雄:以前几次要把阿安扎西整倒没实现,用"爆恐"罪名治人可把人置于死地*
         主持人:"据您的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呢?"
         王力雄:"这有可能是地方当局由于缺少高层的视野,也没有领会这个高层的整个战略布局,来匆忙的做这么一个案子。当然这个案子和地方本身的一些东西有关,达到一些什么样的暗中的目的。但是这个案子有这么个特点,它一旦做成了,就很难再改变了。"

         主持人:"您为什么这么说?"
         王力雄:"这个'恐怖案'在当前的国际大势之下是个非常严重的罪行,中国政府也把这个案子提到非常高的程度'从重、从快、从严'来办,一旦用这样的罪名来治一个人的话,肯定可以把人置于死地。从这个角度讲,他对地方当局来解决这个案子是有利的,因为以往他们几次要把阿安扎西整治倒的话,都没有实现。"

       主持人:"以前您所说的'整治阿安扎西'是以什么样的理由呢?"
       王力雄:"以前整治阿安扎西的理由,要么就是'他违犯了政府的什么什么宗教规定';要么就是什么'他没有经过政府同意,他办学';或者是说'他煽动老百姓去阻止林场砍树、伐木'。那么这些东西呢,政府认为这是违反了政府的规定,可是对于老百姓来讲,这都认为是功德,做的是好事。
         所以这样的话,以前这些想整治他的这个理由,在老百姓那儿都不成立,老百姓就可以动员起来一弄就是上万人联名去'保这个他们的好喇嘛'……按他们的说法来说。
         所以一旦是用了这么一个'恐怖'罪名的话,它确实能够做到当地老百姓立刻都不敢说话了。当地政府部门的态度就可以变得非常强硬——你谁跟阿安扎西……为他说话,我们就視你为同案犯。
       '恐怖爆炸案'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它是一个刚性非常强的一种案子,它不像是以往要定罪一个什么政治案、什么'颠覆国家'、'颠覆政权',什么'分裂',或者是'煽动',这些罪名都是橡皮筋一样,可长可短。所以以前张思之律师在给魏京生啊、王军涛啊、鲍彤去辩护的时候,从来没有受到过阻挡,也不会中途就把他们想的……变着花招给排挤掉,当局也不怕。"

*王力雄:在黑箱操作的司法处理下,犯个小错误就只能用个更大的错误去解决*
         主持人:"您认为这是为什么?"
         王力雄:"你为他辩护,说'他没有阴谋颠覆政府',我就说'他阴谋颠覆了',这个事情也说不清楚。但是这个'爆炸案'就不一样,如果他不是真爆的话,那么他就是彻底的没爆。要么是百分之百,要么是百分之零。
         一旦是百分之零的话,你为什么当地会搞出这么一个错案?是不是这里边有构陷?有没有假证等等这些东西?马上就会有一批人牵扯进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这个案子一旦做成了,这个影响才发现波及出来,而这个波及出来才会和中央啊什么等等这些上层的西藏政策的抵牾或者分歧才体现出来。
         而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变成很难办的一个状态。如果他想调整的话,会有一种退不下来的尴尬。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原来对他非常有利的这个剑就变成个双刃剑,反过来就可以砍他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就很难把这个案子给减轻或者延缓,或者重新处理。  
         那么,当然……为什么要赶时间呢?这里面都有很多……就只能想象和猜测了,因为这都是我们无法了解的情况。"

        主持人:"顺着这样的思路,您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王力雄:"总而言之,在这样一种黑箱操作的司法处理的状态之下,当他犯一个小错误的时候,他就只能用一个更大的错误去解决这个小错误带来的麻烦,那么我觉得这就是现在的一个实际状况。
         假如他是个真实的、证据确凿的阿安扎西参与了这个'爆炸案'的话,他没有理由不让外面的律师去。外面的律师去,能更加有说服力,他何乐而不为?除非是这个案子的证据是确凿的。这个案情有可能是冤情,他不能让它翻过来,他才会这样做。当然这是我从推理的角度这么推,这样一个逻辑非常清楚,所以不能不让人怀疑。"

*王力雄:此案对外报道与真实情况不符,阿安扎西在法庭坚定表示与"爆炸案"无关*  
       王力雄:"那么,第二点疑点就是说,他这个案子在对外报道过程当中和真实的情况是不相符的。中国这个报道不是一个媒体的随意报道,是经过非常严密的、统一的、一种部署。这个报道是新华社发出的报道,但是我相信政法部门都参与、每一个字都反复推敲的,所以说他完全是代表了官方的口径。
         这个报道是说,阿安扎西和洛让邓珠对他们的罪行全部供认不讳。那么实际上呢,因为我本人和阿安扎西的亲属在这个过程当中多次的接触,我也非常认真的去向他们了解了这个情况。在甘孜州进行的这个案件的一审开庭,是有阿安扎西的两个亲属去参加,这两个亲属所目睹的情况,阿安扎西在法庭上非常坚定地表示自己跟这个'爆炸案'没有任何关系,他是被冤枉的。那么,为什么会在报道中有这么大相反的这么一个差别?这就不能不令人产生怀疑。"

*王力雄:洛让邓珠在法官宣判后,喊"阿当彭措活佛万岁!"推测他有愧疚之心*      
         王力雄:"另外一个,(报道)说'洛让邓珠本人对这个案子是服判,所以他不上诉'。但实际上,秋天在没有判决之前,我在甘孜州去了解情况时,就能够听到一些内幕消息,说'洛让邓珠开始是顶不住压力,指认了阿安扎西参与这个案子,那么后来他一下子看到这个阿安扎西被真的卷进来的时候,他后悔,就开始翻案'。当然这个是一个传说,我不能证实,我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根据.
         但是,阿安扎西的亲属在法庭上亲眼看到洛让邓珠在法官进行宣判的以后,喊'阿当彭措活佛万岁!'的口号,阿当彭措就是阿安扎西的那个活佛的名号。有一种对他推测,就说因为他有一种愧疚之心——他指认这个活佛,把活佛牵扯进来,所以他有一种求速死——他认为这是他的一个报应,这从藏民族心理是可以找到一种比较合乎逻辑的心理解释。"

*王力雄:阿安扎西的亲属受到警方威吓,此案被包装、封锁和掩盖,疑点值得推敲*        
        王力雄:"第三点就是当地警方对阿安扎西的亲属进行了人身控制,威吓、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和人身权利。当王静宏法官突然变卦,不要我们的律师介入,同时阿安扎西亲属所在地的警方把阿安扎西的亲属召去,调查到底是谁找了北京的律师,并且威吓他们'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你们是自己要负责任的,你们也是负不起呀'等等,进行这种威吓。
         所以从这些方面,你就能看出来,这些动作本身,就各个方面的整体性来看,对这个案子的包装、封锁和掩盖来看,我觉得这个案子的疑点是很值得推敲的。"

*玛丽:我们不安,此案可能受政治因素影响,两藏人可能不是制造"爆炸事件"的人*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执行理事玛丽女士(Ms. Mary B. Markey)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到她所了解的国际社会对此案的关注和下一步将要做出的努力。
         玛丽:"(英语原声,压混中译)我们知道,欧盟也将在希腊与中国展开人权对话,我想在这方面我们也会努力。欧盟官员正在提请欧盟各国关注,并将在会谈中再次要求中国当局对此案作出解释。我们'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希望与中国政府直接对话,到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机会,中国政府不愿与我们谈有关这两个人的案子,以及其它与西藏有关的问题。 
         我们的主要立场一开始就是敦促中国当局按照法律程序使这两个人获得公正的审判,包括公开透明的取证,让他们得到自己选定的律师的协助,以及有一个公开的审判,并且允许他们依法享有上诉的权利。
         我们很难对他们所受到的指控作出判断,在没有获得证据的情况下,由于办案过程是不透明的,我们无从知道有什么证据指控这两个藏人。我们了解到,政治的因素使地方当局在处理任何不同意见时不会有任何宽容。
        使我们感到不安的是,我们认为,由于此案可能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这两位藏人很可能不是像中国政府所指控那样,是制造'爆炸事件'的人。"

         以上是"心灵之旅"2003215日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中),即第二集。阿安扎西就是中共当局2015712日宣布在狱中去世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下次节目中,请收听本系列节目的最后一集,下集的回放。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