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RFA张敏: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宣布狱中去世 回放12年前系列报道(上)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与回放,20150716

*中共当局宣布丹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去世,拒将遗体归还家属,海内外示威集会*        
         北京时间712日夜里,中国当局突然宣布在狱中服刑已经13年的四川甘孜理塘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去世,并拒绝将遗体交给家人。
         今年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于2002年被中国当局指控"制造成都爆炸案",后被以"制造系列爆炸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
         得知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的消息,海内外藏人和世界各地人权团体举行示威、集会,要求中国当局公布丹增德勒仁波切死亡真相,将他的遗体交还家人,按藏人传统葬俗举办后事,并对13年前多有疑点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再度质疑。

*回放13年前"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节目上集*
         12年多以前的200328日和其后三周时间里,"心灵之旅"节目曾经连续播出系列节目"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上、中、下三集。
         在丹增德勒仁波切……也就是阿安扎西被宣布去世后的今天,请听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节目,今天播送的是上集——
         要谈的话题是"关注二审判决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28岁的藏族农民洛让邓珠和52岁的藏族活佛丹增德勒……俗名阿安扎西,被中国有关方面指控为200243日"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的主犯。据中国官方新华社2003126日报道,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26日二审裁定,驳回阿安扎西的上诉,维持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02122日一审判决,以"制造系列爆炸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洛让邓珠死刑,阿安扎西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中国官员2003127日证实,洛让邓珠的死刑已于126日执行。
        海内外一些人士对此案一直予以关注,并提出一些问题。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2003128日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录音片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2003128日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西方记者有关此案二审判决的提问时说(现场录音):"中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家,那么中国的司法机关对于任何一个案件依法进行审理的,这是完全按照中国的法律所进行的。那么实际上对于任何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是从事一些恐怖爆炸活动的分……犯罪分子,任何的法制国家都会予以依法的追究和惩处,所以我想呢,中国是严格按照有关的国内的法律所进行审判的。"

*2003年初RFA得到阿安扎西在狱中秘密录制、由人辗转带出的录音片段*
        日前自由亚洲电台得到阿安扎西在监狱里秘密录制、由人辗转带出的录音带。请听一段阿安扎西的谈话录音。
         阿安扎西:"(藏语谈话,汉译译文)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完全是无辜的。我一直劝人民要有善心,要关心他人,大家都知道我的所作所为。我是被冤枉的,我相信我的冤枉是会被证实的。我身为藏族人,一直献身于藏人的福祉,有人不高兴,所以从去年开始,就诬陷我。关于散发信件、传单和秘密的安放炸弹,我不但没有做,而且心里从来连想都没有想过。"

*王力雄:我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因迹象表明有可能是冤假错案*
         一直关注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海内外一些藏族、汉族及各族人士对此案的二审判决提出一些问题。
        
         中国著名作家,著有《黄祸》和《天葬:西藏的命运》等书的王力雄先生在北京接受我的采访。
        王力雄:"我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因为我们觉得这个案子它在很多方面都有迹象表明有可能是一个冤假错案。"

*达瓦次仁:中共为什么急匆匆把洛让邓珠处决?没人知道他怎么想、怎么说的*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西藏通讯》编辑达瓦次仁先生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我的采访。
         达瓦次仁:"中共为什么如此急匆匆地把洛让邓珠处决?洛让邓珠被逮捕以后,除了审判那天以外,没有一个西藏人见过他,一直到他死去的那天为止,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其实怎么想的、他是怎么说的,没有人,完全凭中共的解释。

*仁青扎西:外界到现在确实没看到什么证明说明洛让邓珠是制造这一爆炸案的罪犯*
        "国际声援西藏组织"的仁青扎西先生就这一案子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表看法。
          仁青扎西:"在这一案子上我个人的看法和我们这个组织的看法差不多是一样的,这个案件确实有点特殊性。比如说,首先他们说是洛让邓珠搞了这些爆炸活动,然后说是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在暗中操作。但是,你把人带到法庭上去,就应该要有个证明证据,必须要按照法律程序来办。
         中共的法律程序在书面上写得也比较好,就说'被告人有找律师的权利',但是这个案件就没有这么做。外界到现在确实没有看到什么证明来说明洛让邓珠是制造这爆炸案的罪犯。"
  
*茉莉:当局违法或不按常规:中途强行改换律师、禁止家属领取洛让邓珠尸体*    
         流亡瑞典的著名女作家茉莉听到此案二审判决的结果感到震惊。
         茉莉:"关于西藏活佛阿安扎西这个事件,他的(案件)二审的结果令海内外善良的人们目瞪口呆。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中国四川司法当局公然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他们在这个案子的审理中,很多地方违法。比如说,在中途强行改换律师,二审的结果当时洛让邓珠就被处死,他的尸体甚至禁止家属去领取。按照西藏的习俗,家属应该领取尸体由他们家属按照西藏的风俗去安葬。但是当局不按常规,不给家属洛让邓珠的尸体,可见当局有不少事情是见不得人的,是要隐瞒的事情。"

*扎西顿珠:我认为这个案子肯定有问题……非要把人置于死地*
         我请来自西藏、在美国纽约担任《北京之春》杂志编辑的扎西顿珠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扎西顿珠:"我本人认为这个案子肯定是有问题的。我相信,这个还是中共一贯的那种通过刑事案件来镇压政治犯的一种做法,这次只是我们觉得中共的过分就是非要把你至置于死地不可。"

*高寒:国际关注。非常奇怪中共这么快把人处死,中途换律师……很多非常蹊跷地方*
        住在美国纽约一直关注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网刊《中国之路》主编高寒先生说,他听到二审判决结果后,也感到非常震惊。
         高寒:"就我所知,国际……包括美国、欧洲议会,包括一些人权组织,还有联合国人权组织,对这个案子都表示了关注、交涉。非常奇怪的是中共这么快就把人处死了,这一点让我非常震惊。而且这个案子的整个过程当中,王力雄请了律师,四川高级法院已经认可,中途又换律师,这里边有很多非常蹊跷的地方。"

*王力雄:中国官方关于"天府广场爆炸案"的一些说法*
         高寒先生在这里提到的王力雄先生请律师,以及四川高级法院中途更换律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请在北京的王力雄先生详细讲讲事情的经过,他从发生在2002年的"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谈起。
        王力雄:"2002年的43日在成都市的市中心'天府广场'发生了一起爆炸案,这个爆炸案没有造成太多的人员伤亡,当时据说是有3个人感到耳朵被爆炸的声音震动感到不适,当然也是被算作轻伤。"
     
         主持人:"在这之后又是怎么锁定嫌犯的呢?"
         王力雄:"在爆炸之后,据说是……这都是官方这么说法啊……很多人就往爆炸的方向涌去看热闹,另外在同时有一个大学生发现,有一个人和其他人的方向是相反的,逆向而动,就是匆匆忙忙的要离开现场,于是这个大学生警惕性很高,就向交通警察报告,交通警察就联系了公安警察刑事警察,警察就在离案发现场200多米以外的地方,大概在十多分钟之后,就抓到这个逆向而动的人,一查这个人就是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的一个农民,他的名字叫洛让邓珠。
        洛让邓珠被捕以后,经过审问……这都是官方的说法,说他在审问之后就供认了这个案子是他所做的,再继续审问过程当中,他就供认他的指使者就是当时也是甘孜州雅江县的一个寺庙,这个寺庙有很多叫法,原来都是叫崇新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公布的案卷里叫做吾陀寺(音,也有说那兰陀寺),就是从雅江到理塘去的路上,在路边的一个寺庙,这个寺庙我也去过。这个寺庙的活佛俗名叫阿安扎西,法名叫丹增德勒,他的转世活佛的名字叫阿当彭措,(说)这么一个人是背后主使者。"

*达瓦次仁:对藏人一些称谓含义的解释*
         由于阿安扎西有俗名也有法名,提到他,见诸媒体的还有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称呼。
          我请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达瓦次仁先生对这些称谓的含义作些解释。
          达瓦次仁:"阿安扎西也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因为他是达赖喇嘛所认定的活佛,而且是从达赖喇嘛座前受戒,达赖喇嘛叫丹增嘉措,所以'丹增'的名字也在他的名字前面,因为这是藏传佛教的一种习惯。'丹增'是持教,'德勒'是吉祥,'仁波切'是活佛、转世活佛。"

*王力雄:中国官方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一些说法和处理情况*
        接下来我们继续听王力雄先生讲述阿安扎西被捕经过。
        王力雄:"在200247日凌晨,大概一点钟还是两点钟,大批武警就在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逮捕了阿安扎西和他身边的四个小和尚。"

        主持人:"后来又是怎么定的罪?"
        王力雄:"也是官方的说法,'经过一段时期的审问以后,阿安扎西也招认了这几起爆炸案是他指使的,同时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都招认了,发生在甘孜州其它几个地方,包括理塘、包括康定,一共……'原来说是七起,后来定案的时候是'五起爆炸案都是他们制造的'。这样的话就给他们定上了'制造系列爆炸案、煽动分裂国家'这么一个罪名。在2002122日由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判决时,判定洛让邓珠死刑,阿安扎西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主持人:"您能不能再讲讲以后上诉和二审的情况?"
         王力雄:"这个案子判完之后,洛让邓珠当时没有提出上诉,而阿安扎西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上诉送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审理。2003126日二审的合议庭在甘孜州的首府康定进行二审终审判决。判决结论就是维持原判,驳回上诉。在当天就执行了对洛让邓珠的死刑,对阿安扎西维持死刑缓期两年的判决,收进监狱。这个案子从官方处理和官方说法上来讲,整个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一审判决后王力雄与23位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联署《建议书》后又有125人签名*
         早在此案一审判决后的20021212日作家王力雄先生与其他23位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联署《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阿安扎西、洛让邓珠死刑案上诉审理的建议书》。后来在《建议书》上签名的又有125人。
        
        该案二审判决后,王力雄先生于第二天致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中国最高法院提审。
      
*王力雄:我去藏区15次,对阿安扎西一直保持兴趣,自他去传教当地社会秩序井然*
         我请王力雄先生讲讲为什么对这一案件特别关注。
         王力雄:"我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到西藏去,当时我主要是对西藏的文化和西藏的自然环境感兴趣。随着去的次数增加,开始对西藏问题的认识越来越多一些、越广一些.到现在为止,我总共到西藏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周围的四省藏区,就是按照国外的包括西藏人本身的Tibet 这个概念,我总共去过15次藏区。
         我对阿安扎西一直保持兴趣。"

        主持人:"您为什么会对阿安扎西产生了兴趣?"
        王力雄:"原因就在于我对西藏问题研究的过程之中,一直在感觉西藏社会现在面临着一个传统文化解体、世俗化不断蔓延的过程。它又丧失了在毛泽东时代的那种全能的专制主义的一种统治方式。
         简单的说,从社会治安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尤其在康区,社会治安一直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包括车匪路霸,抢劫、打架、醉酒、赌博等等这些现象,都是屡见不鲜的。很多地方稍微一到天黑时,所有司机都不敢出行。包括我本人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夜间行车时遇到抢匪。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的维持社会秩序功能都是由警察和法律来完成的。山高地远,即使发生了什么案子,比如说有些地区发生谋杀案,报案就要走三天,骑马啊什么这样跋涉,最后走到县城去报案。警察最快速度装备好,再赶到事发现场,又是三天过去了。该跑的人早跑了,已经无法再去破(案)。
         整个藏区社会治安问题如何去找到一个解决的方式?对这样一个问题的观察过程之中,我就发现在雅江县,也就是阿安扎西所在的地区有另外一种面貌。当地虽然也是在原来非常彪悍的康巴人居住的地区,原来也是那种社会治安问题多多的地方,但是自从阿安扎西在那儿做了数年宗教方面的传教等等整合社区的工作之后,那里竟然能出现很多农村整存整村的人百分之九十几以上的戒烟、戒酒、不赌博、不杀生、不打架、不偷盗,出现整个社会秩序一片井然、社会风气都非常好的一种状态。"

*王力雄:中共政府不允许出现说话有渠道和分量的人,与阿安扎西矛盾冲突升级*
         王力雄:"我一开始是被这样的一种社会现象所吸引,那么在对这个社会现象进行观察的过程当中,逐渐的我就会把感兴趣的一个观察目标对准阿安扎西,我发现他在这里面的社会起到的作用非常大。并且我在2001年曾经亲自去他住的地方拜访他,和他本人进行过交流。我实际上是准备把他作为一个社会案例的研究对象,就是如何能够用传统的藏区的文化和宗教在一个现代化的社会当中去整合国家控制能力所波及不到的这样的社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他一直是在和当地政府不断发生一些冲突。"

         主持人:"为什么会发生冲突?是什么性质的一些冲突?"
         王力雄:"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政府基本是个全能政府,无孔不入,而且不允许有任何别人具有相应的权利,也有说话的渠道和分量。一旦出现这样的人物,对他们来讲……一般来讲是不可接受的,在这个互相排斥的过程中,就导致了一种互动矛盾的升级。"

*王力雄:数万群众签名按手印,派代表到北京、成都上访上告要求保证阿安扎西安全*
          主持人:"在这种升了级的矛盾中,一边是政府,一边是阿安扎西,当地的群众是什么态度呢?"
          王力雄:"当地群众是一直站在阿安扎西这一边和政府抗争的。而且两次阿安扎西因为和政府的矛盾达到比较尖锐的地步,为了防止政府对他采取一些什么特殊的行动,他采取了出走的方式,而在这个过程当中都是由当地的群众数万人集合签名按手印,并且派代表到北京、到成都去上访上告,要求中央和省里的有关部门保证阿安扎西的安全。"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样的一种社会现象?"
         王力雄:"我一方面能够看到这个传统的一种文化整合的这种努力和现代的这种专制政府的控制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也能够看到阿安扎西本人在当地群众当中的崇高威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对他的兴趣实际上是越来越深入。因此,当我听到阿安扎西因为'系列爆炸案'被捕面临审判时,我感到非常吃惊。"

*达瓦次仁:洛让邓珠家乡熟人对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的印象*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西藏通讯》编辑达瓦次仁先生又介绍了一些关于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的情况。
       达瓦次仁:"洛让邓珠有两个孩子,因为他的家庭非常贫穷,所以阿安扎西曾经接济过他、帮助过他。但是他既不是阿安扎西的弟子,也不是很亲近的心腹啊这样的人。洛让邓珠他们家乡的很多熟人在印度。据我们向他们采访,他们都说,他并不是很有能力的,而且不是政治意识很强,或宗教意识很强的人。他们不相信洛让邓珠会进行爆炸,或者搞什么民族独立活动等等,他确实是个很老实而且为生活所拖累这样的一个人。
         阿安扎西呢,他在那儿建了很多寺院,他在……西藏来说是康区……在甘孜州南部地区的藏人中间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王力雄:二审处理中我发出《呼吁书》,提出三点建议,最后总签名人达149*
        王力雄先生说:"从我本人来讲,我是不太相信他能去做出这样的事情。当然了,我并不是说,当地司法系统对这个案子的审判完全是个冤假错案,因为这个我没有证据。那么我对阿安扎西的接触也只能说是一个很浅的接触,也可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在二审处理中,我所进行的呼吁,提出的希望,都有不是说建立在这个案子是个冤假错案的基础上,而是说应该对这个案子进行透明的、公正审理,能够做到让各方面都口服心服,就提出直截了当的、非常确凿的证据,才能够对这个案子的公平审判是有利的。
      
         我发出一个《呼吁书》,提出三点建议。
        一个是由我们这些独立的民间人士来为阿安扎西聘请四川省以外的律师为阿安扎西作上诉辩护。因为这案子是发生在四川省,而且这个案子一定是经过四川省的省委和有关方面讨论和决定的。那么在四川省工作和生活的律师他很难不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与影响,因此就不太容易保持一个公正的位置。
         第二点,我们希望案子让媒体有比较充分的了解和报道的过程。
         第三点,我们提出希望能够邀请海外的藏人代表旁听二审审理过程。我们相信,如果阿安扎西是有罪的,那么通过这样的一个审理过程,把确凿的证据都拿出来,让律师为他充分的辩护,然后在法庭上经过充分的辩论,最后对他进行定罪,各方面会对这个案子心服口服。如果完全还保持现在这种暗箱操作,即使阿安扎西是有罪的,最终的结果也会被流传成一个汉政府压迫西藏人的又一个故事,而且不断地流传。
       
         从这样一个角度,我想没有什么理由不接受我提出的这三点建议。
        同时也以挂号信寄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寄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在网络发表以后,最后总的签名人达到149人,来自十几个国家的华人,签名人也包括一些藏人。"
*王力雄:我们为阿安扎西聘请四川之外律师,主审法官先是合作,后又改聘四川律师*    
       王力雄:"发出这个倡议之后,我们也开始具体行动,由我们去为阿安扎西聘请四川省以外律师。"

         主持人:"请介绍一下你们所找的律师。"
         王力雄:"在北京找到了可以说是中国律师界重量级的……甚至被海外媒体称为'中国的头号律师'张思之先生,中国的第一批律师,今年已经75岁了,也是《律师》杂志的主编。同时他又曾经给李作鹏、鲍彤、高瑜案……这都是非常著名的案件,律师是由他来担任的。张思之律师不但接受我们的委托和这个案件,而且在律师费等等方面全都是不予任何计较和考虑的。同时他又找到他的合作伙伴,就是魏京生案一块儿辩护的李会更律师共同承接了这个案子,由他们的律师事务所给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阿安扎西案的合议庭发了正式公函,他们本人也和阿安扎西的主审法官王静宏进行了联系。"

         主持人:"四川的法院方面当时是什么态度?"
         王力雄:"在当时,王静宏法官对他们都是抱着非常配合的态度,多次协商,谈到了非常具体的问题,包括何时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去看这个案卷,什么时候要去关押阿安扎西的看守所会见阿安扎西,路怎么走,同时因为阿安扎西不会说汉语,需要配翻译,翻译怎么找……王静宏法官介绍,由于阿安扎西地方口音非常浓重,从北京和成都给他找翻译的话,可能在那儿都不一定能够胜任翻译任务。所以他还建议由他来安排在当地找翻译,为我们的律师进行服务等等。这些非常细致的协商双方已经谈好了,什么时间去和什么时间做这些事情。我当时已经在为这两位律师去四川办这个案子做旅行安排。但是突然王静宏法官打电话过来,说阿安扎西自己已经委托了两个律师,是甘孜州当地的律师,而且比我们委托的律师还要早一点。用了一些这种理由,他说我们的律师就不能去了。
         我们当时都非常意外。在开始他们接受我们的律师的时候,我们也是感到意外,他们一下显示的非常配合,因此我们还都感觉到很满意,而且还有人认为'是不是阿安扎西真的作了这个爆炸案?不然的话法院怎么会这样信心十足?'当时我还回答'即使阿安扎西真的介入这个爆炸案,我们也不是白做的。因为我们这个做,并不是建立在阿安扎西是没有罪之上,我们这样做,为的是追求司法的公正,是一个透明的、公开的操作过程。"

*王力雄:我呼吁提审是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刑法执行的若干解释》第305条规定*
         主持人:"二审判决之后,您又就这个案子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法院提审,根据是什么呢?"
         王力雄:"我们的根据就是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个'关于刑法执行的若干解释'条文第305条的条款规定'凡是下级人民法院有可能判决错误,另外这个案子复杂、疑难、重大,可以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我们就是根据这样一个法律条文的解释,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这个案子在很多方面都有迹象表明有可能是一个冤假错案。另外因为这个案子是涉及到民族关系、宗教界人士和宗教的问题,涉及到非常敏感的国际关注的这个西藏问题,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是属于'复杂、疑难、重大'的案子,按着这个条例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是应该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的。
          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建议和呼吁,他们到底做不做,只能由他们来决定。"

         以上是"心灵之旅"200328日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上)",即第一集。阿安扎西就是中共当局今年712日宣布在狱中去世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下次节目中,请收听本系列节目的第二集回放。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