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15日星期三

野渡:四大妈因何妖孽:社交网络时代话语权的代际变化

微信时代的传奇妖孽当为王五四莫属。这个被昵称为"四大妈"的小胖子一夜爆红后,每一篇新鲜出炉文章都被疯狂刷屏,即使是其账号被火眼金睛的"朝阳区群众"举报封杀后,其转世公号"王枪枪"、"王大姨"仍被热烈追捧,成为新一代的网络大V。
微信时代的王五四颠覆解构了体制与精英自觉或不自觉合谋的强势话语。在王五四的悖论式幽默语言下,盛世中国的画皮被一层层剥开,时代的荒谬无所遁形,改良精英去政治化的立场表达只不过是道德"自我称义"的赝品。这种戏谑性语言在解构同时也形成了鲜明的符号表达:这是网络时代年轻人对成年江湖话语权的挑战。
大陆数代社交网络媒体无论如何变化,都难以改变传统精英为其核心话语,除了权力隔三岔五让网民明白敝国的言论自由是凌驾于朝鲜之上外,同时这还是一个成年人的江湖,思想的锋芒让位于贩卖情怀,兜售廉价转型的心灵鸡汤毫无掩饰地敌视贼心不死的口炮革命。在以"从我做起"为自己懦弱人格披上遮羞布的话语体系下,无力者更加无力,奋进者孤立无助。
在新极权体制极化对社会的控制和压制民间抗争节点下,对未来转型路径的分歧使泛自由阵营的"态度同一性"荡然无存,群体的分化必然不可能追随和重复传统精英的话语观点,开始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中国抗争政治的下沉化使抗争主体从知识分子移向草根民众,而行动能力的代际变化使青年以更标新立异的抗争形式取代传统中老年成为抗争主力,与行动相应的观念表达在话语体系里即表现为年青一代对成年话语权的挑战。
这种挑战不是中国特有的,是全球抗争话语在社交网络时代的代际变化。社交网络媒体天然是更能被富有创造力的年青人发挥的,抗争政治作为新型政治参与形式,抗争方式的创新性成为影响公众获得认同的有效策略,社交网络媒体的创新性是年青人创新的主要工具,而年青人创新的抗争方式同样通过社交网络媒体的传播而得以打动公众形成动员。
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起,精通网络新媒体的年青一代在基本民主权利的追求下借助社交网络工具完成了观念的表达、沟通、传播、动员,进而推动了社会体制的革命性变化,这场被称为"社交网络革命"的革命浪潮改变了人类的政治生态。及后2014年3月发生在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和9月香港的"雨伞革命",都凸显了社交网络和年青一代的结合在社会运动的威力。这场"社交网络革命"影响之深、范围之广至今尚未完全结束。
社交网络话语权在中国的代际变化,恰逢微信取代微博成为新媒体的流行工具,因而促成微信公号成为争夺话语权的新战场。此话语权既是体制与民间两个对立的舆论场的争夺,亦是年青一代的抗争者与传统精英的不同舆论场的话语权争夺。在体制极化和代际变化的影响下,更有活力的年青一代坚持民间主体性的表达获得更大范围的传播便成为必然。这就是四大妈妖孽传奇的深层原因。
话语权的代际变化在中国现实已因思潮分化而争论不休的环境下,伴之而来的也必然是激烈的观念论战。一个典型的真实事例是:王五四爆红后,知名NGO工作者姚遥撰写了一篇广为传播的网文《人人都爱王五四》,被一民间作家团体的副秘书长公开讥讽为标题是"毛主义深入骨髓的集体代言句式"。常识却是,这是《人人都爱雷蒙德》这部著名美剧在此恶搞与解构时代被广泛应用的娱乐句式。这显示了代际变化既是政治立场与认知的差异,也同样是逻辑与智识的差异。

动向杂志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