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胡少江:连续三个“黑色星期五”是对政策制定者的愤怒和羞辱

几个小时之前,中国股市再一次以暴跌收场。一天之内,上证指数和深成指数的跌幅分别高达百分之五点七七和五点四一。上证指数跌破四千点的心理防线后继续下行,直至跌破了三千七百点。中国股市已经连续三个星期送来令投资者胆战心惊的"黑色星期五"。从中国股指的跌幅看,在过去三个星期里,中国股市投资者的损失高达百分之二十八。

在此次股市暴跌中感到惊慌失措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小户散民,还有中国政府。当股市暴跌两周之后,中国政府终于出手救市,连续宣布了多项金融政策,其中包括上周末出台的降准、降息政策,还有前天仓促出台的券商两融管理新规定。但是市场似乎并不买账,每次中国政府出台所谓的"利好"政策之后,第二天便是更加急切的下跌。

不少人认为,股市是一种市场行为。政府不应该为股市负责,那种在股市上一赔钱便埋怨政府的心态是不对的。一般而言的确如此,但是中国股市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部分,这样的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性质是政府的"主导作用"。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地应该为这次股市的暴涨暴跌、尤其是为小股民的巨大损失承担绝大部分责任。

政府是这一轮来势汹汹的虚高"牛市"的始作俑者。与此轮牛市之前相比,中国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没有明显的变化,不仅如此,中国经济的宏观面正面临多年不遇的巨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牛市的出现的确十分蹊跷。从事后看,推动这轮牛市出现的正是场内场外数万亿的杠杆资金,而中国政府无意甚或有意的对这些资金的放纵则是掀起此轮虚高行情的最基本的要素。

中国政府乐于看到股票市场出现牛市的初衷显而易见。它需要一些利好消息转移人们对经济增速下滑的负面效果的不满,从而在政治和社会层面缓解它面临的困境。从中国官员和媒体在牛市兴起指出发表的一些兴奋的评论看,他们期待股市高涨带来的收入效应推动中国长久低迷的消费,以此来帮助陷入困境的中国制造业解困,并缓解由于投资和出口下滑给经济带来的进一步下行压力。

不少分析者也认为,有意推高股市对效益低下而且负债累累的国有控股企业和居高不下的地方政府债务能够起到缓解的作用,从而解除由此带来的对国家控制的银行业的威胁。这也是人们所看到的国有控股企业借机高价抛售股权和中央政府抓紧进行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的的原因。从官方公布的消息看,大量国有基金和地方政府的确已经从这一轮的虚高行情中获利。

可以说,正是中国政府的短见和自私为中国中小股民带来的巨大的灾难。尤其是,中国政府对于放任杠杆资金出笼所带来的负面效果缺乏遇见,对由此带来的市场混乱管理无能。一旦发现市场正在变成失去控制的"疯熊"的时候,一方面没有根据的指责外国资本,另一方面又出台一些零碎的政策仓卒应对。这种做法当然无法阻挡市场的下滑势头。可以说连续三个"黑色星期五"和连续三周股市剧跌市市场对中国政策制定者的无情嘲弄。

中国政府在这个周末很有可能出台更加激烈的救市举措。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样做,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市场继续不买账,需要政府为它所犯的错误付出更高的代价;或者是市场短期出现止血现像,但是会将定时炸弹留置在哪里,等待著下一个机会爆炸。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出现,真正的受害者都是那些将一辈子的储蓄投进股市的中小股民。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