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胡少江:中国股灾展示中国社会力量对比变化


不过四周的时间,上海A股指数从五千一百多点狂泻到三千五百点以下。政府在股市狂跌的前两周茫然失措,随后又在市场一片恐慌之中仓促出手救市。但是前几轮救市措施不仅没有达到期待的效果,反而进一步推动股市加速下行。直到政府最终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才止住了股市的狂泻的势头,到本文发稿为止,上证指数仍然在三千九百点以下。四周的累计跌幅仍在百分之二十四左右。

在中国股市近几个月来的跌宕起伏过程中,中国政府与市场力量展开了惊心动魄的博弈。这场博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的窗口,展现了政府、企业和一般民众之间的力量对比的变化。

这一轮股市博弈显示,假如根据市场规则行事,中国政府远不是企业、投资者、投机家等市场力量的对手。从最初几周的股市几乎不受拘束的自有落体过程看,中国的市场监管者和宏观经济政策的决策者全然不察严峻的形势。他们不仅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稳定市场,而且还通过进一步严格限制融资融券等措施继续打压市场。由此可见,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知识理解市场的情绪,也没有成熟的指引市场运行的机制。

而为自己的最大利益行动的企业、投资者和投机者们则比中国政府要明白得多。他们先是利用中国政府的愚蠢人为推高中国股市,从中赚足了利润,然后立即撤退。在中国政府三心二意地出手救市之后,他们又很轻易看出政府政策的破绽,巧妙利用市场情绪,继续打压市场以期抄底为未来赢利打基础。而在中国政府鼓励下高位入市的小股民们则被牢牢套住。小股民俨然成为自利精明的基金专业人员和盲目愚蠢的中国政府的共同受害者。

在前一段推高股市和股市下行的博弈中,市场专业人才完胜中国政府官僚。政府的惨败说明了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结构的巨大变化。这个变化的最显著的特点是,体制内机构不再是中国第一流人才的集聚地。在计划经济时代,甚至在改革开放以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政府和其他体制内机构是中国社会精英首选的就业目标。如今,中国的社会精英正在政府以外的领域,尤其是金融、法律、新技术企业等另辟天地。

当然,中国社会精英不敢也不愿意与中国政府正面对垒,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并非是一个法治社会,政府仍然有无限制使用暴力的法外特权。但是他们会利用一切机会,包括利用中国政府官员的愚蠢和贪婪,来为自己赢得利益。中国政府的决策者大多是二三流的人才,即使还有少量优秀的人才,由于没有合理的动力机制,这些人也不愿意主动学习和研究新问题,更不愿意冒任何风险来为新的政策背书。在这样的博弈中,政府怎能不输?

中国政府在市场博弈屡遭失败之后,断然采取完全行政命令方式来指挥股市。除了使用印钞权宣称将无限提供资金之外,还出面决定在何等价位企业和企业高管应该买进或者卖出股票,并且公开声称将对不遵从著进行惩罚。在现代市场经济中,政府干预在所难免,但是干预到决定什么价位是合适的股指价格,却是天下奇闻。从表面上看,政府强权暂时在市场占了上风,但是这也意味著从此之后中国政府将有责任为中国股市起伏负责,为在股市中亏损的中国人买单。因为政府正在明目张胆地操纵价格!

中国政府在股市上的孤注一掷说明了它的尴尬处境,它这样做是因为它实在输不起。股市上的彻底失败会暴露它是一只无能的纸老虎:民众的愤怒将摧毁它已经风雨飘摇的统治合法性;与社会精英博弈的失败使得它对进一步失去社会控制而胆战心惊。但是,政府注定是赢不了的,因为一个由于经济发展而多元化的现代社会,不会永远接受号称全能而实则无能的政府控制。政府采取的非经济、非法制手段虽然可以赢得一些时间,但是却在为这个集权制度的彻底失败奠基。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