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9日星期四

李兆富:救市的荒谬


「全世界的政府和央行,都会在市场失去信心的时候出手救市,大陆政府要救A股,有何不妥?」有人这样问。

请容许我借著名财经评论家张化桥先生的话来回应:「政府干预只是摧毁政府信用,浪费纳税人的钱,浪费官员的时间。它容易导致道德风险。政府容易被利益集团绑架⋯⋯政府对股价,指数没有任何责任。它唯一的责任是维持秩序。」

究竟市场对甚么失去信心?是对价格水平失去信心?那就易办。价格下跌到某个水平,总会有人觉得是合理,从新持有资产。问题是,资产价格涉及到抵押品的价值,当抵押品的价值大幅下跌,便会引发信贷危机,继而变成银行的信心危机。通常,一发生银行的信心危机,一个地方的经济就会完全崩溃,返天乏术。

暴力救市,不是因为北京怕股民输钱,因为股市本来就是一个冒险的地方,愿赌服输。其实上次股灾,也只不过是零七年的事;当时,北京被没有今天的那种慌乱。

零七年和今天的最大分别,在于当年的股市还未有杠杆化。换言之,当年的股市下跌多少,财富都是即时蒸发,财散人安乐。可是今天的股市,已经因为融资融券的制度,产生了杠杆效应,也就是说,股市下跌会影响到信贷市场;当信贷市场出问题,那才是真的的信心危机。

今个星期二,A股市场上的上市公司,竟然有近三分一自行申请停牌;它们当然有各种理由,不过,说穿了就是为了要避开股价急跌。为甚么这些上市公司怕股价急跌?假如这些公司本身都有用自己的股票作抵押,又或者他们的高层将股票抵押了,他们当然不想见到股价下跌而被银行追收差额。所以有大陆股民觉得过去个多星期的所谓救市,只不过是「让领导先走」,足见中国不少老百姓也清楚明白,究竟这个社会是腐败到一个甚么程度。

当然,今次的A股股灾,至今仍然有人深信共产党政府是无所不能,只要他们想做的事,没有办不到的。这种想法的最大盲点,就是在于没有考虑到,每一个政府干预都有其代价,而且大多数时候,代价是由一般平民百姓去负担。有人说,今天要是在大陆发生经济危机,结果会演变成管治危机,我相信北京也意识到这个风险,所以对于托市,要无所不用其极。可是,长久下去,今次的干预只会令中国经济对外接轨的步伐走回头路。

说到底,一个专制政权太过依赖不断的经验膨涨来肯定统治的合理性,最终只会令到经济变得扭曲,统治也不合理。当下的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