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4日星期五

郑恩宠:人權律師已成中共的政敵

俞正聲說:現有百分之三的律師不聽話,要好好管教。對鄭恩寵、倪玉蘭這樣的律師,我們道理上講不過他們,法理上搞不過他們,我們可以停他們的飯碗嘛……


被軟禁十年的上海人權律師鄭恩寵,
是開放雜誌開放網多年的特約作家。
7月1日,中國人大剛通過《國安法》,就發生了嚴重的股災。9日凌晨3時,女律師王宇一家三人分別被綁架失蹤。11日晚,中共最大三家喉舌新華社、央視和《人民日報》同時報導,公安部宣佈摧毀了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自2012年7月以來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重大犯罪團夥」。數天內,全國知名的人權律師均被「圍剿」。截止7月25日,涉及25個省市的225名律師、律所工作人員及相關人士被刑拘、傳喚、抄家、失蹤、約談和監視居住,其中12人已被官方證實刑拘入獄。

中共為何突然對全國人權律師群體進行大規模的抓捕和圍剿?事實證明,在深刻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中,中共已將人權律師群體視為最大政敵,為挽救失去人心的體制。

7月10日黑色星期五王宇被綁架

7月9日凌晨三時,女律師王宇被綁架,丈夫包龍軍送16歲的兒子包濛濛赴澳大利亞讀高中,在北京機場被綁架。王宇是著名人權活動家、前國家人事部幹部、法學碩士曹順利,新疆伊力哈木教授和人權捍衛者吳淦的辯護律師。曾代理法輪功、三鹿奶粉、上百起群體敏感案的北京鋒銳律師所,被公安機關以「涉嫌重大犯罪團夥案」查抄。主任周世鋒、王宇、王全璋、謝陽、黃力群、謝遠東、劉建軍律師和工作人員劉四新法學博士、翟岩民等被刑拘、監視居住。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中共此次抓捕的黃力群律師還是個副部級幹部。56歲的黃力群曾任全國人大信訪局副局長、西藏自治區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他和周世鋒是同學。黃力群提前退休當律師,出身於法律世家,其父曾任最高法院第一任行政庭庭長,其母是研究法律的學者。

7月10日中午,北京李和平律師懷抱女兒,多名彪形大漢敲響大門,當李妻王峭嶺剛開門,就迅速沖進至少十名以上男子,只有一人晃了一下天津市公安局的工作證,同行人員就開始搜查,打包了幾乎家中所有的電子設備、案卷和書籍資料後、警方押著李和平及一車的物品呼嘯而去,連一份《扣押清單》都未留給家屬。

抄家、威脅鄭恩寵律師

7月11日中午12時,上海公安局閘北分局來了兩位警官宣佈對我家搜查並以「偷稅漏稅」之名刑事傳喚。前後搜查了45分鐘,搜走筆記型電腦一部、手機兩部,然後將本人帶到閘北分局一樓審訊室。下午2時30分起,區公安局國保處史金榮、張曉明告知:

「從今天起停止對北京律師被抓一事關注、停止聲援,否則今天對你的處理結果領導已定,這個結果是你想像不到的,我們也想像不到,你不必急著回答我們,考慮清楚再回答」。我說:「你們不必繞圈子,我現在就回答你們,我無非今日就被你們逮捕、坐牢」。

史說:「比這個更嚴重」,我說:「那你們就槍斃我好了」。兩個國保不約而同說:「槍斃不可能」,我說:「那就無期徒刑」,史答:「那差不多」。直到晚間23時張曉明再進審訊室說:「你現在聽候處理結果,從明日起你不能出家門」,我說「這是什麼想像不到的結果,你們到底想玩什麼?」……

7月17日上午9時至9時30分,上海公安機關又來了7名警官,帶了最先進的儀器,對我家進行了地毯式搜查,抄走筆記型電腦一部、手機4部。這是自我2006年6月5日出獄後所經歷的第21次搜查和第九十次傳喚。

人權律師在27萬律師中佔百分之三

 7月16日,律師覃永沛會見剛被刑拘的陳泰和律師,他是廣西桂林科技大學法學教授。7月11日,他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刑拘。為了使他屈服,當局將他和3名死刑犯關在一囚房。陳律師表示,他沒有違法,會抗爭到底,不懼怕任何迫害。女律師徐琳聲明,若被判刑或入獄一年仍未判刑,就離婚,為了保護家人……

中國人權律師群體已經深深紮根在中國的大地上,自2003年起在中國的大地上崛起。外界對此類律師有的稱維權律師,有的稱人權律師,有的稱死磕律師。我認為對他們的三種稱呼其實是一大類,但有所不同。律師都是維權的,但在中國特定的語境中,真正能稱之為維權律師的只占全國27萬律師中的百分之三。

俞正聲在上海曾經多次說過,有百分之三的律師不聽話。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前,俞正聲在上海市政府會上,將律師管理分為五類:中共黨員律師各級黨組織要管好,民主黨派中的律師,我們很放心,他們比我們管得還要好。海外歸來的律師我們也很放心,因為他們知道,在中國能比國外能掙更多的錢。現有百分之三的律師不聽話,要好好管教。對鄭恩寵、倪玉蘭(北京)這樣的律師,我們道理上講不過他們,法理上搞不過他們,我們可以停他們的飯碗嘛……

27萬律師的百分之三是8100名,這應是中國大陸維權律師的數量。人權律師是這8100位維權律師中敢接被當局認為涉及「政治底線」或在社會上有重大影響案的律師,目前數量應在千名以上;而知名的死磕律師是人權律師中敢於衝擊中共司法體制的律師,數量應在二百人以上。

曾任全國人大常委委員的黑龍江律師遲風生說:「死磕律師就是把三十多年來中國人辛苦制定的法律一條一款落實到實處,希望實現的也是中國人的百年夢想。」

維權律師在維權運動中的風雲人物

 中國公民的維權運動自2003年興起,得益於海外互聯網傳入大陸。當年的孫志剛案、非典案、上海東八塊拆遷案、企業家孫大午冤案等系列個案引爆了維權運動的興起。2005年,香港《亞洲週刊》將十四位維權律師與法律工作者評為維權運動中的風雲人物:

. 許志永律師(2009年被抓,2013年被判四年)
. 高智晟律師(2006年、2009年兩度被判刑,現被軟禁在烏魯木齊)
. 郭飛雄(2006年被判刑、2013年再度被捕)
. 范亞峰法學研究員(被中國社科院解聘2006年後人身自由一直受到限制)
. 滕彪律師、法學博士(2011年被失蹤70天,現流亡美國)
. 李柏光律師(2015年被抓,現行動受限制)
. 張星水律師
. 陳光誠法律工作者(2005年被判刑、出獄後被軟禁、現流亡美國)
. 朱久虎律師(2006年被判刑)
. 莫少平律師(行動受限制)
. 浦志強律師(2014年被抓)
. 鄭恩寵律師(2003年被判三年,出獄後長期處於軟禁中)
. 郭國汀律師(2005年5月流亡加拿大)
. 李和平律師(此次掃蕩被抓)
. 2012年7月5日,在美國國會以「中華維權律師協會」的名義頒發「十佳維權律師」獎,獲獎的十位律師是:高智晟、鄭恩寵、王永航、李蘇濱、騰彪、江天勇、劉巍(女)、唐吉田、李和平、李雄兵。

人權律師是公民社會的重要支柱

自2003年至今的12年中,在中國大地風起雲湧的公民維權運動中,出於對普世價值認同,異見人士群體、良心記者與作家群體、受害的民營企業家群體、自由化知識份子群體、右派群體、農民工群體、冤案受害者群體、法輪功群體、軍隊復員和轉業幹部群體、地下宗教群體、少數民族群體、良心知識階層群體、冤案受害者群體、線民群體、二千萬訪民群體等,在人權律師的辛勤努力下、逐步凝聚成為具有十分壯觀的公民社會。

在此過程中,人權律師成為捍衛人權的最重要的力量。他們利用其專業法律知識和社會影響力,為遭受冤案、身陷牢獄之災的人們提供法律幫助,並對受到迫害的人士和親屬提供力所能及的各種援助,讓身處弱勢的人們消除恐懼,並試圖通過這些良心律師的幫助得到法院公正審判。人權律師作為社會法律精英,在公民社會的構建和民主轉型過程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這也許是當局出重拳打壓律師的直接原因。
    此次對人權律師的「大圍剿」是中共十八大以來,針對公民社會進行大清洗的一部份,此前遭受清洗所波及的異見人士、NGO(非政府組織)、地下宗教、互聯網活躍人士、大學新聞和研究機構中具有自由化傾向人士和訪民至少有1500人被捕入獄。其中包括知名律師許志永、浦志強、唐荊陵和丁家喜,但這些鎮壓並沒有嚇退人權律師群體。

十二年來,在中國大地上,無論在法庭內外,無論在互聯網上下,無論在鄉村還在街頭,無論在黑龍江的建三江還是在慶安,從山東臨沂到廣西北海,從河南南樂到江西新余,從貴陽到福州,從蘭州到蘇州,處處能見到這些律師活躍的身影。自2003年維權運動興起以來,維權律師從當初的幾十人發展到今天八千人以上。他們幾乎無爭議地成為當今中國最活躍並最具影響力的民間力量,他們已經成為當今國內民間抗爭力量的主心骨和中流砥柱。因此,中共也將人權律師群體當作最大政敵,被定為「五黑」勢力之首。

中國美麗島時代的來臨

此次,中共對人權律師的「大圍剿」是自2010年春茉莉花事件後,對民間社會發起的最大規模的打壓,但也宣告了中國美麗島時代的來臨。

一九七九年的臺灣,是國民黨一黨專制最為恐怖的年代,美麗島事件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一個黎明時代的到來。當年「美麗島」案辯護團的二十一位律師,蘇貞昌、謝長廷、陳水扁、尤清、江鵬堅、張俊雄等,其中最小是28歲陳水扁,最大是三十三歲謝長廷。以這些律師為主體,建立了民進黨,十五年後經選舉上臺執政。從現有資料看,民進黨自成立以來先後有十四人任黨主席,但其中有九人是律師。1981年後,美麗島辯護團的二十一位律師大部分從政,紛紛當選為臺北市議員、臺灣省議員。這些律師中有多位後來做了總統或副總統候選人,副總統或副總統候選人,行政院長等。

美麗島事件不是政變,也不是暴力革命。美麗島事件之前和之後的臺灣是兩個不同的臺灣,前者是專制黑暗,而後者是民主、自由的新臺灣。美麗島事件對中國大陸所產生的意義,一批有良知的中國人權律師接受了普世價值並與黨國不分的體制決裂,力爭做到退而律師、進而從政,人人爭做中國的甘地、曼德拉,引領國人走出黎明前的黑暗。

正是這些人權律師們堅信中國必定會實現法治與人權,正是因為他們為此理念堅守人性的良知,正是因為他們將此理念付諸於實際的行動中,不懈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才使飽受專制摧殘的人們見到一絲希望,才使沒有民主和自由的人們意識到民主與自由的重要和美好。這些為法治拼死抗爭的律師們,無論他們自身還是他們的家人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們的遭遇讓文明世界的人們都難以想像

大清洗人權律師防止顏色革命

值得欣慰的是,雖然主持正義的律師遭受到巨大的打壓和迫害,但有擔當、有責任和有勇氣的律師依舊源源不斷湧現,他們的中國的脊樑和希望。

臺灣之所以在美麗島事件上成功實現不流血的和平轉型,讓13億國人認識到「依法治國」不需要兜圈子、繞彎子,「依法治國」說白了就是以律師、法律人為主體治國。1949年的中國,民國政府就可從律師中直接選任官員,這些官員退而律師。從官位上退下來做律師是一個普遍現象,曾經在15年中三次出任民國政府司法總長的張耀會律師,曾任司法總長和教育總長的章士釗律師,曾任大理院院長的董康律師,曾任眾議員劉崇佑和沈鈞儒律師、曾任浙江省議員阮性存律師都是先做官,退休後任職業律師。

對此現象,中共比誰都研究得透,中共十分害怕在人亡政息後,由一大批人權律師、法律人來主政,故所以此次對人權律師的「大清洗」是防「顏色革命」的一次預演。

對中共「圍剿」的律師行動,已引起海內外普遍的不滿與抗議,但我認為最關鍵的不是對中共能施加多大的壓力,而最為關鍵的是13億國人何時改變對律師誤解大於理解的局面。最重要的是中共各路反對力量,要認識到中國人權律師群體已經成為國內抗爭中最具希望並最具影響的主導力量。

——刊于香港《开放杂志》7月号,作者供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