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4日星期五

王军涛:中美关系趋势逆转与前景


中美之间的冲突趋势,已经不再是美国制定的规则中的摩擦,而是越来越有崛起的专制中国要修改国际规则之争。从长期看,中美关系前景取决于中国政体的变化;只有民主化的中国才能确保不会与其他大国通过武力解决争端。


据说,21世纪最重要的国际政治事件是中国崛起为世界举足轻重大国,最重要的国际关系是中美关系。这种说法的背后隐含着一个判断:中美之间可能发生的对决冲突是21世纪国际政治走向和可能灾难的最大变数。如果中美关系没有灾变,就像美国与走向联合的欧洲之间的关系,中美关系就不会那么引人瞩目。人们关心中美关系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和什么话题上开始冲突。
中美间最近一段时间的冲突
今年6月,中美之间举行第7轮战略与经济对话,显现出中美关系最近出现的麻烦。目前,两大麻烦导致中美之间发生冲突。
第一个麻烦是网络安全问题。最近几年,美国各界频遭来自境外的网络攻击。为此,一些与中国合作的公司撤出中国以避免在中国的带来泄密问题,并寻求美国政府干预。直到美国政府部门也受到攻击并被盗取机要资料后,美国政府高调反击,一度甚至宣布,网络攻击与入侵等同,并公布通缉参与网络攻击的中国职业军官名单。此后,中美两国就网络安全问题一直公开口角、私下施压和暗中较力。
第二个麻烦是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安全。这个地区的问题主要是中国在东海与日本争夺钓鱼岛和为了占领南海而建造人工岛屿。经过两国公开摩擦和高层私下协商,钓鱼岛暂时安静。但南中国海的冲突却日趋激烈。南中国海问题是二次大战遗留问题。战争结束前大国确立战后秩序时将这片海域划给中国。但南海地区人民独立建国后,也对他们的周边海域提出主权要求。有鉴于南海和东海冲突激化,美国重返太平洋,以平衡可能出现的破坏国际安全的势力。而中国针锋相对,开始大规模人造岛屿;中国想籍这些人造岛屿的十二海里巩固自己对南海的主权。这不仅是对抗美国区域安全措施,而且直接挑战国际航道的自由。目前,南海冲突向着更激烈的方向发展。
除上述两个冲突热点外,中美两国在军售控制、知识产权、人民币汇率、人权、司法合作等问题,都曾发生冲突,没有解决,可能再度成为冲突热点。
中美关系发展趋势和逆转
由于各种原因,中美两国自70年代初开始接触以来,冲突一直不断。但总体趋势是向着密切合作的方向发展。在合作的大势下,冲突是解决分歧或在分歧中共处的方式。贸易冲突更是经济彼此相关的后果。
1949年中共刚建立政权,毛泽东在冷战中两大阵营中一边倒的国策,特别是参加朝鲜战争,导致中美之间二十多年的隔离对抗。70年代初,为了对抗前苏联,中美两国开始合作。美国需要结束越战,而中国需要强大的盟友制约苏联。70年代后期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主要是在对资本主义的开放中学习西方特别是美国。中美不仅是国际战略需要、而且意识形态和制度发展趋势也降低合作障碍。中国发展经济的关键因素是美国。而美国需要中国配合维持国际秩序,这些都为中美双方提供合作的动力。
1989年中国军队以坦克镇压学生和市民民主运动,震惊了世界。中美关系一度危机。但老布什总统和美国的精英仍然坚信,与中共统治的中国合作符合美国利益和国际和平需要。后来,虽然美国战略界围绕对华政策,接触与围堵两派激烈争论,但主张接触政策的一方在商界和专业界的支持下获得胜利。起主要标志是1999年中国获得永久最惠国。此时,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发展,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和廉价劳动力。中美在全球化中更紧密合作。
必须指出,中美的合作不仅有两国利益驱使作为动力,还有一个基本事实,这就是美强中弱的实力对比相差太大。中美合作中,不断发生纠纷和摩擦,但都不影响合作大格局。由于美国绝对优势实力,中方都要最后让步。有时,中方也会得到美国的让步和妥协。这也是因为美国自信中方不会因此而改变这一事实。至于中美制度差异,美国认为,会随着中国在合作中尝到甜头,因此逐步接受国际关系准则,这会迁移到内政改革,逐步减少制度差异。
然而,最近中美之间冲突却令中美关系观察家有些不安,这些冲突也许不再是不影响合作大格局中的小摩擦,而是中美关系大格局由合作转向对抗的转折点。
中美关系逆转的动因
中美合作大格局会逆转的主要原因是两个:中美实力对比变化和中国态度转变。
21世纪,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在全球经济排名不断靠前。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共同体,赶超第一的美国也是指日可待。虽然中国的人均经济水平和技术、体制还有许多致命的问题,但中国党国专制体制的短期动员优势却比美国显得更能运作资源实现自己的目标,以及可以最大限度发挥现代化理论中的后发优势。这种专制体制的"后发优势"在军事实力发展中尤其明显。
大国实力对比发生逆转变化的情形,在国际政治史上是最让人揪心的时刻。因为实力变化会导致国际资源的重新洗牌和新老实力者争夺霸权的斗争。人类间的区域战争和全球战争大都发生在这种时候。唯一避免这种情况的是民主国家间无战争的规律。目前,中美实力对比的急剧变化让人们再度联想到国际政治史上的惨痛经验教训。
不过,尽管中美实力对比有变化,人们仍想在美国还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做些事情,探索一些方式,避免中国能与美国平起平坐时中美的对决局面。这些努力因为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作为而落空。习近平继承中共党国领导核心的大位后,力图有大作为实现所谓的百年梦。在对外关系方面,全面改变过去韬光养晦的姿态,在国际政治各方面都进取,南海造岛不过是其中显眼的项目。联合俄国是另一个重大转变举措。由于多年封锁信息和禁止自由讨论,中国底层民众被培植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而精英层则在无价值是非的现实主义思路指导下,比习近平的领导核心还要张狂地挑战、冲击和重新制定国际规则。
短期与长期的前景
中美之间的冲突趋势,已经不再是美国制定的规则中的摩擦,而是越来越有崛起的专制中国要修改国际规则之争。在美国仍然保持绝对优势的短期看,中美关系短期是否有对决冲突,取决于美国的态度。面对中国的态度转变,美国还没有完全相信,因此还没有大幅度修改以往的有麻烦时的互动模式。但已经有重量级的专家和政治家开始警告美国人民应当准备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大国造成的挑战。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将可以看出美国精英层对华态度是否开始逆转。从长期看,中美关系前景取决于中国政体的变化;只有民主化的中国才能确保不会与其他大国通过武力解决争端。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