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魏京生:有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

本来在七月份想和大家讲讲共产党的故事。其中的很多趣闻都是大家不知道的。结果最近闹起了股市灾难,就不得不把好听的故事压后。先给广大的股民们讲讲有中国特色的股市,以免大家继续受骗上当。 
中国共产党同意搞股份制,是为了解决他们经营不善的企业的债务问题。当然他们宣传的目的是为了让股民们赚钱,好像人人都可以借此机会成为小康之家。
之后把这个宣传又扩大了一步,说股票市场更能够发财,引起了一些人的赌性大发。中国的股市就如雨后春笋般地成长起来了。朱熔基和他的班子说得不错,股市确实能让人发财。不过是他的国务院和一些有内幕消息的大户发了财,中小户很少能发财。国务院就靠着这笔收入填补财政亏空。
很快。一些靠内幕消息发财的大户发现了这个猫匿。先国务院而进货;先国务院而出货。几乎掐断了朱老板的财路,搞得朱老板大怒。双方对掐的结果,就是九四年的股市动荡。由于朱老板的大手笔出乎大户们的预料,朱老板赢了这一局。
九 四年初,正是我第二次被捕的前几天。我碰到了一个被股市暴跌搞得快要破产的大户。在饭局上我告诉他朱老板的计策,他不相信。我就说把你那二十多亿的股票都 转给我,按季度结算,输了我赔你;赚了给你利息,一年为期还本。他最终咬咬牙,同意给我十个亿玩儿玩儿。还一再的说;看着不行了就赶快结算,不然你没钱赔 我。
在 我们成交后的两个多月,股指从二百七十点回升。那时侯我已经被非法拘禁两个月了,自然不可能自己操纵股票。到接近年底的十一月份,股票涨到了一千二百点。 虽然我拿不到钱,但是证实了我对共产党股市的观察:朱老板大兴股市就是为了圈钱,其他的都是附带的目标。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
后来有个大户告诉我:他们和朱老板的斗争进行了几个回合之后,双方达成了私下的妥协;有钱大家赚,不得再搞突然袭击,否则不客气了。从那之后几个大户都长期驻在国外,远程操纵,轻易不敢回国,免遭不测。
因为双方牵扯的人太多,中国人又不太守规矩。每次发生冲突都是一场股灾,也客观上促使中共增加了很多金融方面的立法。客观上使得有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向正确的道路上发展。但是国务院赚钱这个特色没有改变,只不过有时候不太那么嚣张而已。毕竟有所制约了。
从那之后我又被关了几年,然后被押上飞机,像交换人质一样送到了美国。一直也都没有关心国务院是怎么赚钱的,老百姓是怎么亏钱的。反正进了赌场的人都和疯了差不多,劝他们是白费口舌。
这之后我还劝过几个亲戚朋友,发现挺聪明的人,一说到股票和房地产,就成了上海人说的脑筋搭错线。而且极端顽固,不讲道理只相信共产党编的神话。真正的在劫难逃。
不过这一回可不仅仅是股民们脑筋搭错线。是习近平和他的智囊们脑筋搭错了线;再加上总理克强同志迂腐弱智。为了多捞些钱拯救破产的重工业,又不太知道这里边的深浅,玩儿得过火了。导致这次的股市灾难。
看看前几个月的股市暴涨。在经济下滑严重;内外市场都紧缩的形势下,凭什么暴涨呢?是政治体制真正的改革给经济改革开创了空间吗?没听说呀。发达国家的市场 已经被剥削得差不多了,要是外星人市场被开发了,倒是个大大的利好消息。可惜那是个什么什么梦,股民们是疯子但是没做梦,股市靠什么疯涨呢?
只有政府加上大户们有这个能力拉抬几十万亿的股市;只有官方媒体的舆论一律能够忽悠几千万的股民。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专家找出了股市暴涨的罪魁祸首,因为他们不敢得罪当局砸了饭碗。
低买高卖是赚钱的不二法门,这个谁都知道。问题在于什么是低;什么时候是高。正常的股市靠的是预测能力,有人赢得多;有人输的多。所以政府不应该参与这种赌博,否则就是监守自盗,就是明抢而不是骗钱了。而监守自盗正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制度。
即使是监守自盗也应该知道见好就收,不能竭泽而渔。可惜全能组长和他的智囊们贪得无厌,而且还弱智。又可惜范围扩大了的众多大户们并没有弱智。这就造成了不平衡,心理的不平衡。
什么不平衡呢?就是暴涨破坏了多年来的规据,涨到了不像样了还没见收手。超出了国内外大户的心理承受底线,人家只好不和你玩儿了,提前套现出场。这是朱老板前些日子已经预测到的,也是造成最近股市暴跌的真正原因。
不过坏事有时候能变成好事。最近有人献策说,可以借此机会解决反腐败的政治问题,把这场股灾嫁接给要打击的反对派,不就坏事变成了好事吗。所以官方媒体先是把股灾按传统栽赃给美国公司,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开始说什么黑手在国内。总之得有个替罪羊。
遗憾的是。这次不但股民们损失惨重,纷纷跳楼跳水。国务院好像赚的也不多,所以李总理急得要骂人。别以为他是热爱股民的大好人。如果这次股灾真的会造成经济崩溃,他本人就成了替罪羊。他能不着急吗?他还没那么弱智吧。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