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薛化元:二战结束70周年,台湾社会的不同记忆

【法广《公民论坛》专题节目】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对于中华民族来说,这场战争带来的是一段惨痛的历史,而且至今仍然在不同程度上困扰着北京与东京、台北与东京的关系。如果说北京和台北竞相组织各种活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话,事实上中华世界对于这场战争的认知与描述却不尽相同。国共两党长年围绕各自在抗日战争期间的作用各说各话,这种历史恩怨让人们忽略了另一个问题:面对这段历史,早在1895年因马关条约而沦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是否与大陆有相同的记忆?台湾岛内,朝野、民间对这段历史是否有某种共识?围绕二战终战70周年纪念,台湾岛内出现了台湾面对这段历史,应当是战胜者还是战败者的讨论。我们就台湾的抗战历史记忆话题电话采访了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所长薛化元教授。

◎台湾的经验和记忆与中国大陆截然不同

法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面对抗战,台湾人与大陆人是否有共同的历史记忆?这其中有什么不同呢?

薛化元: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这个问题。第一个层面是,国民党跟共产党对于二次大战的记忆和描述有相当大的出入。国民党透过教科书传达出的信息是:国民党才是对日作战的领导者,主要的战事都是国民党在打。相反,中国共产党则在努力陈述共产党在抗战中扮演了主要的角色。就是说,国共两党的抗战记忆不一样。

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1945年8月15日以前,台湾是在日本的统治之下。所以,台湾人当时的国籍是日本,而不是中国。因此,在二次大战期间,台湾人民的经验和记忆与中国大陆的中国人的记忆截然不同。就是说,台湾人当时作为日本国民的一分子,参与了日本对外的扩张,也同日本人一样,要面对盟军在二战末期的攻击,特别是1945年,台北、乃至台湾各地遭到(盟军)严重的空袭是台湾人非常重要的记忆。换句话说,除了当时到中国大陆参加共产党或国民党军队的对日作战的人之外,在台湾岛上绝对多数人的记忆是不一样的。他们当时是以日本国民这样的身份去参加这场战争。只是后来,也就是1949年以后,国民党对台湾的统治,透过教育体系,抹杀了—或者说不教导台湾人对于台湾岛历史的记忆,而是把(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记忆移植到台湾来,因此,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台湾岛上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记忆看起来(与大陆人的记忆)很接近。比如,很多年前,有一所国立高中的老师问学生:1945年是哪一个国家的飞机轰炸了台湾?在那位老师看来,答案是日本。但是,合乎历史事实的答案应该是:美国。这几年来,透过对历史的重新挖掘、阐述和传播,台湾岛上不同的历史经验开始凸显出来。在今年,面对二战结束70周年,国民党当局的主要论述着重所谓"抗战70年",或者是抗战与台湾的关系,等等。相对的,比较民间的,比较本土派的研讨会则着重要检讨二次大战70年后台湾历史的发展,等等。我认为这是完全不同的历史记忆和历史的思考。

法广:您刚才提到,在1945年以前,台湾是在日本的统治之下,是日本的殖民地。当时的国民政府也许在大陆主导了抗战努力,但它是否参与了台湾岛内抵抗日本统治的努力呢?国民政府在台湾岛上人民面对日本统治争取自由的努力中做过些什么?

薛化元:应该这样说:基本上,中华民国的国民政府,也就是中华民国建国以后,与日本是邦交国关系,国民政府后来还在台北设立了一个总领事馆,甚至在所谓的"八年抗战"开始以后,总领事馆也没有马上撤离台湾,它服务的对象是在岛上拥有中国国籍的所有华侨。

第二件事情是,在1937年以前,我们看到在1935年时国民政府的国安报告,包括1935年日本统治台湾40年纪念日,国民政府还派代表团到台湾,团长就是在战后代表国民政府接收台湾的陈仪。陈仪后来在报告的叙述里,还认为日本的统治非常好,应该学习。这也是战后陈仪接收台湾以后,延续了部分日本的统治体制而因此被台湾人批评的重要原因。

◎反省历史 唤醒不同族群的不同记忆

法广:您提到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将在大陆的抗战历史移植到了台湾。那么,台湾两大主要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面对这段历史,是否有一定的共识呢?

薛化元:国民党基本上延续过去的看法,但有些国民党人可能历史记忆模糊,所以,在今年纪念活动中(包括军方的纪念活动),他们纳入了共产党方面过去的宣传内容……

法广:您具体指什么?

薛化元:就是以为(共产党方面宣传的历史版本)是自己的。我举个例子:国民党宣传的"800壮士",事件发生在上海,但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的"800壮士",事件发生在黄河。

今年(台湾)的纪念活动内容就出现了"800壮士在黄河"!被人指出后,才得到修改。这说明国民党内一些年轻人对历史可能不很清楚,这是一个现象。

在民进党方面,民进党尤其不能接受的是像刚才那个例子那样,国民党与共产党两岸一家亲的情形。民进党对日本统治的历史有一定程度的认识,但是目前看起来,民进党官方并没有对这段历史的诠释表达意见……

法广:没有表达意见是因为意图模糊带过呢?还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与国民党方面对这段历史的诠释比较接近呢?

薛化元:应该这样说:大部分的民进党人是接受国民党的历史教育长大的,有些人意识到了这样做不对,但有些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有模糊。

法广:就是说台湾整体社会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比较模糊?

薛化元:对

法广:这种记忆模糊的原因是什么呢?

薛化元:原因就是1949年以后长期的历史教育没有我们刚才所讲的内容,只有以中国大陆为主体的二战记忆与内容,如果没有其他的单独的管道,单纯接受官方的教育长大的话,那么,考试考得越好,就说明这样的历史记忆就更深刻。只有接受到不同的说法以后,才有可能改变。台湾社会最近会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实际上是源自于国民党接受对1945年以后历史的再反省,特别是公元两千年以后,高中教科书才开始有比较大规模的台湾历史描述,两千零六年以后,台湾统一成一本历史课本,这以后台湾接受历史教育的年轻人的记忆就会与过去不一样,因为他们了解了在日治时代,台湾也有被动员的现象,这种动员是让台湾人以日本国民的身份去参加战争,这样的历史记忆被唤起之后才会出现我刚才所讲的,台湾岛上不同族群之间,对于二次大战的历史记忆的不同。这也是回到历史脉络中的必然,因为台湾岛上在1949年以后,来自中国大陆的这些移民和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家庭遭遇的二战经验,与台湾本土的人民的二战经验本来就不一样,所以,这种多元呈现是很正常的。

法广:台湾近年来,很少有大规模纪念抗战的活动,一些民调也显示台湾人对这段历史的热情也不高,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薛化元:因为过去对于所谓抗战—二次大战的纪念,基本上是官方扮演主要角色,一般的台湾人在过去的历史教育之下,对于历史比较冷漠,无论是外省籍的子弟,还是台湾本土籍人的子弟。但是,特别应该说的是,台湾近年来包括针对二次大战诠释问题,也一直是国共双方努力在学术场论战的一个重心,但是,随着共同举办研讨会,我们前面提到的双方歧见的部分实际上没有解决,不过,至少在表面上,大家可以有各自陈述的可能,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势下,台湾不止是作为二次大战的纪念,当然不会有什么记忆,实际上,如果去问像我这个年纪的台湾人,我们在接受过教育之后,甚至可以不知道二次大战是因为旧金山和约才结束的,因为课本根本没有教过!两千零六年的课本才第一次告诉台湾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是因为1952年的旧金山和约的生效。这样的历史教育结果,不仅是导致对历史事实的认知问题,也由于把历史变成一种宣传品,而影响到人民对历史的热情。

◎两岸关系发展激发台湾了解自身历史的热情

法广:那近些年来两岸关系的发展对于台湾人对这段历史的理解和认识是否有一定的影响?

薛化元:是的。因为,台湾重新去面对中国,特别是双方的交往日益密切,一些歧义点慢慢凸现出来,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于重新认识自己的过去产生兴趣,特别是因为随着1991、1992年开始的政治上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给了台湾比较宽松和自由的学术空间,这样才使我们刚才所讲的不同记忆有了被认识的可能。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台湾自由化和民主化的结果,大家都愿意去面对历史的结果,就是发现:历史的记忆当真不一样,这一点在去年的太阳花学运以后,由于对中国,对与中国关系过度亲近的这种异见,实际上是进一步深化了大家想更多了解台湾(历史)的一种热情。

法广:台湾今年在7月4日举行比较隆重的官方纪念活动,这次纪念活动在岛内引起一些争议(比如日期的选择)。马英九政府决定举办这次纪念活动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有些被动,更是为了因应大陆方面在今年9月的大规模纪念活动,而必须有所表示?是否可以解读为:在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意图之外,同时也是国共两党争夺抗战历史话语权的举动呢?

薛化元: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有这个部分的考量。可是,这些纪念活动常常是彼此都参加对方的会议,所以,也不大会出现过去那种以国民党或共产党为唯一声音的论述,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出现了。譬如说,台湾方面开会,会有大陆学者来,台湾也会有学者去大陆参加会议,这样就不会像过去一样,只有一种说法。但是,官方纪念类似阅兵这样的纪念活动,确实是有强烈要争夺自己话语权的重要意义。

◎尊重历史的多元存在

法广:近些年来,无论是中国与日本的关系,还是韩国与日本的关系,都围绕一些历史问题,不断出现紧张。但是,相对来讲,台湾与日本的关系比较缓和,如何解释这种局面?

薛化元:韩国与日本之间的紧张关系实际上不只是韩国对日本关系的紧张(与台湾不同),也是韩国对日本统治时期那段历史的经验与反省与台湾不一样。台湾(包括国民党在内),认为只要是反对日本当时的统治政策的努力,都是心向祖国,是有强烈的中华思想,这不一定合乎历史事实,但是,至少国民党愿意接受这样的行为,但同样的行为,在韩国可能是不被接受的。我举一个例子:如果在日治时代的台湾,争取台湾人合理的权利,要求与日本人平等,(这样的努力),国民党是肯定的。可是在韩国,这是不可以的,认为向日本当局争取与日本人平等,就是认为(承认)在日本的体制下。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不止韩国与日本关系的这种殖民历史的反应上,而且,包括对他们自己的民族和历史的诠释上,都比台湾来得强烈。我认为这是正常的。

至于中国,中国对二次大战那段历史的诠释则随着时代而有明显的改变。比如说,毛泽东时代曾经认为日本对他们的革命有贡献,这些在文献上都有记载。后来,他们向日方抗议,日本就给他们经济援助,所以,抗议过后,(双方)并不是持续对抗的状况,那这个现象这一、两年随着中国的崛起,有了不一样的状况,我们才看到这种持续对抗的现象。这也是不一样的。

台湾与日本的关系相对比较友好,因此对一些事情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可是,我认为,正常的话,台湾人作为曾经被殖民的人民,应当要求日本政府把殖民台湾的历史写入日本的历史教育中,而不只是讨论侵略中国。这个检讨,我认为,是未来台湾与日本关系正常化很重要的一环……

法广:您的意思是说把日本占领台湾这段历史,与日本侵略中国大陆的历史,并列放入日本的历史教科书?

薛化元:日本的教科书不能只承认侵略中国,他不能忘记他曾经殖民过台湾。这是不对的。日本政府不承认曾经殖民台湾,那么台湾与日本关系正常化就会有困难……

法广:但是事实上,台湾与日本的关系相对平和很多……

薛化元:没有错,我刚才解释过,那不仅是台湾人与日本的关系,包括国民党也一样,他对台湾过去历史的诠释,相对于韩国人对那段日本殖民的历史诠释本来就更缓和。

总之,我觉得台湾岛上有两群对二战历史不同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代,这种彼此不同的历史记忆应该受到尊重,而且应该能多元地存在,这很重要。而且,不应该强把自己的记忆变成另外一群人的记忆,我觉得这是一种霸凌的行为,是非常不适当的,而且也是不尊重历史的行为。我想讲的最后一点是,虽然大家对过去的历史记忆不同,但是,台湾岛的历史必须回归到当时的历史脉络中来理解,不可以把他置于另外的历史时空来考虑,我的意思是:台湾岛过去的历史怎样,应该尊重历史事实,不可以强把中国的历史脉络当作台湾的历史来讲,这对于历史来说,是非常不尊重的,而且政治宣传色彩浓厚,是非常不适合的。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