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9日星期二

梁京:"东方之星"翻沉事件折射的当下中国

图: 追查事件真相的一切努力都受到严重的阻碍……

"东方之星"翻沉事件,不禁让我想起了四年前发生的"7.23"动车追尾事故。虽然时隔不算太久,但中南海已经换了主人,中国也从微博时代进入了微信时代,政治格局和舆论空间,都有了重大变化。

不难看到的是,官民对立并没有缓和,而是比四年前更尖锐了。事故一出,当权者的第一反应就十分紧张,未经调查,就以国务院的名义定性船沉是"大风大雨造成的"。言外之意,就是民间不要像当年动车事故那样,把政府当作舆论批评的靶子。虽然习近平行事风格很高调,而且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许多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都会直接面对人民,但他还是不敢这样做,因为他知道当局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太紧张。

四年前的动车事故发生后,大V们在微博上发动的煽情舆论,令当局受到了很大的政治压力。习近平吸取了这个教训,上台以来,他不仅对网络上的敢言者进行了系统整肃和打压,还组建了自己的队伍,"抢占舆论高地"。在这次"东方之星"翻沉事故引发的舆论攻防战中,这支队伍果然派上用场。结果,却是帮了当局的倒忙。明知沉船中几百人生命无望,家人处在煎熬之中,《人民日报》却发出了"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啦"这样不可思议的文章,让世人看到,当局的舆论队伍,竟然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

对比之下,微信中的民间舆论,比四年前微博时代又有了进步,令当局矫揉造作的煽情舆论更难以容忍。这可能与微信更适合小众化的交流有一定关系。这种交流不仅能产生有深度、有分析的文字,也能更迅速地传播开来。

笔者通过微信收到一个段子,"我眼中的东方之星沉船事件",就是一例:

1)内河船吃水浅、重心偏高,这是设计问题,背后是标准问题;2)船只多次改造,加剧重心缺陷与逃生障碍,这是监管问题;3)涉事水域天气恶劣有预报,但该船长未重视、未采取正确措施,这是犯罪问题;4)船舶公司对下属船只放任,这属于管理问题;5)江面气候恶劣,不适宜航行,但只有预报,没有限行措施,这属于机制问题;6)出事后,限制报道,这属于党性问题;7)部分媒体过度煽情、洗地,这属于人性问题;8)大风暴露了上述一切,是最后一根稻草,风是唯一凶手,企图判风死刑,这是智商问题,以此欺骗大众,在互联网时代还这样做,是组织集体智商问题;9)把丧事当喜事办,不是他们家风俗问题,是他们几个人的精神问题。

可以说,这次有关"东方之星"翻沉事故的官方与民间的舆论攻防战,民间还是占了上风。不过,这并不能让我对中国的事情变得乐观起来。因为这个事件让我看到,虽然民间赢了,官民舆论之争,也不能有效地改变国家强、社会弱的大格局。

最能说明这一点的,莫过于遇难者家属的处境。在巨大的国家机器压迫下,遇难者家属的心声在国内媒体上完全听不到,外媒的报道也受到很大的压力和管束。最悲哀的是,你看不到中国社会像正常社会那样,对遭遇这场飞来横祸的家庭立即伸出援助之手,这固然是因为有组织的社会,比如宗教和慈善机构本身就力量不足,但更重要的是,政府越来越将社会有组织的自助和自救视为对自己的威胁,把遇难者家属视为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因此,非动用一切手段,把遇难者家属置于当局的全面控制之下不能安心。

事实已经并且将继续证明,政府应对事故的这种办法,完全无助于防止"东方之星"这样惨烈的灾难事故再发生,更不会消解中国的官民对立。等到国家把社会彻底压垮的时候,稍有风吹草动,国家就会与社会一同崩塌。到那时候,能够逃出这种劫难的人只是极少数。这就是此次"东方之星"船难最令人感到可怕的隐喻。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