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胡少江:神经紧张的党中央一枪“撂倒”了白岩松

白松岩
六月二十日,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著名新闻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参与的两档新闻节目《新闻周刊》和《新闻1+1》,分别停播一周。央视对停播的解释,是因为频道节目的安排所致。这样的解释,显然太过牵强。

随后几天,越来越多的分析认为,背后的原因远比这种解释复杂。这极有可能是继毕福剑之后,又一名央视名嘴,因为政治或者意识形态原因,遭到最高当局的封杀。封杀白岩松的原因,与他在《新闻1+1》和《新闻周刊》两档节目中,主持两件枪击案时发表的评论有关。

第一桩枪击案发生在五月二日,四十五岁的农民徐春河,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候车室内被警员李乐斌开枪击毙;第二桩枪击案发生在六月九日,河北肃宁农民刘双瑞,开枪打死两名村民和前去执行任务的两名警察,刘本人则在最后被警察击毙。

在主持报道这两起恶性案件的节目中,白岩松评论的口径,与警察部门的立场有所不符,因而被认为是对执法部门的大不敬,对政治正确的忽视,甚至藐视,从而引起了上级的不满,乃至停播其主持的节目。

其实,白岩松在这两个报道中并未走极端,而是非常中性和职业化。在庆安火车站枪击案中,他只不过是回应公众要求公布真相的呼吁;在肃宁枪击案的报道中,他只不过没有用警方用过的"牺牲"二字,来描述两位警察的死亡,也合乎逻辑地对让哪位"五十多岁的老汉"开枪的原因提出了一个疑问。

根据任何一个法治社会的标准,白岩松的举动都没有违反法律;根据任何一个文明社会的准则,他的言论也都没有违反社会道德。即使是按照中国现有的臭名昭著的不成文新闻控制规则,白岩松也没有任何明显的"违规"之举。

公众不满意经过剪辑的电视镜头,要求庆安公安当局,公布事发现场的完整视频当然没有错;白岩松支持这一要求,也是媒体人应尽的职责,他还特别理性地指出,公布真相不仅是为了满足公众要求,而且对在一线工作的民警,也是一个正常的交代。

至于用"死亡"而不是"牺牲"二字形容中枪而亡的警察,以及没有称呼据说是患有精神病的老汉为"犯罪嫌疑人",那是因为白的报道发生在权威的法律部门为事件定性之前。事实上,在节目中,白岩松也播放了对警察部门现场采访的片段,包括"牺牲"和"犯罪嫌疑人"等警察部门的原话,也都被如实采用。

对白岩松的处理,显然不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意,也不是简单地是由于警察部门的压力。根据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权力结构来分析,停播白岩松主持的节目,一定来自更高的权力部门。联想到近来对律师、新闻从业人员的大量镇压之举,这似乎是中央加强对政治和意识形态控制的一个新信号。

白岩松不是在这个整肃中"中枪"的唯一的社会精英。他在肃宁枪击案的报道中发问:"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五十多岁的老汉端起了枪?"我们可以将这个问题稍加改动,问到:"是什么让现在的权威人士对像白岩松这样温和理性的社会精英扣动了扳机?"

一个明显的答案是,现在的意识形态控制者的精神状态与那位肃宁的五十多岁的精神病老汉并无二致。它已经神经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他们眼中,不是奴才就是敌人,甚至中性都无法容忍。他们不仅镇压可能的敌人,而且通过制造敌人,来恐吓不满的精英阶层和社会大众,为自己的倒行逆施壮胆。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