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

未普:长城、大运河和中国梦

尼加拉瓜国民抗议中国在该国建大运河

中国自从秦朝建立大一统中央集权帝国,就不惜国本建造万里长城,到了隋朝又开掘了贯通南北的大运河。千百年来,这些都成了历史沉淀下来图腾符号。建造这些超大型工程,中央王朝当然既有经济上的理由,也有政治上的理由。

比如,长城的走向从经纬度来看,正符合15英寸降雨线。在这条降雨线以北,土地干旱,只适合游牧民族生存;降雨线以南,则适合农耕民族。长城阻挡游牧民族南侵,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出于国家安全的政治考量,同时,也是经济考量。隋朝开掘大运河,既是出于漕运的经济效益,也包含了一统天下的威权扩展的政治考量。

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为中央集权的心理定势,而且是威权文化的一部分。也正因为中央集权,国家可以集中人力、物力办大事,超大型的工程本身,就是强盛王朝的声威符号。这种历史文化心理一直延续至今,试看中共建政后的三门峡工程、葛洲坝、三峡工程、南水北调,都是可以折射出万里长城和大运河的历史回光。

随著中国经济实力的膨胀,这种好大喜功的传统心态,又随著"一带一路"的壮阔蓝图向全球扩散。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两条世界级大运河,都由中国投资,分别是泰国境内的克拉运河和尼加拉瓜大运河,这里同样包含著政治和经济的双重考量。克拉运河的构想,理由是推进与东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使得中国和东盟出印度洋航线缩短1000多公里,航运成本和时间都大大节省;而政治考量就在中国的石油运输,以及世界贸易不需再通过马六甲海峡。众所周知,马六甲海峡的安全掌握在美国手中,而北京对"美国封锁"的阴谋论始终不能释怀。不过,克拉运河现在基本确定是一场炒作,或者说是一厢情愿的空中楼阁。

泰国政府已明确否定克拉运河的传闻。泰国作为一个佛教国家,对万里长城和大运河式的宏大工程毫无兴趣,对环境破坏的前景尤其警惕。加上虚拟中的克拉运河路线经过分离主义严重的泰国南部,建造运河只能制造出更大的政治麻烦。何况任何涉及中美角力的事情,泰国怎么可能甘为北京的一枚棋子?

至于另一条更宏伟的尼加拉瓜运河,计划要穿过加勒比海,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三倍于巴拿马运河的长度,该计划已经得到尼加拉瓜政府的支持。尼加拉瓜作为世界级穷国,要摆脱贫困的愿望可以理解。但是,这里先不提经济因素,从政治角度去看,尼加拉瓜运河一旦建成,不但抢走巴拿马运河的生意,而且中国将强势插足拉丁美洲,成为该地区举足轻重的世界大国,这是美国、欧洲,甚至一些拉丁美洲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然而,依照建三峡、造高铁的"中国速度",尼加拉瓜运河的环境评估未完成就开始前期工作。于是,引来尼加拉瓜国民和中南美洲很多国家的强烈质疑。运河穿过原住民领地和中南美洲最大淡水湖尼加拉瓜湖,这是周边许多国家共同的淡水资源。一旦运河的海水注入淡水湖,将危及人类生存。何况开挖运河的淤泥,以及超级油轮的通过,将使中美洲生态发生灾难性的巨变,无数水陆物种将永远消失。目前,已引起国际环保团体的强烈抗议。中国政府自己建三峡大坝可以不理会反对声音,但尼加拉瓜和中南美洲不是中国的后院。

中国虽然声称这条运河并无政府背景和国家资本的参与,只是民营集团的投入。但是,根据北京强势推动资本和产能对外扩张,以及急于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这种说法是很可疑的。令人感慨的是,这个集权政府对为人民的福祉去建立好社区、好的生存环境、清洁城市的空气这种目标从来缺乏兴趣,而对超大型工程却情有独钟。这和当年郑和下西洋只是弘扬中华大帝国的声威是一脉相承的,这正是习近平"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