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股市暴跌的教训

网络图片
上周,中国和世界都有一些重要的事件发生,但是对太多中国人来说,这个世界发生的任何新闻,都没有股市暴跌更重要。上至最高当权者,下至把自己终生,乃至未来的积蓄,都已投入股市一搏的新生代股民,都知道自己面临著一个关口。当权者知道,如果处理这次股灾的决策失误,会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因为错误的决策不仅会伤害已经深陷困境的实体经济,而且会带来中国金融秩序的混乱,从而增加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的风险。至于那些遭受惨重损失的股民,虽然知道挽回损失希望不大,但如果当局的决策进一步影响到自己的生计,他们就很可能把自己赌场的失意,转化为对当局的愤怒,乃至政治对抗。

正是在这个严峻的背景下,当权者于周六紧急决定,同时降准降息,以罕见的力度增加流动性。这个重大决策是否能挽救对A股的信心,很多人持悲观态度。不过,我支持这样的看法,真正的挑战是这个决策能不能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中国的麻烦就大了。

中国股市的疯牛现象,其实,很多人早就看到了。而且,那些有经验的炒家造就稳健出货。他们知道这样的疯牛,不会有好下场。令许多人感到疑惑的,是决策者究竟是如何想的?他们究竟是看不懂疯牛的危险,还是另有图谋?根据国内消息,最高决策者并非有意要激发股市发疯,而是犯下了重大错误。错误之一,就是鼓励企业用自己的股票作抵押向银行融资。这样一来,如果企业高管人为抬高自己的股票价格,就可以一石多鸟,不仅可以增加自己的融资规模,而且可以给个人带来巨大的炒作机会。决策者的另一个错误,就是放纵炒作股市的杠杆融资,让偏好赌博的中国股民,面临不可抗拒的投机诱惑。

真正深刻的问题是,这样明显的错误,为什么迟迟不能发现,以致带来非常严重的经济和政治风险?我的看法是,此次股灾反映了中国改革的系统性难题。这个难题,就是中国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主体,其实不是敢于承担风险、追求利润的企业家,而是回避风险和逃避责任的官僚。李克强想了各种办法,都解决不了银行不愿给企业贷款的问题。因为主导中国银行的是官僚,他们没有意愿与企业分担风险,分享利润。无奈之下,逼出了这个用股票来融资的办法。表面上看好像是皆大欢喜,银行回避了风险,企业得到了贷款,但结果却是放出来一头股市疯牛。

我不相信中国的金融精英们看不出这个办法隐含的巨大风险。但是,假装不知这个风险,显然对自己和家人炒作股票发财实在太有利,因此,对官僚们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装傻。当然,这一次肖钢将逃不脱决策失误的责任。他犯了双重的错误,第一是没有及时打击杠杆融资炒股,从而制造了一个大炸弹。第二,为了防止这个炸弹升级为原子弹,他又以引爆股灾的方式来打击杠杆融资。肖钢将难保证监会主席的官位,但我相信,那些在这一轮疯牛股市中大发横财的金主,会以某种方式给他发奖金。

因此,此次股市暴跌揭示的最深刻教训,就是中国官僚阶层本能的利益冲动,已经与整个国家和社会有了根本性的冲突,而当权者却不得不继续依赖这支官僚队伍来推动所谓的"改革"。在这个悖论下,官僚集团是真傻也好,是装傻也好,都会带来种种灾难性的后果。

上周被股市暴跌淹没的一个重要事件,就是政治局关于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决定。习近平显然在寻找治官的新路数,而且他看到了,官僚阶层的利益扭曲,是这个国家,也是他自己面对的最大威胁。但是,我对习近平的最大疑问,就是他有本事选贤任能吗?如果不能,那么,推动能上能下,就无异于制造股市疯牛,鼓励各种疯狂的政治投机,加速中国政治危机的爆发。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