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尤维洁在全美学自联主办的"六四"屠杀26周年纪念会上的特别发言

尤维洁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

所有前来参加"六四"二十六周年纪念大会的朋友们:

我和服务团队的成员们首先要向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母亲、父亲们表示由衷的感谢!二十六年来他们不畏强权、持之以恒、不离不弃的艰苦抗争,给我们这些失去丈夫、失去妻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树立了榜样。但是,岁月不饶人,他们毕竟都已年已古稀,体弱多病,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该到了薪火相传,由我们这些60上下的人来接替她们的工作了。下面,我就来说说我最近的一些想法。

最近,我看到在海外留学的80、90后的学子们"六四"二十六周年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信中写道:"我们是一群在国外深造的八零后、九零后。二十六年前的六月四日,一群在当时和我们现在一样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怀着对国家的一片赤诚,在北京街头倒在人民子弟兵的枪口下。这段历史一直以来被精心编辑和屏蔽,以致于许多同龄人知之甚少。我们身在墙外,能够不受限制的接触当年的照片、视频和新闻,并倾听幸存者的故事,更能感受到四分之一世纪以后这场惨案在国内外的余波。所知越多、我们越感到责任重大。"

我很高兴能够看到八零、九零后新生一代的崛起,他们同样有着对自己国家的赤诚。当他们了解到89年"六四"惨案的真实情况后,他们震惊、他们思考,质疑现在的执政党,一个不能承认当年屠城罪行的政党是否还有执政的合法性呢。用他们的话说: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

做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我深深地感受到,群体中的每一位母亲和父亲,虽然岁月流逝已过二十六年,想起自己的孩子被无辜打死的惨景,依然痛彻心扉,泪流满面。他们好好珍藏着自己孩子的所有遗物、血衣,那是他们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如果,当年没有血洗京城的惨案发生,这些学子们已经四十多岁,正是国家的栋梁,他们是活跃在各个领域里的主力军。

"六四"情结是很多当年亲历者们心中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充满着恐怖、到处是腥风血雨,子弹在飞,无辜的生命倒在街头场景铭刻在心里。因为"六四"情结,一些资深的记者、律师成为了阶下囚。已是70岁的老人被重判7年的记者高瑜,仅仅是在个人家庭里举行了一个小范围的六四研讨会就被以寻衅滋事罪带走的律师浦志强,六四25周年时,在赵紫阳的家乡滑县黄河大堤上进行"六四"公祭的郑州十君子之一的律师于世文依然深陷囹圄、四川成都当年北京农业大学畜牧系的学生陈云飞,今年清明时,因陪同身在成都的"六四"难属祭扫遇难者时同样以寻衅滋事罪被带走至今。

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利对89年"六四"大屠杀进行祭奠,发出声音,这样的行为无罪!因为那一场屠杀不仅仅是我们难属的伤痛,也是中华民族的伤痛。因暴政而虐杀是国之大殇。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与会的朋友们,你们有着同样的六四情结。你们中间有很多人是当年的学子,曾参与了这场学运,亲眼目睹了那场震惊中外的屠城。26年来你们和我们同样经历着痛苦,每年"六四"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祭奠活动就是你们的情结所致。甚至有很多人因为"六四"的情结,被国家列为黑名单,禁止入境,再也不能回到曾经生他养他的祖国。为了能让世界所有热爱和平、尊重生命的人们能够更多地了解当年"六四"惨案的真相,你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每年都会举办各项有关"六四"的活动。你们关心和帮助我们二十多年如一日,对我们坚持抗争到底,追求我们的三项诉求:真相、问责、赔偿的决心起到鼓舞的作用。正如陆文禾博士曾经对我说的:全美学自联因"六四"惨案未能得到解决、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存在而生,只要"六四"惨案没有解决、天安门母亲群体存在,也是全美学自联存在的必然。

感谢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

感谢所有参加六四二十六周年纪念大会的朋友们!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尤维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