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俞梅荪:为民舍命 人间大爱——胡耀邦逝世26周年祭


图1,2015年4月15日,胡耀邦26周年祭日,在胡家耀邦客厅,左起,刘瑛(最早知青)、马玫丽(中国青年报老记者)、罗玉清(团中央老同志)、黄天祥和李蓉夫妇(耀邦老部下),胡德华;后排左1俞梅荪。(上午11时摄)
图2,6时半,我从地铁天安门东站出来,见长安街警车林立。
图3,我凝视着耀邦像,久久不能平静。
图4,9至10时,陆续来献花的访民被便衣警员(左3人)拦在会计司胡同大铁门外的北长街上。
图5,10时,被拦在北长街上的访民来到景山前街,故宫护城河边僻静处,展示横幅,缅怀耀邦。背景是故宫角楼。
图6,中午时分,我出了胡家,信步一站,来到景山前街大石作胡同35号上海《世界经济导报》驻京办旧址,门上大锁而没人。我拿出《胡耀邦传》三卷本,其中引用1989年4月24日《导报》第2-6版(记者张伟国)对耀邦去世的报道。

为民舍命  人间大爱
——胡耀邦逝世二十六周年祭
俞梅荪
2015年春节期间,央视播放《转折时期的邓小平》,当我看到剧中胡耀邦为平反冤假错案而奔走的场景,想到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惨死的家父得以改正,使我摆脱"黑五类"被歧视的境遇,开始正常工作,我现住的房子就是家父单位落实政策分给的(原住月坛北小街财政部宿舍1957年被收回)。我提请几位师友观看此剧,重温耀邦和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为什么我总是想起你,走过冬天的人,渴望温暖,是你打开家门,向未来跨越,自由的空气,是那样新鲜,我的人生和山河一起改变。用你的身躯,挺起强大的世界……"深情的主题歌,使我沉浸在对耀邦的思念之中。
随后收到耀邦之子胡德华发来《1965:耀邦早春行》(陕西人民出版社)新书评论,读罢使我震撼。
陕西"百日维新"与胡赵新政十年
1964年11月,耀邦上任陕西省委书记,奔走乡里,顶着巨大压力,平反各种冤假错案,为吃不饱饭的广大农民减去沉重的征购负担,放开农贸市场,发展工业;解决了很多原本应解决,却又没人敢解决的"极左"问题。他风尘仆仆三个月,兴利除弊,扶贫帮困,脱贫致富,刚有起色。1965年1月,中央工作会议通过《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问题》(即"23条")提出:"以阶级斗争为纲,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开展"四清"运动。为此,耀邦的政绩被中共西北局和陕西省委党政班子视为"右倾路线错误",批判了三个月,直致耀邦患重病危及生命,被张爱萍将军接回北京,民间戏称耀邦"百日维新"。
1965年秋收,陕西全省工农业总产值大幅增长24.96%,农业增长28.96%;仅在耀邦曾8天里跑了7个县的安康地区,粮食产量达10.69亿斤,增产3.69亿斤,改变当地人均口粮每月20斤以下,断粮人口达三万六千人(饿死12人)的贫困局面。前来接重病耀邦回京的张爱萍感慨:"陕西肥了,耀邦瘦了。"
1976年,赵紫阳任四川省委书记,冒风险取消农民统购统销的沉重负担,还权于民,连续两年增产共达130亿斤的"要吃粮,找紫阳"盛况,这与11年前耀邦在陕西"超前改革"解放生产力,一脉相承。
1977年起,心系苍生,视民如伤的耀邦开始主持中央工作,他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力排众议,为历次政治运动的370万件冤假错案平反昭雪(十倍于林肯解放黑奴的人数),惠及亿万人民,重建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把积累已久的社会矛盾降到最低点。当年陕西小试锋芒的办法,如今全国推广而大见成效。胡赵新政十年,举国上下勃勃生机,但耀邦却因此又遭党内保守势力围攻,被以"放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被迫辞职于1987年1月。
之后,耀邦很少谈论自己的被非难被冤屈,更忧患国家的前途和民众的疾苦。他抄录马克思的话给刘崇文秘书:"对历史事件不应当埋怨,相反的,应当努力去理解他们的原因,以及它们的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的后果。"
耀邦客厅  笔墨书香
4月15日是耀邦仙逝26周年,为避免警员在这所谓敏感日上门监控,清晨5时半我出家门,6时半从地铁天安门东站出来,见长安街警车林立(图2)。为避免经由天安门被盘查,则反向转大圈,绕行南池子大街、故宫、景山前街,至北长街。
8时,我走进北长街,沿街五百米内两侧五步一岗的警员约80人戒备森严。会计司胡同口的大铁门虚掩,警员驻守。回想去年和前年的耀邦祭日,我前往都被警员拦截,推搡,未能到胡府。于是,我拐入故宫西华门护城河边稍息,回到街上发现警员走开了,我迅即走进胡同。
8时半,我进入胡府,来到客厅,正好胡德平迎面出来,拉着我的手说:"你(寄)的材料我看了,延安整风那段写得好。"(材料是《耀邦对立法规划的批示》和《顾明忆周恩来》,顾明在延安与耀邦同事)。他鼓励我继续发掘法治史料,说是要赶往陈野苹百年诞辰会去。(陈野苹中组部原常务副部长,曾协助耀邦纠正冤假错案。)
耀邦家的客厅保持原状,正面桌上的耀邦青铜像,金色基座雕刻着党徽,两旁摆放着向日葵和玫瑰花,地上摆满花篮,侧墙上耀邦和李昭夫妇画像。联体书柜摆满藏书,涉猎颇广。在书架上我看到《戈尔巴乔夫关于改革的讲话》、《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美国两党制度解析》、《密特朗政府的经济政策》、《资本主义与自由》、《国际法》、《历代刑法考》(4卷)、《台湾府志》(3卷)等书。耀邦爱读书,每到一地,先要翻看《县志》历史沿革,调查研究,解决实际问题。他博览群书,勤于思考,关注世界政治经济走向,带领全党和全国人民迈向世界文明。我凝视着墙上耀邦的大图像,感受他在这个房间里留下其生命最后的思考和忧国忧民的情怀,久久未能平静。(图3)
追忆耀邦"简法护民"的立法观
几位胡家的朋友和学者已在客厅。"百年耀邦"摄制组全程记录当日场景,应编导采访,我谈起当年在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从事立法的规划工作,感知耀邦。1982年耀邦对《"六·五"立法规划草案》(要制定145个法)批示:"没有法不行,但太多太繁也要走向反面。法,要鼓励正当的积极性,要限制和制裁错误的、反动的积极性。"1985年7月,我执笔《"七·五"立法规划草案》(要制定300个法)。耀邦认为"立法太多,人们记不过来,无法维权。"而严厉批评。当时我认为耀邦不懂立法。
1994年,我被中共上海《文汇报》党委书记兼总编辑盗印中南海机要文件,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告密,栽赃陷害。我身陷囹圄,被禁看法律,被公、检、法人员"依法"任意宰割,枉法加害,在牢门砰然关上的瞬间,猛醒耀邦"以民为本,简法护民"立法观的远见卓识。
法治贯彻落实的前提是,必须大力向公民普及而使其掌握,必须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入进行,必须对司法人员的监督制约。如今,各种法律法规成千上万件,法律从业人员百万之众,俨然成了新兴的高利行业。"去打官司吧!"竟然成了许多司法人员或强势群体违法乱纪,持强凌弱的挡箭牌,有钱有势者打得起官司,嬴得了官司,法律成了司法人员寻租和博弈,欺压百姓的工具,民众反而无所适从。官商勾结,权贵经济和权贵法制盛行,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更加无法保障,而走向反面。
谁说耀邦不懂立法?他深刻认识到,在人治向法治的转折时期,构建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让民众掌握法律,捍卫自身权益不受侵害。(注1)
"小个子扳倒大个子"
9时起,耀邦身边工作人员陆续到来,92岁黄天祥(耀邦在川北的老部下)、84岁高勇(耀邦在团中央的秘书)、81岁李汉平(任职36年的警卫秘书),大家聊起耀邦,恍如昨日,短短几句,体现耀邦率真坦诚的人格魅力,感染众人。
钱江(人民日报记者)等学者介绍研究耀邦的新进展,大家谈论2015年11月耀邦百年冥诞,透着人们的关切和社会环境的冷暖春意。耀邦曾下放劳动的河南信阳黄湖农场送来花篮和相关史料。胡德华夫妇热情地为每人端上热茶,94岁李昭老人因昨日接待来宾,夜里未休息好,未能看望大家。
80岁刘瑛(最早知青,黑龙江省友谊县人大主任退休)自豪地谈起1950年14岁从北京女三中和同学赴黑龙江友谊农场支边,成为我国最早的康拜因拖拉机手。1957年7月,团中央书记耀邦率领我国青年代表团1200人赴莫斯科参加世界青年大会,随团成员刘瑛说:"耀邦的大会发言,展示新中国青年建设国家,发展友谊,交流经验,争取世界和平的愿望。全场报以热烈掌声,我的手都拍疼了。苏联共青团中央书记谢列平激动地把耀邦举起来。第二天,苏联《真理报》头版标题《中国小个子扳倒苏联大个子》。多年后,'小个子扳倒大个子'被换成了'邓小平扳倒赫鲁晓夫'的另一个版本了。"(注2)
1957年7月,耀邦率青年代表团从苏联回国,途经新疆打电话,得知团中央机关50多人在反右派运动中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还有"中右"近百人;《中国青年报》就有17人。他大吃一惊,当即指示刹车,等他回来再说。后来,耀邦为被发配农村劳动改造的右派分子送行说:"同志们……我坚信咱们还有共事的机会,你们改造好了回来时,我给你们开欢迎会。"之后的数年,耀邦一直关心和设法善待他们。
1977年底,耀邦就任中组部长,推动大规模的平反冤假错案,其中为蒙冤20余年的55万右派分子的平反,他竭尽全力冲破各种阻力,后因邓小平(当年全国反右派运动总指挥)仍坚持"反右派运动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了。"故只给一纸"改正"通知,有限恢复基本名誉,未能彻底平反和经济补偿。1989年4月5日,耀邦向李锐谈起此事仍感遗憾。十天后,耀邦去世,成了他的临终遗言。(注3)
83岁沈宝祥(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编辑部原主任,耀邦倚重的笔杆子)向我谈起,1977年7月,耀邦创办《理论动态》,打破政治禁锢,把颠倒的是非观念再颠倒过来。沈宝祥十多次到富强胡同6号耀邦的家中开会,不断执笔呼唤思想解放的一系列重要文献。其中1978年5月6日下午,在耀邦家的讨论会上,耀邦亲手改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历史文献,四日后发表,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全国范围的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对我国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有人曾提醒"理论问题要慎重",耀邦反驳"理论问题要勇敢!"
沈宝祥深情地说:"灯市口西街富强胡同6号是普通的四合院,因耀邦的长期居住,运筹帷幄,革故鼎新,处理解决党和国家在转折时期的许多重大问题,增加了意义。不久前,我又到富强胡同怀念耀邦,有厚重的历史感。1980年耀邦就任总书记,搬家至中南海隔壁的会计司胡同25号。"
国之兴也  视民如伤
临近中午,大家向耀邦铜像三鞠躬而告辞。胡德华大哥把我留下,取来整包《胡耀邦传》(征求意见稿,三卷本)送给我。此书由张黎群等五位耀邦老部下撰写,记录耀邦一生心路历程和坎坷经历,是一部治国活动史,历时15年,120万字,2004年完成,送至中央党史研究室审读。第一卷,从耀邦出生至1976年7月"文革"尚未结束,由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后两卷,从耀邦致力拨乱反正,改革开放,被选为总书记,至被下台经过,再至去世经过。作者根据审读要求,两度删改,两度送审,没有回复,致函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仍无果;2008年致函中办新主任令计划,至今无果。在漫长的等待中,五位作者中的张黎群等四位相继去世,两位序言作者于光远、胡绩伟也已去世。
我出胡府,在北长街上遇到几位访民得知,上午陆续来献花的各地访民约60人,都被警员拦在大铁门外的街上,有的拿出"怀念耀邦"横幅,被警员没收,驱赶,但没有像去年那样被带走关押。他们悻悻离去,有的至景山前街故宫护城河边僻静处,展示横幅缅怀耀邦。有访民说:"耀邦一心为民,却被非难而下台,含冤病逝,我们纪念他,也是为他喊冤,只有他平反了,国家才能走向法治,我们百姓才有希望啊!"(图4、5)
回首1977年起,耀邦面对访民如潮,积案如山的艰难局面,竭尽全力,纠正各种冤假错案,还在家中热情接待登门喊冤的各地访民。1978年9月20日在全国信访工作会议上,耀邦强调:"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组织、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改正过来。只要是错了,就要纠正,就要平反。"(注4)
耀邦下达了这一艰巨的硬任务,各级信访部门行动起来,积极协助党政机关纠正不计其数的冤假错案,致使信访部门的职能和政绩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鼎盛时期。但如今,官场腐败,强征强拆,欺行霸市,广大弱势群体依法维权上访,各级信访部门层层敷衍,警方暴力截访打压,为虎作伥;访民求告无门,血泪斑斑;成千上万的各地访民长期滞留北京,成了社会问题。每逢耀邦纪念日,走投无路的访民前来祭拜,缅怀耀邦,成了精神寄托,更是对法治的向往。
耀邦14岁参加共青团,为民求解放,从革命的红小鬼,到身居党政要职,历经战火的出生入死,历次政治运动的打击迫害。他深刻认识到,总结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政治体制的经验教训,变法图强,事关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健康发展。他带着这个无以释怀的心结,走了。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今天,为何党之大奸,国之巨贪,践踏法治之凶竟然出现在党内最高层,且还形成了固化的特殊利益集团,贫富分化也到极限。想想耀邦曾说:'千万不要鱼肉百姓',他如活到今日,能不愤怒吗?"(胡德平语)(注5)
《左传,哀公元年》有言:"臣闻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士芥,是其祸也。"(释义:国家的兴起,是看待百姓如同对待受伤者一样加以抚慰,这就是它的福德;它的灭亡,把百姓视作粪土草芥,这是它的灾祸。)
耀邦为民舍命,他活在人民的心里。
(2015年6月3日修订)
注释:
注1,摘自《俞梅荪:追忆胡耀邦"简法护民"的立法观》
注2,谢列平(1918-1994),长期担任苏联共青团书记,1958年起,任克格勃主席,致力纠正冤假错案;1961年当选苏共中央书记,苏共二号人物,为官清廉,反特权反贪腐,实行仁政;后来被下台,贫病抑郁而去世,命运与耀邦类似。(百度百科)
注3,摘自《李锐:耀邦去世前的谈话》,原载《怀念耀邦》第4集,亚太国际出版公司,2001年版,第296-302页。
注4,摘自《胡耀邦传》(征求意见稿)第三卷,第380页。
注5,摘自《胡德平:〈1965:耀邦早春行〉读后散论》,原载《中国民商》2014年第9期。
师友读后来信:
●91岁石天河(四川反右受难者、离休作家)为耀邦同志逝世26周年纪念敬撰《耀邦颂》:
巍巍耀邦,邦之栋梁。立身正直,处世堂皇。
不争虚名,不为虎怅。不崇偶像,不畏凶顽。
惟民所望,惟世所倡。临深履薄,绝不彷徨。
十年浩劫,惨苦亲尝。拨乱反正,敢作敢当。
万千冤案,奋力推翻。声张正义,执法如山。
惩治衙内,冒险犯难。个人利害,置之道旁。
国家兴衰,赤膊上场。宁下地狱,岂避刀山。
明辨真理,透视经幡。实践验证,炼出金钢。
摒弃特权,不讲排场。千里万里,沐雨践霜。
求民之瘼,痛国之殇。推进改革,去弊图强。
一生清廉,冰玉辉光。百年华夏,第一忠良。
●90岁许有为(北京师范大学反右受难者,安徽离休教授):小俞呀,我们大家怎能不怀念耀邦呢?他是那么好的人,那么朝气蓬勃、永远年轻。对于我这个新中国第一批老共青团员来说,耀邦是我们永远的团中央书记。我想起1956年在北师大中文系念书,在全校共青团代表大会上,执行主席传来了团中央书记胡耀邦的激动人心的号召:"向科学进军!"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耀邦竟然来到我们中间,亲自向我们阐述向科学进军的伟大意义,鼓励我们刻苦学习,占领科学高地。会后,我作为学生积极分子,受中文系党总支、团总支委托,创办了中文系学生科研期刊《谷风》,发表同学们的科研论文、诗歌、小说、理论动态等等,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不久,风云突变,一场反右派运动,使得大批老、中、青优秀知识分子遭灭顶之灾,我在其中。
之后的20年,我经受了种种苦难,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九死一生,最后又在1979年的耀邦执政时期得到改正。"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我们没有失足,而是执政者失了足,造成祖国和人民的苦难。我们无罪,耀邦无罪,他们是有罪的。
耀邦,耀邦,魂兮归来!
●82岁朱光:胡耀邦是中国共产党内数一数二的伟人之一。
●81岁刘凤麟(清华大学反右受难者,长期以修鞋为生):胡耀邦是红朝一代圣主明君,他为370万冤假错案平反昭雪,将所谓的"牛鬼蛇神"还原成人!我们552877名获得"改正"的右派分子,不再惨遭迫害!胡耀邦光明磊落的人生轨迹,昭示"活在人心便永生"的真谛!用枪杆子打造的伟大、遗臭万年的"丰功伟绩"是见不得炙热阳光,更经受不住人性、正义、历史的审视!
历史不能假设,但我挥之不去的暇想,如果没有人坚持"反右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蛮橫干预,我获得的就不只是没有经济补偿的一纸"改正"空文,而今也不会在依法维权被打压中度日如年!
●77岁陶渭熊(四川反右受难者):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千万受迫害者重见天日,我是受惠者而铭记。耀邦的"简法护民"思想,道出了法治的根本目的,那就是限制公权力,保护公民权。今天的"法治"这个词语已经出现在各种场合,各种文件里,好像我们已经"法治"了。但是,强拆强迁、暴力截访、城管打人、枉判思想者,乃至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杀人……。这一切道出"法治"就是"以法整人!"公权横行,民权无保障。这与耀邦思想的差别何止天壤!更与现代法治理念背道而驰。
●74岁姚燮庭:看如今,官场腐败,贫富两极,社会矛盾重重,成了鲜明对照。相比之下,现状是"官员肥了,人民瘦了。"这与耀邦在世时,形成强烈反差。当今政治体制改革,弘扬法治精神,倡导"依法治国",就是要求执政当局沿着耀邦的足迹走下去,以民为本、依法执政,这才是正道!
孔国平(北京某出版社退休编审):胡耀邦是中国科学院的老领导,我是科学院培养的博士,现住的科学院宿舍便是在他关怀下修建的。作为77级大学生,我看到在胡耀邦领导下,文化大革命中的冤案、错案几乎都平反了,包括刘少奇、陶铸、彭德怀等大人物,也包括张志新、林昭等民间志士。80年代中期,他倡导自由、民主,政治改革的曙光出现了,不料被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被迫辞职两年后病故。政改未成身先死,长使百姓泪满襟!我和王渝生博士同去他家吊唁,胡德华含着眼泪说:"爸爸用生命唤起人民的觉醒,代价太大了!"26年过去了,言犹在耳。
周敏:公道自在人心!人民将来只会记得爱人民的领袖,而不是那些伟大的领袖。
谢明:耀邦是人民的良心,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纵览中国》2015-06-02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